九寨溝旅遊搜尋

神雕俠驢雪寶鼎2


9月29日
一早醒來,天已大亮。
澇婆說偶半夜磨牙聲不斷,偶說是狼的習性。洗漱完畢後,眾人在客堂裡吃麵條,偶見那香港攝影家猴急樣,有些好笑,便說道:「昨晚沒事吧?」那香港攝影家忙道:「沒事沒事。」繼續吃麵。偶是估計他不想讓眾人知道此事,便也不再問了。
澇婆見偶問得蹊蹺,以為又有什麼故事可聽,忙揣偶衣服,「吃你的面。」偶大聲說,然後用眼神晃她,示意呆會兒偶會告訴她。一大碗麵,偶澇婆就吃了兩三口,估計是不對胃口,那碗放桌上太顯眼,對藏民同胞不尊重,偶低聲告她拿碗去廁所倒了,她不樂意。這不丟偶臉嘛,沒轍偶只能自己吃,可把偶撐得跟豬頭似的。還好偶平時喜歡吃麵,能撐。
偶是啥都能吃,吃嘛嘛香,就是不長肉,澇婆正好相反,真是天理不公啊。不過偶瘦歸瘦,身體好著呢,大病小病近不了身,頭疼感冒都避著偶。
吃了面後,眾人都結了住宿費,彼此招呼離去。兩女俠還得趕回成都匯齊夥伴同去四姑娘山,便也先偶們而去,偶告她們一路小心,有機會再在成都相聚。這一別便斷了音信,主要是因為偶和澇婆換手機卡時,不慎將儲存的電話號碼遺失,兩女俠也沒有再和偶們聯繫過,讓偶好生唏噓。
回上海後,偶在網上查知,四姑娘山在十一期間人滿為患,馬匹出租價從100至700元不等,真夠黑心的。兩位女俠合著在這個時間去真不值,現在要找一清淨地還真需動動腦子,又要避開人群,又要玩得盡心,得逆向思維,慶幸自己去雪寶鼎去對了地方。
偶和澇婆在寶鏡樓待到9:00方出發,直奔諾日朗瀑布。
反正今天時間充裕,偶放棄了坐車的念頭,閒庭細步更好,澇婆也是這個意思。路上,澇婆問偶吃麵時的故事,偶便將昨晚的事說了,澇婆笑著說偶欺負那香港攝影家,偶也就一笑了之。想想昨晚上做的夢,偶暗自在笑。
到諾日朗瀑布時,居然沒有一個遊客。偶趕緊忙前忙後地拍照攝像,天上雲層擋住了陽光,想拍出好照片是不可能了。天不隨偶願,偶也沒辦法,留些遺憾以後可以找借口再來。
氣勢上諾日朗瀑布不及珍珠灘瀑布雄偉,但長度勝出,足有300多米,苦得偶前後亂竄,為拍一張好照片累出不少汗,所幸沒有別的遊客。想想喜歡拍照真是不值,坐在瀑布邊上靜靜地發呆,慢慢地欣賞,才是偶的理想境界。其實網上的好片子多得是了,隨便揀一張都比偶拍得好多了,幹嗎還要勞民傷財地拍呢?不就是虛榮心和愛好在作怪嘛,可哪一個人沒有虛榮心和愛好呢?做人難啊。
過犀牛海到未名海時,偶和澇婆打趣說道:「這海子還沒名呢,看啥啥不像,不如就叫四不像海。」
「你以為你是誰啊?現在沒名是在等上頭來人,哪位重要級任人物到時光臨此地,靈感所至,大筆一揮,不定起啥名字。叫啥也不會叫四不像海。」澇婆笑道。
「說不定到時那位重要級任人物就是偶。」偶有些自命不凡。
「美死你啊,就是偶也不會是你。」澇婆總和偶作對。
「只要是偶們兩口子,誰還不是一樣啊。」偶顯得很大度。
「不是說樹正景區最美嗎?偶咋感覺不怎麼樣啊。」澇婆見偶有段時間沒有端出相機拍照,對眼前的景色有些疑惑。
「要過了老虎海才是呢,這個海子那個海子,其實都差不多,主要是看它周圍環境好不好。」偶說。
「偶看都好不到哪裡去,那公路邊上的塑料片是咋回事?這不大煞風景嘛。」澇婆問。
為了防止雨季泥土流失引起塌方和一些其他原因(後會細表),溝裡眾多路邊斜坡上皆紮著鐵絲網,並覆蓋著白色塑料薄膜,整片整片的,規模驚人。遠遠的乍一看,簡直就是諾日朗瀑布群,多得海了。進溝的時候,在車上偶就有一種幻覺,咋九寨溝路兩邊都是瀑布呢?難怪會吸引那麼多人。偶也尋思,別處拍瀑布,為求效果,得想辦法延長曝光時間,九寨溝這裡咋啥都為你安排好了,只管按快門就是了,那瀑布簡直就更白布匹一般,難怪網上好片那麼多,太容易啦。
「這溝裡那麼大,一般遊客都是一天來回,哪來得及看啊?為了不讓他們失望,想出這個冒充瀑布的方法還是挺絕的,不過呢,這玩意兒成本不低,難怪門票那麼貴。」偶在糊弄偶澇婆。
「你糊弄偶呢。」澇婆火眼金睛,「你以為偶不知道啊,一定是為了防止塌方,才這麼幹的。」
「算你聰明,知道還問偶,耍偶啊?」偶沒騙成,很沒面子。
這預防的方法是對的,但的確有些大煞風景。試想你的照片後面場景是一大塊白色塑料片,你會是啥感覺?
不知不覺中已到了老虎海,偶是咋看也不像有老虎的樣子,幹嗎非要起個什麼名呢?讓遊客自己想像不是挺好嘛。像與不像之間完全是個人的感覺,偶就喜歡這種朦朧的感覺,讓人想入非非。
過老虎海便真正進入樹正景區,都說是九寨溝的精華,偶得好好欣賞,慢慢品味。時間對偶們來說無所謂,只要能拍到美景,偶們不惜一切代價。偶恨那些擁有雞(G)頭的色友,他們讓偶每次面對自己拍的片子欲哭無淚。每每看見擁有雞頭的色友在偶眼前閃過,偶就有一種犯罪的衝動,幸好偶能忍!!!
每個人對景致的看法都不盡相同,整個樹正景區在偶眼裡不及日則溝景區,瀑布不及珍珠灘雄偉,海子不及五彩池斑斕,著名的磨房也不似《自古英雄出少年》中那般吸引人了,樹正寨已經非常商業化了。偶端著相機對著盆景灘居然沒有留影的感覺,儘管在許多人眼裡它是那麼美。臥龍海,火花海,雙龍海,蘆葦海,一路行過,偶都沒啥停留,相機都懶得端起來。
只是在樹正寨前嶄新雪白的塔林群邊,偶和澇婆才像模像樣地象徵性的留了影,以示到此一遊。
可能因為偶們和一般遊客走的路不同,一路上最多也就遇到三五個人,要不是公路上車子呼嘯而過,感覺真像是在深山老林裡轉悠。在蘆葦海歇腳的時候,居然驚起一群野雞,身上毛色和此季的蘆葦無異,偶恨自己沒帶張網,不然就能烤野雞吃了。
溝裡的野花很多,偶順手摘了不少,嘴裡哼著「路邊的野花,你不要采,白采白不採啊,採了還要采」,澇婆在偶身後接了唱:「採了也白采。」嘿,你個小樣的,咋就一直跟偶作對呢,偶心情已然不佳了,不行,偶得歇歇,順便把背包放下,讓肩膀順順血脈,再補充些食物。
放下背包,偶順勢在草地上躺下,渾身輕鬆,陽光從雲層中穿透出來,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澇婆摘支野花,放在唇邊,坐在偶身旁,看著眼前的景致發呆。
「累了吧,要不躺會兒。」偶在嘴裡塞了塊巧克力含著,慢慢讓它融化。澇婆在偶身旁躺下,兩個人依偎著。一隻野雞從偶們眼前驚過,偶們動都沒動,像兩尊雕像,好一對神雕俠驢。偶閉著眼尋思,如果偶們兩人就這樣一直躺下去,不真成了童話世界裡的人物,什麼煩惱憂愁都拋在腦後,逃離鋼精水泥般的城市,遠離喧囂的人群,在這兒就不走了,過神仙般的日子。
「想啥呢?」澇婆打斷了偶的夢鄉,殘酷地把偶拉回現實之中。
「偶在想,有啥法子把這地方給佔了,偶們也就不用大老遠的來回奔波。」偶有點白日做夢。
「過去可以佔山為王,現在不行了,准拉出去斃了。」澇婆不想讓偶給人斃了,「要不你入少數民族,改漢為藏,在這佔個戶口也行,還能享受少數民族待遇。」
「這法子不錯,虧你想得出。」偶對澇婆有些崇拜,「不過,上面對少數民族的政策狠得緊,沒事大家太平,萬一有個啥事不如意,少不得一番鎮壓,殘酷的狠呢。」
「你可以身在曹營心在漢啊,到那時候再反過來,來個裡應外合,以示臥底身份。」澇婆很有把握。
「打住,偶不成長反骨了。」偶不幹這丟人的事,「就是讓偶去死,偶也不能出賣藏族同胞。」偶有些激動。
「行啦,不就這麼一說嘛,致於把你激動成這樣嗎?」澇婆覺得有些好笑。
「這是原則問題,咋能隨便開玩笑。」偶故意發怒,「在革命時期,你小樣的一準是個叛徒。」
澇婆知偶佯怒,便不再搭理偶,自顧自躺下小憩。這地方真是兩人世界的絕好之處,詩情畫意,鳥語花香。安靜地躺著,足有十幾分鐘,偶真不想起來,直到有遊客走來。
休息好了精神十足,一路走將下去。在蘆葦海公路一頭出口搭車,竟沒有一輛肯停,偶看指路牌,明明有站啊,折回問一女管理員,說要下行400米才有固定車站。這不有毛病嗎?出口那麼大一塊地不放車站,卻在下面400米處放車站,不存心想累死偶們嘛。偶無助地看著澇婆,問她咋辦。「繼續前進,自虐到底。」澇婆非常堅定,也難怪背包在偶身上,她是輕鬆得緊。
沒轍只能埋頭前衝,出盆景灘,看地圖到扎如寺竟還有近5公里,且一路沒有可看的,偶頓時洩了氣,「不行,這次非要搭車,偶可不是猛驢,累壞了偶,明天還咋騎馬啊。」澇婆這次很體貼偶,在車站上幫偶攔車。
上車後,偶怕司機驗票,先喝道:「偶們去扎如寺。」去扎如寺的遊客很少,因為不順道,而且旅遊指南上也沒有詳細介紹,但時間富裕的話還是非常值得一去。
「咋還有扎如寺?偶們怎麼不知道?」車上幾個遊客紛紛問起來。
「這寺廟在當地很有名,現在時間還早,值得去看一下啊。」偶像個導遊在拉客。
「對啊,時間還早,不如都去看看,來一次不容易啊。」澇婆在一旁幫偶煽風,配合默契啊。
眾遊客見偶們兩個自助客打扮,行走江湖肯定老到,便紛紛嚷著去扎如寺。司機早被偶們吵得暈頭轉向,哪還想得起驗票一事,直接把車開到扎如寺。
是資深驢友都知道,進扎如寺得悠著點,看住自個的錢袋,那哈達不能隨便戴,那高香不能隨便點。偶在這裡也不便細說,各位看客以後去了自己體會。反正偶是昂首挺胸,目不斜視,在大殿裡逆時針走了一遍。那手捧哈達的和尚兩眼斜視著供奉錢箱,誰捐錢立馬獻上一白色尼龍哈達,你要不捐錢,瞧都不瞧你一眼,這箇中滋味非得你親自在場方能體會。
不過,這扎如寺的規模也不能算小,強烈的藏域氛圍,色彩濃烈,澇婆急著讓偶幫她拍照,真是不賴。寺前齊刷刷地非得仰望的是著名的寶鏡崖,寸草不生,光滑如鏡,足有兩個足球場的面積。崖下一排塔林,顯得莊嚴肅穆,遊客紛紛在此留影拍照。
扎如寺是偶們在九寨溝裡的最後一站,坐車離開時不免有些依依不捨,儘管九寨溝有許多不盡人意的地方,但它的瀑布,它的海子都給偶留下深刻的印象。這地方在適當的季節偶還會再來,應該是在某年的十月下旬,當楓葉紅遍山林,樺樹黃遍草地,才是最美的時候。
出大門後,已是下午3:30,偶將寄存的行李取出,趕到長途汽車站。已經沒了去松潘的車,花了半個小時在公路邊上想搭路經的車,未逞。此時偶的心情真得好鬱悶,找自助的驢子想拼車,咋就沒有,真是奇怪了。鬱悶之下便做出一個驚人的決定,也是此番出門最腐敗的舉動,包車去松潘。挑了一輛最好的出租車,楞是把開價300元殺到200元,上車直接走人。
開車的師傅姓李,挺會嘮叨,告訴偶們許多不知道的事。九寨溝機場已開通,為了迎接最高層,從機場到九寨溝建了一條超好的路,路兩旁重新翻造草皮,包括溝裡的,全是進口的短尾草,且是一季斷命。難怪溝裡鋪滿塑料薄膜,是為了蓋住草皮讓它生根,偶還以為是瀑布呢。這之間百公里的路,得花多少錢,偶除了歎息還是歎息,不過路建得好,大家受益,尤其是開車的司機。
一路上看到好看的風景,便讓李師傅停下來,這就是包車的好處。差不多兩個小時便到了松潘,偶眼尖,遠遠見一屋前牌子上全是英文,門口三五個老外在溜躂,便讓李師傅停車。下去一問,果然是著名的順江馬隊,便回車取下行李,和李師傅結帳告別。
入住對面的順江旅社後,偶讓澇婆先歇著,然後一個人換了拖鞋,向馬隊那屋走去。
進門一側牆上貼著一幅手繪地圖,從松潘出發到牟尼溝,黃龍,雪寶鼎,二道海,紅原,啥路線都有,視路線長短二到八天不等。偶問了一下大概情況,便訂了第二天松潘至雪寶鼎四日遊,順便問了有多少人,被告之沒一定。「咋沒一定呢?」偶不明白。
「現在還早呢,晚上八九點來報名的都有。馬上到長假了,萬一人多了還得多分幾個組。」馬隊的人很有經驗。
「老外多不多啊?」偶喜歡來自五湖四海的驢子,這才帶勁。
「今年不多,都是非典害的。不過也不會太少,畢竟到長假了。對了,偶們這裡代買回程車票,你啥時候回去?」馬隊的人都是活雷峰,偶心頭一熱,「對對,還是你們服務周到,這事偶咋就忘了。」
「不能忘,長假期間回程票緊張著呢。」馬隊的人似乎比偶還緊張。
「行,那就請你們幫偶搞定,偶要兩張4號的票,第一班到成都的。」安全考慮,偶要了第一班到成都的票。
「行,到時候雪寶鼎回來拿票。另外,你還得把3號的房間訂下了,否則準沒住的地方。」馬隊的人就是好心,「這裡又不是九寨溝,咋會有那麼多人?」偶不信,心裡嘀咕,不會是遇上托了。
「相信偶不會錯的,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馬隊的人也不囉嗦。
偶將信將疑,正尋思著,門口停下兩輛車,一輛出租車,一輛工具車。那工具車上堆滿了大大小小的包,綁著各式防潮墊,還有幾筐菜,最顯眼的是擺著五張鋼絲床。出租車上跳下幾個男女,全副武裝,各式的衝鋒衣褲,各式的登山鞋,一看便是標準的驢子。
偶繞著工具車轉了一圈,看著五張鋼絲床發呆,「騎馬就騎馬,不會把這鋼絲床也帶去吧?」偶有些疑惑。
那幾個人在屋裡和馬隊的人在講什麼,一MM留在門口,偶湊上前去,低聲問道:「是驢子吧?」
「是啊。」偶沒聽出是啥地方人。
「騎馬來啊?」
「對啊。」
「哪條線啊?」
「七藏溝。」聽出味了,可能是廣東驢子。
「七藏溝?偶咋沒聽說過啊?」
「才開發出來。」
「幾天啊?」
「六天。」
偶問得急,那MM答得快。
「那鋼絲床咋回事啊?」偶問到正題。
「帶去睡覺啊。」MM回答得很乾脆。偶差點沒暈過去,這可是偶想都沒想到過的,走南闖北是第一回遇上這事,真是開了眼了。
「你們是廣東來的吧?真夠腐敗的。」偶心裡尋思,偶從九寨溝回松潘包車已經夠腐敗了,沒想到你們居然比偶要腐敗幾百倍,騎馬順帶鋼絲床,這可不是平常人能想出的招。
「不好意思,偶們那片興這個,是有點腐敗。」MM不以為然,「大哥是哪裡的?」
「簡直是腐敗透頂,真是沒想到。」偶有些咬牙切齒,「偶是上海來得,得向你們好好學習學習。」
「彼此彼此,大哥走哪條線?」 MM一點也不怕生,是頭熟驢。
「雪寶鼎。」
「登頂不?」
「時間不夠,估計只能到雪線。」
「那可惜了,雪寶鼎也不是很高,登頂應該沒啥問題。」
「是啊是啊,只能下次了。」
小丫頭口氣不小,偶也不能跟她一般見識,糊侃了幾句,偶便告辭。過馬路時,偶還在尋思鋼絲床的事,差點讓馬給踹了,看來自虐得靠自己意志,還是腐敗深入人心。
抬頭見澇婆趴在窗沿上正看呢,偶笑著叫道:「看明白了吧?」澇婆直搖頭,「偶上來告訴你。」
上樓後將過程一說,澇婆眼都直了,連說腐敗到家了,得向人家好好學學。偶想起訂房一事,怕真有啥變故,將夥計叫來,預訂了3號的房間。休息了一會兒,感覺有些飢餓,便鎖了門和澇婆向縣城裡去。
松潘古稱松州,建於三國時期,現在依然保留著古時的城牆,儘管有些破敗,但依然能感覺到舊時的雄偉。在城樓前留了影,蠻有一種悲壯的味道。城裡正在修路,卻也人來人往,遇到不少老外,見面都叫你好。街兩旁的店舖有買藏服,藏器和藏飾,澇婆對藏飾感興趣,偶對藏器感興趣,各顧各的,但還要騎馬,所以只是飽了眼福,留著回來再大肆採購。
晚飯在松苑食府打發了,估計是本地最好的飯店,一方面在九寨溝沒吃到好的,另一方面受那鋼絲床的刺激,偶決定也要腐敗腐敗,咱不能丟自己的臉。席間見服務員端一盆菜進包間,沒見過,拉住領班問是啥菜,告之是麻辣兔頭,偶喜歡,偶澇婆更喜歡。也要了兩個,被偶們啃得乾乾淨淨,那吃相跟餓狗似的。
拍著肚子出飯店,順著叼起一根煙,好享受啊。逛街看美眉(洋妞),進店購補給,偶是一刻不停。因為騎馬進山得四天,所以買了不少東西,反正有馬馱著。見天色已暗,偶催促澇婆快回旅社,街上的路都給扒拉開了,得留神當心著點。
旅社一到晚上果然熱鬧,驢子們一下子都冒了出來。串門的串門,聊天的聊天,獐頭鼠目,高大威猛,金髮碧眼,是啥都有。整個一小聯合國,估計都是去騎馬玩的。旅社一到晚上就斷水,只能去公共浴室洗澡,偶擔心澇婆怕生,就先去打探。門口已排了好幾個人,生意還真是不錯。衛生狀況一般,偶能將就,看兩老外出來,頭都頂著門框了,偶暗自好笑。趕緊回去拿毛巾香皂和換洗衣物,回來時已有空位,交了3塊錢進去洗澡。
這浴室同時能有七人沖淋浴,每間也只一平方米大小。頭上一側懸一木箱,可以放置衣物。門一側有排毛巾架,中間放一木凳,簡單到家卻也乾淨。兩天沒洗澡,身上有些發癢,忙著沖洗了一番,換了衣服回旅社。
澇婆早等得不耐煩了,見偶一回屋,就抄起臉盆往外竄。
「急啥,把偶換下的衣服一併拿去洗了。」偶趕緊攔住她,把衣服放在臉盆上。
「今天洗了明天準不會干,偶們還要騎馬呢。」澇婆不情願的說。
「沒事,偶讓夥計幫偶們收,3號偶們還要回來的。」偶很有把握。
澇婆去後,偶閒著沒事,叫來夥計,把事一說,夥計連忙答應。偶怕3號回來房間有問題,特地讓夥計記著,夥計一個勁地點頭哈腰。送走夥計,打開電視看,沒啥好節目,信號也不好,摻著許多雪花,便關上。躺在床上,偶忽然想起得打一電話,今後幾天進山,便沒了手機信號,萬一有啥事,得先說一聲。
電話一通,是老丈人接的,「爸,能聽見吧?」信號有些雜,「偶們現在在松潘呢,明天就進山遛溝。」偶澇婆心臟不好,上高原會有反應,所以出門時沒敢跟父母說是騎馬上山,只說是遛溝去。
「條件還可以嗎?一路還順利嗎?」老丈人還是老一套。
「順利著,你們不用擔心。偶告你們一聲,明天開始四天沒法通電話,讓你們別急著。」偶得快點說。
「山裡沒信號嗎?槓!一筒。」咦,啥意思,偶不明白。「你們自己當心著點,碰!七萬。」偶明白了,是在打麻將呢。
「在打麻將啊,偶不打擾你們了。」偶知道老丈人一摸麻將牌,啥事都不關心,便準備掛電話。
「慢著,你父母也在,說兩句。」原來是兩對親家在切磋牌技呢,真會挑日子。
「爸,贏錢了吧?輸了算偶的。」老爸一直是偶的偶像,偶這酷愛旅遊的毛病完全是他的遺傳。
「沒啥輸贏,你們還好嗎?九寨溝人多不多?天冷不冷?幾時回家啊?」老爸還是老脾氣,一口氣把偶問得沒法回答。偶得快刀斬亂麻,速戰速決,「啥都好!電話費貴著呢,偶不跟您老多說,慢慢玩,回家再聊。」
「行,多關照著媳婦。慢,偶糊了。」老爸糊牌了。
「行了行了,偶掛了,你們慢慢玩啊。」偶得趕緊掛,兩對親家難得碰頭,得讓他們玩得盡興。
又過了十幾分鐘,澇婆捧著一臉盆的衣服回來,「那澡堂子生意真是好,到現在還有很多人在排隊。」偶看了看表,已經10:30了,心裡有了開澡堂的荒唐念頭。
「要不偶們回來開一澡堂子?良性競爭嘛。說不定能掙大錢。」偶還是有一點經營意識。
「得了你吧,還是去把衣服晾了,順便告夥計一下。」澇婆把臉盆塞偶懷裡,推著偶出門。
「別推偶啊,偶都跟夥計說過了。順便也和家裡通了電話,兩親家在打麻將呢。」提溜著臉盆出去,晾好了衣服,回過來見澇婆已躺在床上,臉上貼著保濕膜,便道:「你還有心情整這玩意,後幾天在山裡偶看你咋辦。」
「咋辦?偶照樣!那山裡水更滋潤呢。」澇婆噘著嘴說道。

9月30日
早上被馬的嘶叫聲驚醒,從窗口望去,外面已是人聲鼎沸。
馬隊屋前已聚著幾十匹馬,不少老外也大包小包等在街上。偶忙叫醒澇婆,「別睡了,外面都快出發了。」說完便拿起牙刷杯子毛巾衝出門去。
樓梯口遇上夥計,忙問:「有吃的嗎?」
夥計見偶一臉急樣,笑道:「別急,馬隊還要分組呢,沒一個小時不會出發。偶們這裡沒吃的,馬隊邊上有早飯,來得及。」偶稍稍放下心來。
打理好後來到飯店,見有西餐,澇婆頓時高興,要了兩份。磨磨蹭蹭端上來一看,咋不怎麼地道。澇婆還在嘟囔,別偶攔住,「快吃吧,別講究了,你當這裡是上海啊。」幾個遊客見偶的包好大,嘖嘖稱奇,不停比劃。「好像是軍用包哎,咋在市面上沒見過?」那是,這包全國沒幾個,是德軍訂製富裕的,讓偶逮住了,不容易。
沒理睬他們,趕緊把早飯整下去,向店家討了壺熱水灌在保溫杯裡,心才踏實。
一出門,滿目的馬屁股,嘿,這不噁心偶嗎?偶才吃過早餐啊。地上一坨一坨全是馬糞,散發著濃烈的氣味,偶忙拽住澇婆,「當心,地上都是地雷,瞧著點。」澇婆唉吆唉吆叫個不停,閃展騰挪,盡量躲著滿地的馬糞,「今天開了眼了,平生都沒瞧見過這麼多馬屁股。嘿,瞧瞧,還在拉屎呢。」偶一邊躲閃一邊在叫。見澇婆往馬屁股之間鑽,忙一把拉住,「傻了你了,一個勁瞎鑽啥,順牆根走,到馬隊屋裡去。」澇婆苦著臉,捏著鼻子,盡量躲閃著,蹭到門口邊上忙跳將進去。
「身手不錯啊。」一驢子見偶澇婆進屋笑道。
「臭死了,偶得先透透氣。」澇婆沒工夫理他,自顧自湊近窗口透氣。也難為她了,城市裡哪個女孩不愛乾淨,更何況偶澇婆呢,她還想在山裡整保濕膜呢。
「先習慣習慣,今後幾天都是這味。既然來騎馬,就得有思想準備。」那驢子估計是做工會工作的。
「沒錯沒錯,偶澇婆早有思想準備,只是乍一見那麼多馬屁股有點不好意思。」偶得幫她解釋,「在單位裡她管人家管膩了,這次出來咋得也要弄兩匹馬管管,這才顯得能耐。」
「胡說啥呢,」澇婆死命擰偶胳膊,「偶就管你了,你想咋的。」
呵,還真發狠呢。偶不和你一般見識,「行行行,偶就讓您老管。」澇婆見偶順著她,也就再沒說什麼。
馬隊的人忙著在分組,不同線路不同方向,偶懶得去問,反正得輪到偶們。澇婆是急性子,見偶在邊上發呆,便道:「你去瞧瞧啊,咋象死人啊,別人都出發了,你還悠著呢?」
「你急啥,偶們是付了錢的,他還能把偶們撂下。」這種事不應該是偶關心的,那是馬隊安排的,急啥。
瞅著外面的馬隊一撥一撥離去,剩下只有七八匹馬了,澇婆更是急了,「咋還沒輪到偶們啊,快急死偶啦。」偶倒是很放心,估計那些馬全是偶們的。另有三小伙圍著馬在轉悠,不定和偶們是一路的。
馬隊分組的把剩下的聚在一塊,連偶們兩個才五個人,那三小伙果然和偶們一路。
「咋才五個人呢?」澇婆有些失望,人多才熱鬧。
「人太多不行,馬道上擠不開,挺危險的。偶們特地多分了幾個組,分散點安全。」馬隊的人如斯說。
「那些老外都到哪裡去了?」偶不甘心。
「他們都去二道海,牟泥溝,不過,去雪寶鼎也有十來個。」見偶瞪著眼瞧他,又道:「他們都是三天的行程,你們是四天的,沒法安排。」
實際上偶是無所謂,偶和澇婆出門玩,從來就是兩個人。在路上能碰到志同道合的就合在一起玩,這樣反而自由自在,基本上每次出門都能碰上同道中的驢子,大家開開心心,好聚好散,這也是偶行走江湖的本意。
「行了,那快安排馬匹吧。」偶很大度,也沒再爭。
三小伙見偶這麼一說,齊齊地跑出去挑馬。偶心道,你們倒也不客氣,也不記著女士優先這一條啊。大凡上車爭座,如廁爭先,喝酒爭勝,吃飯買單,偶都剌在後面。這三小伙爭著去挑馬,偶也沒放心上,反正就那幾匹馬,能挑出個優劣來?那幾匹中有兩騾子,看你們能認出不?澇婆這時倒不急了,也沒法急了。
那三小伙挑來挑去,還是挑中一頭騾子,偶直搖頭,對澇婆說:「瞧瞧,不認馬。偏偏還是挑一騾子。」澇婆不識騾子,低聲說道:「哪一匹啊?」偶搖搖頭,故弄玄虛地說道:「呆會兒告訴你。」
澇婆睜大眼想看個究竟,「別看了,你就要那匹小黑馬,準沒錯。」偶很有把握,自恃是個老江湖。那小黑馬身形矮小,有些發胖,看上去挺溫順,在山裡估計不大會撒蹄亂跑,偶讓澇婆就騎它了。見澇婆還在發呆,偶又說:「別發呆了,去和它親近親近。」
剩下的幾匹中有一頭騾子,毛色油黃,體形堅碩,站在那裡紋絲不動。偶知道這傢伙能負重,性子也溫和,便認定就騎它了,反正騎馬騎騾子都是騎,只要安全就行。各人都選好了自己的坐騎,三小伙又多挑了一匹高頭大馬,說是行李太多,多雇一匹,錢照算,偶心想,看來腐敗無處不在,他們不定會帶啥玩意上山。
正尋思著,三小伙從屋裡搬出幾件物品,一箱蘋果,一箱黃瓜,一箱香蕉,還有一箱啤酒,還是玻璃瓶的。偶是瞪大了眼想看個所以然,這幫傢伙腐敗的決心也不小啊。偶是腐敗經驗不足,在這方面得好好虛心向眾多驢子們學習。不過偶還得說:「帶啥不行啊,這香蕉帶上去准顛爛了。」
一小伙嘻嘻笑道:「沒事,還青著呢,顛不爛。」都已買好了的東西,好歹都得帶上山去,偶也就沒再說什麼,見老婆在和小黑馬嘀咕,便貼了過去。
「@#$%你要吃啥儘管跟偶說,只要別撂蹶子啥都好商量,偶就怕從馬上摔下來。」澇婆嘴裡唸唸有詞,對小黑馬在作思想工作呢。
「嘀咕啥呢?想拍馬屁不是,沒用。想讓它聽話,就得心狠手辣。」偶心裡在笑,順手將偶的那頭騾子牽過來,「想求太平,就騎偶這匹。」
「這馬太高大了,萬一出啥事,摔得更狠,還是你自己騎吧。」澇婆以為偶牽的是馬,不住搖頭。
「讓你開眼吧,這頭是騾子。聽話著呢,忒能負重。」偶得教教偶澇婆,她騾馬不分。
「騾子?咋看啊?不都一樣啊。」澇婆有些好奇。
「仔細瞧!這騾子頭前跟驢子有些像,這兩耳朵朝後耷拉著,不像那馬,豎著衝上。」偶挺有學問的,自覺應該說清楚了。
「還真是這樣,你從哪學的?」澇婆總喜歡打破沙鍋問到底。
「這還要學嗎?」偶把頭湊近,挨在老婆臉邊,「這騾頭馬頭一看便知,區別蠻大的。」
澇婆頓時醒悟,沖偶頭上就是一爆栗,「你要死啊,滾一邊去,偶還偏要騎這匹小黑馬。」偶是斯文人,啥事都動口不動手,在家和澇婆論理,百戰百勝。澇婆從來不囉嗦,直接就動手不動口,偶羸弱,打不過她,盡吃虧。澇婆總說:「君子讓你做,偶比你小半打歲數,就做小人。」真是世風日下,小人得志啊。
牽著偶的騾子閃一邊,幾個重要級人物出場。
鐵繼秋,回回,四十至五十之間,沒辦法,這疙瘩的人都見老,四十的像五十,偶只能估計。笑瞇瞇的顯在全是褶子的臉上,倒也可愛。手上關節錯落,繭硬指厚,看情形練過幾年鷹爪手。
白瑪,藏民,三十左右,一臉黝黑,虎背熊腰,行走如飛,不管颳風下雨,驕陽天晴,都是一身羽絨衣。此人不苟言笑,行事果斷,令人生畏。
阿旺東周,藏民,十七歲,經歷不凡,做過三年和尚,後不甘寂寞,出家還俗。身形靈活,臉上總掛著微笑,愛看漂亮女孩,對大千世界充滿了好奇。
老中青三代就是馬隊配給偶們的馬伕,是偶們今後幾天的衣食父母。原本稱呼上偶該叫他們大哥老弟小兄弟,可為了避免產生民族矛盾,偶得叫他們「鐵大叔白大哥小阿旺」。誰讓偶長得後生,稱呼上自然吃了虧。
三小伙一胖一高一矮小,胖的全套狼爪裝備,高矮兩人衣著隨便,說話間偶沒聽出味來。
馬伕們將一干人行李整上馬(騾)背,估計得化些時間,趁此機會,偶得先和三小伙親近親近,今後幾天偶們還得在一起同生死共患難呢。
「弟兄幾個,麻煩過來聚一聚,偶們得開個碰頭會,彼此介紹一下。」偶先發話。
胖子顯然是他們的頭,啥事都他做主,見偶對他說話,拉住另兩個湊過來。
「今後幾天偶們得生活在一塊,偶先介紹偶自己,偶姓方,方世玉的方,偶澇婆姓楊,燒火丫頭楊排風的楊。」澇婆知趣地在偶身旁一立,說道:「各位好。」
「偶姓梅,梅超風的梅。」胖子第一個發話。
「厲害厲害。」偶心裡嘀咕,你可沒有梅超風的身材,最多和她老公銅屍陳玄風有得一比。
「偶姓喬,喬峰的喬,叫喬剛。」高大個第二個發話。
「佩服佩服。」真是人如其名,不過咋就年紀輕輕開始謝頂了,偶有些納悶。
「偶姓徐,徐天宏的徐,外號大廚。」矮個小伙非常爽直,和偶一樣是四眼。
三小伙報姓用的都是金大俠書中的人物,肯定是好武之人。偶們也不賴,兩廣豪傑方世玉,楊門狠女楊排風,都是相噹噹的人物,估計有得一拼。
「聽你們說話,偶咋就認不出是啥地方的呢?」這件事偶非要弄清楚。
「聽你們口音是上海的,其實偶們也打上海來。」胖子沖偶在笑,「偶和喬剛是安徽的,大廚是潮州的,偶們在上海打工,快三四年了。」
難怪偶估不出來,便笑著道:「說來都是上海的,這世界咋就這麼小,碰到的都是自己人。」
正說著,鐵大叔在叫:「好羅,都上馬,咱們走。」
馬和騾子都收拾妥了,馬鞍上鋪著被子氈墊,騎著不會太吃力,行李紮在後面,用繩固定著,基本上和土匪出門打劫的情形一個樣,「弟兄們,上馬。」偶頓時來勁了。
偶騎上騾子,立馬覺得高大許多。澇婆在馬伕小心翼翼的攙扶下,戰戰兢兢地跨上馬背,抓住韁繩死不放手。
「你放鬆點,別死拽它。越拽它,它越緊張。」偶對澇婆說。
偶說的容易,澇婆卻越發緊張,那小黑馬被她拽得原地打轉。白瑪見勢不對,上前拉住韁繩,對偶澇婆說道:「這馬不用拽,你把韁繩向左拉一拉,它就朝左靠,向右拉一拉,它就朝右靠。偶沒牽它時,別讓它竄前面,跟在後面。」
「白大哥,這馬鐙好像緊點,不舒服啊。」澇婆總覺得姿勢不順溜。
「對啊,白大哥,偶的腳蹬也不行,太短了,偶咋感覺是蹲在馬背上。」偶人長腳長,總希望腳蹬長點好。
白瑪將兩騎的腳蹬都拉了拉,好像長了一點,但總感覺不順溜。偶索性把腳從腳蹬中移出,就搭拉在兩邊,感覺倒也自在。人長有人長的優勢,萬一半道那騾子發起飆來,偶翻身一跳便成。澇婆沒偶這本事,只能老實踩住腳蹬,把著韁繩,樣子倒比偶瀟灑。
見眾人都上了馬和騾子,白瑪便牽著偶澇婆的小黑馬帶頭在前,沿著公路向對面山裡行去。偶隨後緊跟,三小伙落最後,一行人等趾高氣昂,銜尾相接,奔雪寶鼎而去。
路上不時有大巴開過,乘客的表情特驚訝,在他們眼裡偶們是另類的,他們在想:這幫人大包小包往山裡竄,是土匪剪徑回老窩吧。偶把遮陽帽扣得很低,基本上外人只能看到偶鼻子以下,見澇婆東張西望挺興奮的樣子,叫道:「澇婆,注意著點,別讓人認出來。」澇婆不明白,問:「啥意思?」
梅胖子撲哧笑出聲來,偶回頭一看,三小伙整整齊齊,一色的寬邊牛仔帽,「變戲法啊?咋整一個樣的。」偶驚訝他們的一致,「這叫集團採購,便宜。」梅胖子挺得意,丫的裝模作樣還執一樹枝當馬鞭使。
「胖子,你知道你騎的是啥嗎?」偶衝他嘻嘻的笑。
「是啥啊?」梅胖子一楞,有些不明白,手上的樹枝也僵在半空中。
「跟偶一樣,是頭騾子,你還得意呢。」偶壞壞地在笑。
「騾子?不會吧,騾子哪有這個頭?」梅胖子驚住了。
「不信你問鐵大叔。」偶不想多費口舌。
「鐵大叔,偶這匹到底是馬還是騾子?」見鐵大叔就在一旁,梅胖子急著問道。
「是騾子啊。」鐵大叔在笑。
梅胖子頓時就急了,「偶們是來騎馬的,不是來騎騾子的,這要回去傳出去,江湖上偶是沒法混了。」
喬剛和徐大廚在後邊嘿嘿的笑:「偶們不說,有誰知道。」
「你倆小子是這樣的人嗎?」梅胖子在搖頭。
「偶們肯定不說!」倆小子口徑一致,回得真快。
「是嗎?偶信不過你倆。」梅胖子不放心。
「偶們不說,偶們寫不行嗎?」喬剛和徐大廚哈哈大笑起來,偶和澇婆跟著笑。
梅胖子臉上一下子掛不住了,「不行,一定得換。鐵大叔,還有馬不?偶是來騎馬的。」
鐵大叔依然是笑呵呵的,「這兩天騎馬的太多,都分出去了。要不,你騎馱行李的那匹馬,不過就是烈了點,你得當心點。」
梅胖子側身看了看那匹馬,行李堆得小山似的,再換估計挺麻煩,便說道:「那太麻煩了。喬剛,偶跟你的換。」喬剛一下子就急了,「不成,偶才騎一會兒,還沒過癮呢。」
偶看不過去,勸道:「才出發就換馬不吉利,你先將就著,偶也騎一騾子啊。」
鐵大叔在旁解釋:「騾子不錯啊,這傢伙能扛,比馬吃得住勁。性子也好,聽話。」
偶又說道:「再說了,騾子比馬貴,鐵大叔,對不?」
「可不是嗎?方先生也懂這門道?」鐵大叔沒想到偶知道的還挺多。
「哪裡哪裡,不都這麼說嘛。」偶謙虛著。
梅胖子聽偶們這麼一說,便不再吭聲了。
偶怕他不甘心,悄悄對他說:「你先騎著,如果不過癮,待會休息的時候再和他倆換。」
「那他倆要是不肯換呢?」梅胖子真有些不甘心。
「傻了你的,你們仨誰是老大啊,這還要偶教你啊。」這沒出息的非要偶表明。
「是啊是啊,就這麼招了。」梅胖子頓時喜上眉梢。
邊行邊聊,不知不覺已進入松潘縣城對面的村莊,沒有夾道歡迎,沒有橫幅鞭炮,偶們默默地在村道騎行。瞧偶們最歡的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當地特產——藏獒,那從喉嚨裡發出森人的吼聲比低音炮還震撼人,偶心跳的節奏基本和它吼叫的頻率是一致的。曾經有養藏獒的想法,可這東西一到平原就嗝屁了,就只好斷了這荒唐的念頭,究其原因可能是水土和海拔的關係。
2005-08-29 14:29:01  By: 九寨溝旅遊  返回頂部 返回頂部
Sponsored Links
    
美景旅遊網-CCT中國康輝國際旅行社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專門為台灣/香港/澳門等世界各地華人、外國人提供特色四川九寨溝黃龍、九寨天堂、神仙池等地度假觀光旅行服務,為您量身定制個性旅行計劃(獨立成團、VIP包團、自由行、團體旅遊、散客拼團,另提供企業公司高端商務會議度假接待服務)
服務咨詢:佘小姐 abc130@gmail.com . 林先生 abc139@gmail.com 聯絡我們
中國國家旅遊局指定辦理入境遊的國際旅行社 牌照號:L-SC-GJ00030『 查驗』
中國·九寨溝旅行咨詢預訂服務: (86-28)- 86080300   86085333  給我們寫信咨詢和預訂
特別聲明:
A:關於美景旅遊網獨立原創文章圖片等內容
1、美景旅遊網原創文章、圖片版權由我們全部保留;
2、美景旅遊網原創文章、圖片任何網站及媒體均可以免費使用,如轉載我們的文章或圖片,
請註明來自美景旅遊網 並鏈接到 www.mjjq.com,商業用途請先聯繫我們;
3、免責:我們在我們能知悉的範圍內努力保證所有采寫文章的真實性和正確性,但不對真實性和正確性做任何保證。本站采寫文章圖片如果和事實有所出入,美景旅遊網不承擔連帶責任;

B:關於美景旅遊網採用非原創文章圖片等內容
1、頁面的文章、圖片等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2、免責:由於採集的圖片、文章內容來源於互聯網,內容頁面標注的作者、出處和原版權者一致性無法確認,如果您是文章、圖片等資料的版權所有人,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加上版權信息,如果您反對我們的使用,本著對版權人尊重的原則,我們會立即刪除有版權問題的文章或圖片內容。
3、本頁面發表、轉載的文章及圖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九寨溝夢幻仙境之旅
九寨溝旅遊
Jiuzhaigou Travel
玩轉九寨溝
熱門點擊 熱門點擊
最新發佈 最新發佈
相關鏈接
最新旅行團報價 最新報價
特價酒店預訂
城市
酒店
-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免責聲明- 隱私權政策- 商業合作- 廣告托播- 網站導航- 友情鏈接- 加入收藏-
©2002-2007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M-Travel
Tel:86-28-86080300 - 86082022 - 86085333  Fax:86-28-86656234
版權所有: 美景旅遊網·九寨溝旅遊 保留所有權利 .蜀ICP備0500198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