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溝旅遊搜尋

神雕俠驢雪寶鼎1


前言:
自打8月份與同事共遊黃山回滬後,偶澇婆就沒停地和偶嘮叨,說十一非到哪裡哪裡去玩,偶當然同意,依偶的意思,想去四姑娘山。偶澇婆說海拔高,有高原反應,偶說那去西藏,澇婆說海拔更高,小命要緊。澇婆想去鳳凰黔東南,被偶立馬否定,那疙瘩山不高,水不深,食不慣,行不便,有錢沒地方用,不是遭罪嘛。最不能忍受的是那個味,能把你熏死。澇婆聽偶這一說,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忙說換地方。偶實在喜歡四川,說去貢嘎山海螺溝或雪寶鼎九寨溝,澇婆聽說有馬騎,便決定走雪寶鼎九寨溝一線。
注意打定,看看網上是否有伴,查了兩天,沒有合適的,作罷。
某日,鐵桿王老五打來電話,說十一去北京,被偶痛斥,那是啥時候啊,去了也是湊人頭數磚頭,沒有偶喜歡的東西。記得上次去北京還是92年,12月的天,凍得偶夠戧,看啥都是磚頭堆成的,沒勁。但王老五夫妻都是比較小資的人物,讓他們上九寨溝行,騎馬上雪山肯定不行,受不了這份苦,偶也就跟他直說,你都快奔4的人了,長這麼大還沒去過首都,挺丟人的,這次陪嬌妻上回北京也是應該的。不就是人多嘛,上海也一樣啊,應該能習慣。王老五連連稱是,偶心裡在想,你丫的真沒出息,啥事能自個做主,出次遠門不容易啊,都一大老爺們了,還小資呢。不過想想,就王老五這體質,肯定不行。上回去廬山,只幾百米的上山路,就把丫累得差點吐血,整包的餐巾紙讓他擦白沫星子都不夠,被偶澇婆戲笑,更被丫自個澇婆嘻笑。末了偶讓他一路當心,對澇婆多照顧點,遊玩時盡量順著牆根走,這樣不會走岔了,假日裡人多,萬一和澇婆擠散了,再聚起來不容易。王老五笑罵偶嘴臭,偶心想,偶還不是為了你好。
澇婆對藏人的帳篷有些過敏,讓偶去買頂帳篷自個用,偶罵她腐敗,她說她出錢。這不是氣偶嘛,沒轍只能腐敗一回,買回全套野營裝備,無端的預算又上去了。
出行前十天,買了對折的去時機票,無法確定回程,到成都再說。

行程:2003年9月26~10月5日
計劃:九寨溝二日,雪寶鼎四日
人物:偶和偶澇婆
偶180公份的個子,一百十幾斤的份量,跟柴似的,扛一50多斤重的軍用背包,什麼帳篷氣枕防潮墊,睡袋地席三腳架,跟一撿破爛的沒啥區別,腰間還煞有介事地圍著樂攝寶,裡面裝一美能達相機和三星攝像機,冒充職業攝影家。穿著黑牛仔褲,套著墨綠色抓絨衣,頂著寬邊遮陽帽,蹬著一雙其樂登山鞋,看上去還挺有模有樣的,其實這些都是偶的最愛。
偶澇婆163公份的身高,一百出頭的體重,跟球似的(這是偶瞎說),背一樂攝寶的雙肩背包,裡面沒有攝影器材,全是衣服食品化妝品。身上揣著TNF衝鋒衣,腿上雜牌衝鋒褲(別看是雜牌,事實證明此雜牌衝鋒褲用處最大,此乃後話),一雙高幫登山鞋,黑底白邊遮陽帽,酷勁十足,加上貌美如花,賽過趙薇,勝過周迅。
偶和偶澇婆在一起,自慚形穢,路人皆曰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偶心道,偶不跟你們一般見識,嫉妒是人類的通病,偶完全理解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病態心理。

9月26日
上午8:15從家中出發,偶嫌太早,老婆不允,說怕誤機,到機場才9:55,只能坐等,看乘客來去發呆。過安檢時,響聲大作,從偶褲兜裡搜出一瑞士小刀。偶爭辯偶不是拉登的手下,沒有劫機的打算,未遂,刀要麼充公,要麼留下回來時取。偶當然選擇後者,畫字簽押走人。
澇婆自覺脫鞋過安檢,因為她那雙登山鞋裡有兩鋼條。安檢人員告訴她以後別穿這種鞋上飛機,她回道:「這不是讓偶放棄登山嘛,不行不行就不行,偶還非要穿這鞋上飛機。」好樣的,這才是偶的好澇婆。
11:30的飛機,至成都14:20。
機場大巴至岷江飯店,打的趕茶店子16:00去九寨溝的臥鋪大巴,已客滿。悻悻然回市區,在新南門買了第二天8:00的長途汽車票。出站拐彎,入宿交通飯店,果然老外雲集,一小聯合國。飯店開價220元,偶瞪著大眼發怒:「上回才120元,咋漲這麼多?」服務員怯怯地望著偶,小聲說:「那就120。」服務性行業就是這樣,能蒙就蒙,其實偶也是第一回住這裡,120元是網上推薦的價格,在這裡要感謝網友們的無私貢獻。
飯店門口一側有一家戶外用品商店,可補充裝備。
晚上去鍾水餃暴撮,陳皮兔丁居然是涼的,偶好憤怒,還好要的兩盅湯不錯。
出鍾水餃再去逛春熙街,人流如潮,環境比上海南京路好,只是沒有傳說中的成都美女,讓偶好生失望,也許是偶的眼界太高。看來網上所云也不能盡數相信,成都美女是多,可也不是在春熙街。想想還是上海淮海路美女如雲啊,絕對是養眼的好地方。
路過一麵包房,見麵包蛋糕不錯,買了許多,明天可在車上消耗。
回飯店洗澡睡覺,明天還得趕早。

9月27日
沒吃早飯,直接奔車站,見有一售藥櫃檯,供著紅景天含片,好東西,忙掏錢要了一盒。這玩意在後來用處大著呢,打救了不少人,以後細表。
上車時已坐了近半人,放下行李,對號入座,遊目四望,沒有想像中的驢子。車啟動後偶也開始瞌睡,(這是偶的好習慣,無論汽車輪船火車飛機,只要是交通工具,大凡偶皆能昏睡過去。)過都江堰時醒來,還是幾年前來時的模樣。隨後是漫長的盤山路,兩旁的景致無法提起偶的興趣,只是一路的蘋果樹多得讓偶吃驚。過阿壩州縣時,方知在偶後兩排的兩位女士也是上海人兼菜驢。閒聊之中,偶暴笑不已,真實故事如下:
兩上海女俠一早趕車,在新南門旁早餐,食小餛飩,後覺未飽,忽靈感所至,不知成都名吃龍抄手謂何物,久聞大名,但求一鮮。「小二,可有龍抄手?」小二手腳麻利,轉眼工夫將成都名吃端上,兩女俠喜色而接之,一望而蹶到,原來龍抄手即小餛飩也。既是成都名吃,不能輕易浪費,兩女俠渾笑聲中一食了之。
笑聲之餘,問及行程,先遊九寨溝,再上四姑娘山。偶教唆澇婆改變計劃,也上四姑娘,澇婆怕偶有私心,沒同意。只能和女俠們同遊九寨溝,眾人欣然。
在一處加油站歇腳時,偶見邊上水果攤上小番茄挺水靈,便買了一些。估計得有四五斤左右,才四塊錢。四川人說話四十不分,咋聽咋就是十塊錢,偶還以為撈到便宜呢。不過這小番茄還真是甜,眾人品嚐後都叫好吃,想在下一站去買,奇怪了,居然以後就再也沒有看見到。
車過松潘時大雨,出川主寺大雨嘎然而止,雨過天晴。車右側一道彩虹橫過,煞是好看。陽光斜照在山坡上,一片金光,遠處暮霧依在半山中,非常養眼。兩女俠不住喝彩,謀殺了不少膠卷。隨後進入九寨溝的地界,偶們離童話世界越來越近了。
入夜近8:00車才到九寨溝,下車已有人在攬生意。跟定其中一人上出租車去看房,溫江飯店三人標準間,該有的都有,才80元,還省了車錢。要了兩間房,和兩女俠隔牆而住,依偶的想法,要一間擠擠得了,仨女的睡床,偶睡衛生間,省錢(不過這只是偶一相情願,都沒敢跟偶澇婆提)!
晚飯在飯店對過的矮子飯莊打發了,末了偶要加份龍抄手,被兩女俠笑著勸住。飯莊老闆真是一特矮的矮子(其實是侏儒),真是名副其實。
洗澡的時候,水特小,偶心想不妙,不會九寨溝的水也一樣,那偶不是白來了。洗完澡和兩女俠約定明日一早7:00進溝,住溝裡,這樣可以在九寨溝玩兩天,可省二次進溝費和二次交通費,哈哈,誰讓偶們是工薪階層,能省一定要省。仨女拍手稱是,一切由偶說了算。

9月28日
都說九寨溝裡啥都貴,偶不能吃這個虧。昨晚在街上小店買了些吃的,今天全部帶進溝裡,順便把偶的賊沉賊沉的軍用大包寄存在售票處隔壁的商場裡,居然要偶10元大鈔,誰讓偶瘦弱呢,掙得一身輕鬆,不和它囉嗦。
門票加交通費235元一人,把錢的時候,偶的手在顫抖,心在流血。這可是有去無回的買賣,但願溝裡的景色不要讓偶失望啊。可老天不給偶好顏色看,晨霧繞頂,一絲風都沒,這叫偶如何一展攝影家的丰采,天亡偶也。兩女俠也不知從哪裡弄來的學生證,享受著打折的優惠,讓偶好羨慕,誰讓偶長著一張老臉呢,想冒充學生估計有些困難,只能跟在仨女身後上車坐定,無精打采地直奔日則溝原始森林。
說是原始森林,其實是入口,你只能看到原始森林的表面,大著膽子往裡走才能真正擁抱森林,擁抱原始。可真的要往裡走,得帶上全套的野營裝備,偶是來看風景的,不是來探險的,頭天圖個安全,別有什麼古怪念頭把偶光榮了。逛了一圈,用攝像機掃了一遍,看光線不行,讓偶澇婆隨便擺了兩POSE拍了些照片,趕緊上車走人,到下一站天鵝湖。
九寨溝的原始風貌其實讓這些溝裡的班車破壞得蕩然無存,一邊遊客在安靜地欣賞風景,一邊班車呼嘯而過,讓偶實在難過。好在木板棧道建得真好,齊齊地象流水線生產出來,罩上了防滑鐵絲網,挺為遊客著想。不過要在上邊架絞架拍照是不行的,木板棧道不能減震,遊客來去自由,待你取好景,摁下延時鍵,擺好POSE,遊客正好路過,卡嚓一聲,完事,回家衝出來一看,咋人也歪了,景也糊了,自個也傻了。所以一定要自個抓緊了照相機,擺正了姿勢,輕輕地按快門,準能拍出好照片。在攝影家眼裡偶是菜鳥,在旅行家面前偶是菜驢,在女人眼裡偶是牛糞,在男人心裡偶是公敵,只有在偶澇婆心目中,偶的形象高大了N倍,偶好愛偶的澇婆,所以偶拚命幫偶澇婆拍照,以表愛(忠)心。
兩女俠時不時到擠兌偶,說偶偏心,偶能不偏心嘛,偶敢不偏心嘛。其實偶也偏心了,老惦記著晚上如何在溝裡住下。打電話給寶鏡樓得尕大叔,居然電話打不通,急得偶上竄下跳跟猴似的,最後好歹打通得尕大叔的手機定了房。原來為了不讓遊客在溝裡住,XX掐斷了溝裡所有的電話線,斷絕所有聯繫,真是好歹毒啊。好在有手機,難不倒偶們。在這裡要感謝中國電信,當然它也賺了偶的電話費。
從天鵝湖出來,一定得坐車去熊貓館,否則能把您累死,整整10公里的路,而且路上沒啥好看的。哪位猛驢或是猛騾級的想抖巴抖巴自己的泥腳,可以試試這段路。試想一個人在杳無人跡的這段路上自虐狂走,是何等的詩意,何等的英雄。
偶知道做英雄不容易,所以偶坐車。其實九寨溝的功略在網上已很多了,偶也不細說了。在熊貓海時,為了排隊上WC,兩女俠和偶們走散了,打手機沒信號,急得偶差點闖進女WC裡找人。沒轍了,只能和澇婆繼續走路觀景,興許在哪個景點能碰上。澇婆埋怨偶關心兩女俠的程度超過關心她,偶冤啊。出門在外誰不想有個照應,何況偶是一大老爺們,有著一顆關心照顧人的熱心,萬一兩女俠有個好歹,偶還有啥臉面見人。澇婆畢竟是澇婆,擠兌偶時也知道偶的好處,在偶拍照時還幫著前後找人。
事後才知,原來在熊貓海,偶們拐彎進熊貓海瀑布拍照,兩女俠如廁後直接尋偶們到了五花海,沒照面,以為偶們接著下去了,拚命地趕,離偶們是越來越遠。據後來偶們沿途尋人問及,遊人曰有兩女俠汗如雨下,疾行如風,呼天呼地,遊人屢有避之不及,撞翻海中之說。偶和偶澇婆面面相覷,唏噓不已(好像有些過了,列位莫當真)。
到珍珠灘時已過中午,偶有些累,那樂攝寶雙肩背包是越來越沉。偶跟柴似的,實在無力,遂與澇婆商量先去寶鏡樓把行李放下,下午繼續回過來遊玩。可能有大俠說這點路致於把偶累的,其實到熊貓館後偶和偶澇婆就再沒坐過車,真對不住90大元的車票。走走停停之間拍拍照照,時不時還得尋那兩女俠,能挨腳的地方偶是沒放過,能擠身的地方偶是沒漏過,楞是把偶累趴下了。
從珍珠灘坐車到諾日朗也就幾分鐘,下了車手機有了信號,還收到一則短信,居然是兩女俠發來的。大致是如何走失,如何追趕,現在在哪裡,何時在寶鏡樓碰頭。偶最不喜歡發短信,直接打電話過去,告之現在偶們正往寶鏡樓去,讓她們放心遊玩,晚上再聚。友情提示:九寨溝非全部有手機信號,基本上也就是諾日朗周圍一公里有信號,大門口有信號,不想走失夥伴的一定要帶對講機。
打完電話,逕直向則渣窪寨行去。從諾日朗餐廳到則渣窪寨也就一里地,一般遊客不會步行這段路,沒風景,則渣窪寨又是一個破寨,基本上徒步這段路的都是背包族,想在寨子裡過夜,省了第二天的二次進溝費和交通費。在這偶要申討保護區管理局的惡劣做法,恐怕全中國沒有第二個風景區有如此規定,不規之法必廢,只待時日,相信所有的背包族都會擁戴偶的說法。
過諾日朗餐廳時,便有一女管理員尾隨,偶心中坦蕩,一路向前,偶澇婆怕事,東張西望,賊頭賊腦,被偶不斷呵斥。偶其實沒注意有人尾隨,被澇婆扯衣角扯得心煩,過200多米咋還沒到呢,打手機給得尕大叔,告之快到了。又行百餘米,仍未找到寶鏡樓,偶急,回頭見那女管理員不緊不慢地跟在偶們身後十幾米,更急,再打電話,得尕大叔告之該到了,偶咋就找不到呢。澇婆拉了拉偶的衣角,輕聲說要不咱回頭,大不了不住溝裡。偶火一下子冒起來,都到這份上了,哪能就打退堂鼓,咱不能示弱,先找到寶鏡樓再說。
在打電話的地方,偶挪了兩步,轉身,抬頭,哎呀偶的媽呀,寶鏡樓仨字鑲在一匾中,就在偶眼前,原來偶就靠在寶鏡樓的側屋牆上打電話,白白浪費了偶和得尕大叔的電話費,真對不住得尕大叔。如果沒有那女管理員,如果偶澇婆不煩偶,偶早就找到了。找到了偶還不能直接進,得想法把那女管理員打發了。把她騙進房勒了,偶不敢,推茅坑淹了,沒找著地,撞死丫的,偶身材不行,偶慢慢地走,快快地想,用閃燈閃她,對。注意打定,偶先叫偶澇婆把絞架取下,裝模作樣在樓前架好,裝上相機,跳開閃燈,對澇婆一聲吼,站直了別趴下。澇婆還真會作戲,屁顛屁顛的跑到樓前,擺了個POSE,偶對了下鏡頭,嘴裡嘮叨,這小樓還真不賴,挺有少數民族味的,拍出來一定好。給澇婆閃了一張,那女管理員慢慢地走近,偶把手指按在景深預覽鍵上,裝模作樣拚命摁,只聽卡嚓聲不斷,外行人還真以為偶在為偶澇婆拚命拍照。
「同志,佔位了,請挪一下子。對對,謝了。」偶還得讓那女管理員自個離開。對鏡框裡那女管理員聞聲閃在一邊,見偶們拍得起勁,沒敢搭理。偶抬起絞架,放在不同的地方,讓澇婆配合拍照,偶澇婆還真能配合,盡往那女管理員躲的地方蹭。最後那女管理員實在沒處躲,索性鑽進寶鏡樓中。偶見女管理員良久沒出來,有些擔心,忙撤了絞架,提著相機,也竄進樓中。
見那女管理員正和一藏族女子嘀咕,偶把相機一揚,說道:「能不能在屋裡拍照?」「行!」藏族女子回答。偶望望四周,「您這牆上壁畫真好,色彩還真艷。」「喜歡就多拍些。」 藏族女子很乾脆。「這屋裡暗了些,偶得補些光,能不能挪一挪?」 藏族女子很配合,直接走出屋去,那女管理員也呆不住了,跟著出了屋。
偶見靠牆一排墊子上放一雙肩包,是背包族慣用的一種,心下竊喜,肯定也有人先來過,放下行李又去玩了,當下心平許多,慢慢地在屋裡轉了轉,放下背包,呵,頓覺渾身一輕鬆,嘴裡喊著真不錯真不錯,慢悠悠地踱出屋子。澇婆和藏族女子在一起,那女管理員已不見了蹤影,偶四處張望,見那女管理員已在百米開外另一家藏民家前,便問澇婆:「咋走了呢?」澇婆拍拍胸口說道:「嚇死偶了,她問藏女是否偶們在這裡過夜,藏女回她不是,說偶們是隨她來的,興許是路過遊客喜歡這房子的調調,又說溝裡規定不能住遊客,誰敢違反。」偶轉過頭看著藏族女子說道:「真聰明,那女的真是煩人,這不是破壞民族大團結嘛。」
「就是就是,看把偶給嚇的。」澇婆在邊上附和。「是你個頭,瞧你那熊樣,在革命時期準是個叛徒。那丫的再狠,能狠過偶們遊客?偶們是她的上帝,惹火了偶們,哼,偶們就投訴她。」偶是得理不饒人,澇婆噘著嘴閃在一邊不睬偶。「剛才是你們打的電話吧?」藏族女子打破沉默,「就是就是,您是……?」「我是得尕的小女兒,白日裡就我在家。」「啊,幸會幸會,扎西德勒。」「扎西德勒,不是說你們有四個人嗎?」
偶撓了撓頭皮,不好意思地說道:「另有兩個在熊貓海走失了,不過她們會趕過來的。」「不要緊,反正晚些時候你們會碰頭的。」「晚上住這裡安全嗎?」澇婆怯怯地問。「沒事,今晚有九個呢。」「九個?咋這麼少啊?」偶本以為咋得也應該有二十多人吧,晚上能開驢子大會,「現在還不是十一,十月二號三號四號的房都訂滿了。」偶偵察過寶鏡樓的情況,樓上全部住滿估計能擠下四五十號人。
「真是生意興隆,得尕大叔肯定笑開了花。」聽偶這麼一說,得尕的小女兒笑了,「你們還是先在客堂裡休息休息吧。」偶看看時間尚早,說道:「還早呢,偶們還要到珍珠灘去拍瀑布。再則,那女管理員還在外面轉悠呢,見偶們不走,一定以為偶們要在這過夜。」「沒事,她不過是例行公事,問過了就完事了。」偶怒啊,這傻丫的還真不偷懶,楞是害得偶和偶澇婆提心吊膽,這不沒事找事嘛。
一方面確實要去拍照,另一方面也為了安全,偶還是和澇婆離開寶鏡樓,前往珍珠灘。回到諾日朗時,覺得時間充裕,臨時決定先去長海五彩池,回來再去珍珠灘,這樣可避開人潮。其實則渣窪溝風景線也只有長海五彩池兩處可看,直接坐車進去便可。長海真是不錯,有小瑞士的風格,湖波蕩漾,景色秀人,偶謀殺了不少膠卷,缺點是人太多,有些掃興。五彩池名副其實,應該是九寨溝所有海子中最漂亮的,只是要避開人群取得好的拍照點有些不易,偶是左突右衝,上竄下跳,仍然無法滿足拍攝要求。抱著深深的遺憾離開,上車直奔珍珠灘去。
到珍珠灘時已近下午5:00,遊人已無,隨團的遊客已基本在出溝的途中,零零落落的是些自助客。這正合偶的心事,能夠安安靜靜地拍些照片。此季雨水充分,衝下的水使珍珠灘瀑布顯得極為壯觀,偶不喜歡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感覺,就欣賞氣勢磅礡,一瀉千里的宏偉,又是拍照又是攝像,忙得不亦樂乎。偶澇婆也為此等美景所傾倒,讚歎不絕。
這裡要說說九寨溝觀景的要訣,太早進溝沒必要,光線不夠。按常規線路,先去原始森林,再倒過來遊日則溝,到諾日朗轉車去長海五彩池,再坐車回諾日朗,遊樹正溝,最後是扎如寺。跟團隊走,一天絕對是走馬觀花,想沿棧道自己走,能把你活活累死。除非你是自虐族,且只用傻瓜機拍快照。要對得起九寨溝的美景和235元的門票交通費,一定得呆上兩天或更多,不要出溝,自己找地住。按偶的經驗,頭天10:00時進溝,直接去長海五彩池,回過來坐車經諾日朗奔日則溝原始森林,再順路而下,避開天鵝湖至熊貓館一段徒步線,一直可玩到諾日朗餐廳,大概在下午6:00時左右。能不坐車就不坐車,儘管有些對不起90元交通費。然後在溝裡住一晚上,第二天睡個懶覺,差不多也10:00時出發,先去諾日朗瀑布,再順道沿樹正溝一路而下,盆景灘至扎如寺一段坐車,觀寺後坐車出溝,大概在下午4:30左右。這樣遊玩的話,輕輕鬆鬆,拍照時光線充分,行路時基本上可避開遊團高峰。
說實話,看著旅遊團被導遊像趕鴨子一樣趕路,又是可笑又是可惜,花了大把的銀子,卻不能舒舒服服遊玩,拍出來的照片基本上是集體照,坐在車上對一掠而過的美景留下的只是遺憾。所以,偶和澇婆原則上是背包自助客,該自虐的自虐,該腐敗的腐敗。
離開珍珠灘時,也就6時過些,車站上已無一人,偶懶得再走,就坐著等車。偶澇婆嘴裡嘟嘟囔囔說要走回去,說這麼晚了,哪還有班車?偶笑罵她,票上印著要到下午7:00才關門,在此間肯定有車。偶也知道,澇婆還是膽子小,主要是因為偷偷住溝裡怕發生啥事。澇婆被偶罵了不高興,獨自走開,離偶也就二十來米。過五分鐘,車沒來,澇婆更急,不應該啊,溝裡那麼多車都到哪裡去了?正急著,一輛警車從上面下來,澇婆更慌,臉都變了色,越是心慌越是礙事,那警車在她面前嘎然停住,一警察探頭出來,和偶澇婆嘀咕了幾句,偶的心不由也急跳起來。不一會,那警察縮回了頭,開車走了,偶的心才平靜下來。
「咋回事啊?」偶問。
「他問偶們咋還沒走,偶說在等車呢。」澇婆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子。
「你睬他幹嗎,偶們還沒到點呢。」偶來勁了。
「都快嚇死偶了,哪還敢和他爭。」澇婆一臉委屈。
「你就是鬥爭經驗不足,應該問他能不能捎帶偶們下去。」偶開玩笑。
「你敢偶還不敢呢,萬一他要捎帶偶們下去,那更誤事。」想想也是,萬一真帶偶們下去,還不得直接出溝啊,這不成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就是就是,還是等班車。」
又過一分鐘,班車來了,跳上車,偶們讓司機在諾日朗餐廳下,司機一臉狐疑,偶忙解釋,偶們還要到諾日朗餐廳等兩夥伴一起走。下車後,天色將黑,看看四下無人,偶讓澇婆緊跟著偶,兩個人像賊似的偷偷摸摸地向寶鏡樓竄去。一路上澇婆生怕遇見生人,死拽著偶的衣服不放,怕偶半路撂下她。偶心想,就你這死樣,能幹成啥事,天經地意的都成壞事了。
好在一路太平,竄進寶鏡樓時,澇婆才放下心來。入夜的寶鏡樓有些渾暗,客堂裡只一盞不咋亮的燈在搖曳著,暗處座墊上坐著幾個人,是兩男兩女,偶看不真切,只覺得目光之間如有電擊,週身有股迫人的殺氣,不會是到了新龍門客棧吧。澇婆卻跳了起來,「總算見著你們了,可把偶一路嚇的。」偶細眼打量,是和偶們走散的兩女俠,對面兩位男的看上去比較職業的攝影家打扮,在客堂裡架著絞架,相機對著火塘上的水壺,那水壺黝黑黝黑的,有些年頭了。
「同志們啊,偶們不容易啊,總算在這裡又碰頭了。」偶頓時覺得殺氣盡失,馬上一臉興奮,瞎逛了老半天,總算見著熟人了。
「今天可把偶們累死了,為了找你們,偶們是把吃了奶的勁都使上了,還是沒找到。」兩女俠見偶們來了,面露喜色,好像見著了親人似的,爭著搶白。
「不好意思,到底咋回事啊,怎麼就走岔了呢?」偶想知道原因。
雙方把經過一對,都笑了起來,兩位攝影家打扮的也笑了起來。說到偷偷摸摸在寶鏡樓找住的,眾人又是一陣大笑,原來過程都大致差不多,反正都像周扒皮半夜偷雞似的,兩女俠膽子小,過程更加驚險,都是拜那女管理員所賜。
嬉笑間那兩男的自我介紹是深圳來的,專門來拍照的,大大的色友。偶和他們有共同語言,把玩著他們的長槍短炮,比較偶的裝備,唏噓不已,太丟人了。偶不靠這吃飯,只是業餘愛好,偶有好片出來,也是孤芳自賞。再者,色友不好當,偶是工薪階層,哪經得起這燒錢行當的折騰,懸崖勒馬,回頭是岸,繼續和偶澇婆做個快樂的驢子,遊戲江湖也。
不多時,又來了三個人,一男兩女,是廣州的,偶就奇怪,為嗎出門在外,碰到的咋就都是上海的,廣東的,還有就是北京的?興許是這幾個地方的人生活條件好了,在家呆久了,憋不住就喜歡往外竄了。偶每逢長假必出門遠行,一方面是為了放鬆放鬆自己,另一方面是遺傳因子在作怪,誰讓偶爸也是個旅遊狂。偶澇婆認識偶之前,沒出過方圓100公里,飛機只知道模樣,輪船隻知道大小,有限的幾次坐火車,連臥鋪咋樣都不知道。自打認識了偶以後,死纏爛打,跌打滾摸,才知道世界是如此美妙,萬物是如此滋潤,外面的世界很是精彩,關門後還是自己的老公最好。偶澇婆現在是遺傳了偶的因子,逢週末便教攛偶往外跑,合著偶是個盲流啊。
得尕大叔和夫人不久也回來了,得尕的小女兒見偶們人齊了,便安排房間,偶和偶澇婆又和兩女俠隔牆而住。寶鏡樓的房子全是木板蓋的,走在上面吱吱嘎嘎作響,隔牆打個噴嚏能把人炸醒,兩個人說悄悄話全樓能聽見,偶硬生生地滅了晚上和澇婆說悄悄話的念頭。各自把行李放妥,兩女俠悄悄告訴偶們,那兩攝影家先她們到寶鏡樓,在客堂裡架起絞架專拍火塘上的水壺,這邊對焦,那邊測光,足有十來分鐘,末了剛要摁快門,那壺偏偏冒泡——水開了。弄得兩攝影家手忙腳亂,拍也不是,不拍也不是,十分狼狽。
偶一笑,說道:「他們那些人都這樣,職業病。」偶澇婆在一旁笑翻,說到:「還說別人呢,你自個也是這樣。每回拍照,偶擺個POSE不得幾分鐘啊。」偶一下子急了,「說誰呢?偶是等你把POSE擺好了才拍啊,偶可真冤啊。」兩女俠一起笑翻。偶指著澇婆,喝道:「呵,你個小樣的,在外人面前說偶壞話,這不是揭偶短嗎?」澇婆笑著和兩女俠走下樓去,留下偶一個人在上面發呆。
本來以為,藏民的飯肯定不合偶的胃口,可下樓在客堂坐定後,得尕的小女兒變魔術般地端上四個菜,三素一葷,色香聚全。九個人如餓狼般地搶食,菜片刻即光,同樣再上一份,基本還是吃光。這幫人穿著光鮮,貌似斯文,吃相基本和洪七公的弟子無異,能搶便搶,能爭便爭,碗無落桌之嫌,筷無放手之意。偶澇婆胃口小,吃不上幾口便放下碗筷,偶忙在嘴裡扒了兩口,含糊說道:「咋不吃了呢?」澇婆拍拍肚皮說道:「飽了,吃不下了,你們吃吧。」偶心想,這也是錢啊,不能就這樣浪費了,你不吃偶替你吃。
平時也不見偶有如此大的胃口,那碗白菜臘肉消滅得最快,儘管臘肉全是肥的。「再添!」偶有些急,端起裝白菜臘肉的碗去續添,澇婆在一邊吃吃地笑,偶也不睬她。實在是今天消耗太大,需要大大地補充。一干人等基本上是吃兩大碗以上,看著那白菜臘肉碗裡最後一塊肥肉,偶想也沒想,伸筷便夾。斜刺裡橫過一雙筷,也伸向那塊肥肉,偶點住肥肉不放,正眼觀去,見一深圳客用眼角瞥偶,四目相接,電光四射。偶心想,「你丫的和偶爭肉,忒膽大了吧?」俗話說得好,邪不勝正,丫的居然用眼角瞥偶,就是對偶的不尊重,既然對偶不尊重,偶也就不能讓著你丫的。那深圳客見偶壓著肥肉不放,估計偶不是善類,慢慢地收回筷子。
偶更不客氣,夾起肥肉,對澇婆說道:「澇婆你先。」澇婆瞪著眼說道:「你這不是讓偶犯錯誤嘛,偶還減肥呢,你自個吃。」偶順勢把肥肉撂嘴裡,說道:「偶咋忘了呢?那偶自己吃。」心裡在尋思,這可是好東西,明天勞碌奔波就指望它了,跟偶爭,沒門。
吃完飯後,眾人皆不想動,便坐著聊天。每個人都說說行走江湖的趣事,偶便將在程陽風雨橋遇到的一件趣事奉獻出來:
元旦,偶和澇婆去陽朔玩,轉到程陽風雨橋,在橋上遇一澳大利亞背包客,問他對此地的感覺,老外衝口便道:「very good,very cool。」想想也是,澳大利亞氣候炎熱,程陽此地潮濕陰冷,難怪老外禁不住凍,上身裹一羽絨服,下身穿一短褲,偶澇婆忍俊不住。晚上住橋邊一戶侗族人家,飯後和主人聊天,澇婆還將主人櫃檯裡待出售的一套嶄新的當地民族服飾換在身上,又是拍照又是攝像。同住的還有兩日本鬼子,在和主人一個三四個月大的嬰孩嬉鬧,那打扮比鄉巴佬還鄉巴佬。烤火的時候,女主人端出一桶熱水,打理兩孩子洗漱。男孩先洗臉,然後洗腳,在同一木桶裡,再女孩洗臉,然後洗腳,還是這個木桶。期間,從頭到尾沒有換過一次水,從頭到尾就是一條毛巾。偶和澇婆看得瞠目結舌,差點沒把晚飯給吐了。偶和澇婆打趣,呆回兒偶們也這樣,立馬被偶澇婆報答(爆打)。
民俗的也不儘是好的,起碼在衛生方面許多民俗的東西偶們無法苟同,尤其是偶澇婆絕對無法苟同。
晚上沒敢洗澡,一方面受了這事影響,另一方面實在太冷。從熱水器裡打了些熱水,將就著洗了腳,便回屋睡覺。侗家的木屋也不密封,風從縫間鑽入,冷得偶直打哆嗦。偶澇婆比偶抗凍,也敵不住。沒轍只能在睡袋上又加了兩床被子,把偶和偶澇婆裹得像粽子似的。半夜裡壓得偶胸口堵得慌,又不敢減負,好生狼狽。
眾人聽到洗臉洗腳一段,皆目瞪口呆,然後一眾人等爆笑不已。
席間一深圳客不住狂笑,令幾位女士啞然。偶也瞧住端倪,哪是什麼深圳的,一個東北味十足,分明是長白吉林的,一個港台腔濃厚,分明是解放不久香港的。估摸著都在深圳打工,探口氣,那香港人還是東北人上司,說話間有些輕狂。偶心想,剛才還跟偶爭肥肉,好在沒讓你丫的得逞,不然又狂了你的。談話之間,探得兩深圳的和三廣州的遊完九寨溝後,繼續北上,去若爾蓋奔郎木寺,逛至青海再回去,讓偶又是好生歎息。不過,眾人對偶們騎馬上雪寶鼎也羨慕不已,其實偶也沒辦法,總得避開節假日人流高潮。
又聽兩人講了故事,偶忽然想起一件事,說道:「跟大家提個醒,偶出門前在網上查了一遍,這裡晚上不定會有查夜的,專門抓在溝裡住夜的遊客。」眾人一楞,忙問偶咋回事。
「原來溝裡能住人,後來為了便於管理和保護生態,便不允許住遊客了。」偶回答得簡單。
「這個偶們都知道啊,這也不至於要抓人啊。」眾人不明白。
「那網上都說得嚇人,寫這事的人正好遇見這事。」偶有些賣乖。
「咋回事啊?快說啊。」兩女俠有點急,生怕這事讓自己遇上。
「那人那晚住溝裡,偶估計是在樹正寨住。寨子裡的人告訴他,如果晚上有人查夜,寨裡放哨的會把電閘拉斷,遊客就自個找地方躲,躲過了是你運氣,逮住了就是你倒霉,直接拉出去斃了,不,偶說急了,是直接拉你出溝。正巧那晚上遇到查夜的,一時間,翻牆的,上樹的,躥茅坑的,鑽煙囪的,躺床下的,擠柴火堆裡的,蹭豬圈的,是啥都有。整個寨子是雞飛狗跳亂成一團,有一小子鑽柴火堆裡,實在是嚇得不行,憋不住放了個屁,暴露了形跡,讓查夜的給逮個正著。合他倒霉,讓人提溜著連夜送出溝去,好在沒有罰他的款。」偶是一口氣講完。
眾人是又好氣又好笑,總有些擔心。偶忙跟他們解釋:「在這裡就不用擔心,得尕大叔是這一片的地頭蛇,啥都搞定。你們沒有翻牆上樹的機會,儘管放心睡覺去。」想想下午偷偷摸摸像鬼子進村的賊樣就好笑,搞地下工作就是不容易,該死的政策讓偶們這些自助客跟賊似的,鬥爭經驗不足的準會嚇死,偶們就是在這種環境中成長,作驢子可真難啊。
九寨溝的夜真夠黑的,眾人喝茶聊天之餘,不免需清清存貨,兩女俠打聽廁所在何處,偶說道:「偶都偵察過了,在這樓左邊,門一側有一柯達廣告牌,估計以前是影樓攝影棚之類的。」
「不會吧,那廁所以前是影樓攝影棚,那偶們咋去啊?」 兩女俠一楞。
「不會曝光的,那是以前。不過現在去,得打頭燈,別忘帶根棍子。」偶其實是瞎說,不過廁所邊上確實有一廢棄的柯達廣告牌。
「咋回事?怎麼又是頭燈又是棍子?」兩女俠更是擔心。
「偶去過,那疙瘩簡陋得很,沒燈。現在外面這麼黑,一定得打頭燈,不然准掉下去,預備一根棍子,主要是防野狗和色狼,偶這是為你們好哦。」 偶嬉嬉笑道。
「就是,這麼黑打死偶也不敢一人去,要不咱們一塊去?」偶澇婆在旁附和。
三女結伴而去,融入夜色之中。「一干人等不准出屋。」偶在屋裡對著眾男的大叫,「別忘了打頭燈啊,還有棍子。」 總有些為她們擔心。
一會兒,三女回來,兩女俠忙不迭地見偶說道:「還真有柯達廣告牌啊,扔得也不是個地方。」
「偶沒騙你們吧。」偶在表功。
「那地方真夠臭的,偶都站不住腳了。」澇婆找地方洗手。
「你當是你家啊,這是藏(髒)區,不是你們大城市,有就不錯啦。」偶教訓她。
「這地方晚上還真得需要打頭燈,那黑得真是伸手不見五指。」兩女俠頂著頭燈還沒關。
「你們沒掖著棍子嗎?」偶開玩笑道。
「哪能呢,偶們有仨人,誰怕誰啊。」
「色狼好防,藏獒就不一樣了,那東西一旦咬住什麼是不會鬆口的,你們也忒大膽了吧。」
「要咬也是咬你們臭男人。」澇婆在旁惡狠狠地對偶說道。
「嘿,你這不是不識好人心嘛,偶還不是為你們好啊。」偶一臉冤枉,有些委屈。
兩女俠知偶是在開玩笑,把偶澇婆拉進屋裡,繼續聊天。這個季節九寨溝的晚上有些涼意,好在客堂裡的火塘生著火,眾人圍著火塘說說笑笑,暖意融融。眾人是天南地北的神侃,還是偶和偶澇婆去的地方最多,偶有些得意,立馬糊侃亂吹一通,澇婆在旁說道:「誰讓你是最大的,自然去的地方最多。」偶頓時啞然,眾人哄堂大笑。
「合著就是以後偶的機會最少啦。」不行,偶得糾正澇婆的態度,「偶是有遺傳因子的。」
「行了行了,反正以後你的機會和偶的一樣多,好了吧。」澇婆一本正經地說道,眾人又是一陣哄笑。
偶不跟偶澇婆爭,便扯開話題,指著東面牆上說道:「瞧啊,這牆嵌裡的金盆還真漂亮。」其實在下午第一次進這客堂時,偶就十分注意這牆嵌裡的金盆了,偶可不是打什麼壞主意,就是喜歡這調調。整整一面牆,全嵌著金盆,大如臉盆,偶問得尕大叔這是啥意思,原來是寶鏡樓完工後藏民送的,一方面為了尊重藏民朋友,另一方面為了裝飾,便將金盆放進牆嵌裡。南面牆上全是色彩鮮艷的藏式壁畫,隱含了許多藏文和圖騰,具體啥意思還得問得尕大叔。
客堂中間的火塘是一整件的工藝品,用銅板打制而成,分上下兩層,雕花刻字。一打聽,居然要2000多元,看上去蠻稀罕的,所以用銅板製作,是因為比鐵更能保溫,也不會生銹。家裡太小,沒法放下,不然偶一定帶一個回去當擺設,在朋友面前獻獻寶。
得尕夫人一身藏式盛裝,坐在火塘邊,熊熊的火焰印照在她的身上,和著吱吱冒汽的黝黑水壺,是拍照的絕佳場景。偶瞭解一些藏民的習俗,不便提出拍照的要求,便幫澇婆拍了幾張。
9:00過些,偶見得尕一家忙碌得有些辛苦,便提議該歇了。眾人忙應和,各自上樓回房。
這麼早也睡不著,便和兩女俠在二樓過道上瞎聊,正起勁,遠處傳來一陣歌聲。藏女的歌喉天生好,那高音隨意蕩漾,真是享受。年輕藏民有在晚上對情歌的習俗,偶們不便打擾,靜靜地聆聽,讓歌聲在夜空迴盪。
「咋就他們的嗓子這麼好呢?為嗎你的嗓子咋就這麼破呢?」 偶對偶澇婆說道。
「偶再破也沒你的破,你還是別說話,跟狼呻吟似的,別把人家嚇著。」澇婆回偶話。
兩女俠在一旁抿著嘴笑,偶故意拉下臉,對澇婆說道:「你繞彎罵偶是色狼啊,當心偶半夜躲在那廁所旁。」
「棍子不好使,偶就掖兩板磚防著。」澇婆嬉嬉笑著。
「是啊是啊,偶們也去順兩板磚備著。」兩女俠笑著附和著。
「嘿,你們可真夠狠的,還真下得了手。」偶有些咬牙切齒,彷彿頭上已經腫了一大群包。
山裡到了夜間,寒氣逼人。偶讓澇婆洗漱停當後,放開睡袋打理,自個藉著夜色向廁所行去。才二十多米的路,黑得讓你透不過氣來,膽小的還真要掖兩板磚,因為近,偶也沒有打頭燈,憑感覺走。才轉過牆腳,感覺一團黑影撲來,形如鬼魅,無聲無息。
偶閃,這個快只有偶自己知道,平常人不定咋樣了,順勢一記猴子偷桃,返身一個掃蕩腿,連消帶打,真是高手中的高手。估計偶的反應太快,那團黑影躲過偶的猴子偷桃,避不過偶的掃蕩腿,中招後撞向西牆。好在偶沒敢出盡全力,怕誤傷自己人,那團黑影撞牆後「啊呀」一聲,偶聽出是那香港攝影家。太熟了,和他那標誌性的間歇狂笑聲是一個味。怕有閃失,偶忙把頭燈打開。
「哎呀,不好意思,偶反應就是快,沒傷著你吧?」幸好偶打小功夫扎實,尋常兩三個平常漢子近不了身,那香港攝影家上完廁所似鬼一般,也怨不得偶。
「還好還好,勒的身手真不錯啊。」那香港攝影家一臉驚恐,說話有些變味。
「彼此彼此,沒傷著你就好。」偶尋思,幸好你上完廁所,否則准嚇得你尿褲子。早知是你丫的,下手也不會這麼輕,晚飯時還跟偶爭肥肉吃,想都甭想。
「這麼黑,要不偶送你回屋?」偶還得客氣著。
「不用不用,臥自己順牆根走就行啦。」那香港攝影家怕偶又會對他不利,扶著牆面,順著牆根向樓上摸去。
「走慢點,不行就喊偶一聲。」也怨不得那香港攝影家,誰讓他不打頭燈呢。
上完廁所回樓上,偶也沒敢跟澇婆提這事,怕她囉嗦,和兩女俠打了個招呼,便回屋睡去。
晚上做夢,夢見在諾日朗瀑布前拍照,和那香港攝影家爭機位,一言不合,打將起來。那丫的被偶打得抱頭亂竄,末了沒處逃,直接跳瀑布裡了。
2005-08-29 14:29:01  By: 九寨溝旅遊  返回頂部 返回頂部
Sponsored Links
    
美景旅遊網-CCT中國康輝國際旅行社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專門為台灣/香港/澳門等世界各地華人、外國人提供特色四川九寨溝黃龍、九寨天堂、神仙池等地度假觀光旅行服務,為您量身定制個性旅行計劃(獨立成團、VIP包團、自由行、團體旅遊、散客拼團,另提供企業公司高端商務會議度假接待服務)
服務咨詢:佘小姐 abc130@gmail.com . 林先生 abc139@gmail.com 聯絡我們
中國國家旅遊局指定辦理入境遊的國際旅行社 牌照號:L-SC-GJ00030『 查驗』
中國·九寨溝旅行咨詢預訂服務: (86-28)- 86080300   86085333  給我們寫信咨詢和預訂
特別聲明:
A:關於美景旅遊網獨立原創文章圖片等內容
1、美景旅遊網原創文章、圖片版權由我們全部保留;
2、美景旅遊網原創文章、圖片任何網站及媒體均可以免費使用,如轉載我們的文章或圖片,
請註明來自美景旅遊網 並鏈接到 www.mjjq.com,商業用途請先聯繫我們;
3、免責:我們在我們能知悉的範圍內努力保證所有采寫文章的真實性和正確性,但不對真實性和正確性做任何保證。本站采寫文章圖片如果和事實有所出入,美景旅遊網不承擔連帶責任;

B:關於美景旅遊網採用非原創文章圖片等內容
1、頁面的文章、圖片等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2、免責:由於採集的圖片、文章內容來源於互聯網,內容頁面標注的作者、出處和原版權者一致性無法確認,如果您是文章、圖片等資料的版權所有人,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加上版權信息,如果您反對我們的使用,本著對版權人尊重的原則,我們會立即刪除有版權問題的文章或圖片內容。
3、本頁面發表、轉載的文章及圖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九寨溝夢幻仙境之旅
九寨溝旅遊
Jiuzhaigou Travel
玩轉九寨溝
熱門點擊 熱門點擊
最新發佈 最新發佈
相關鏈接
最新旅行團報價 最新報價
特價酒店預訂
城市
酒店
-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免責聲明- 隱私權政策- 商業合作- 廣告托播- 網站導航- 友情鏈接- 加入收藏-
©2002-2007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M-Travel
Tel:86-28-86080300 - 86082022 - 86085333  Fax:86-28-86656234
版權所有: 美景旅遊網·九寨溝旅遊 保留所有權利 .蜀ICP備0500198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