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遊搜索

西藏尼泊爾遊覽隨紀


西藏是我的夢想,一直計劃著去,但由於種種原因,沒能成行。這次在妻子的支持下,總算把這個遊程定下來了。因為以前就一直比較關注這條線,所以很快我就定下了基本的遊覽路線,即拉薩、那木錯、珠峰,為了不走回頭路,所以計劃從樟木口岸出境,到尼泊爾玩幾天再返家。


五月印象中是觀看珠峰的最好月份,這不,這次國家重測珠峰高度也安排在這個月份,我也正好利用五一這個長假,可以少請幾天假。時間一定,接下來的工作就是在網上發帖子找人,雖然有些波折(關鍵是尼泊爾的局勢一直在動盪),但最後還是那最初聯繫的幾個驢友走到了一起。


在一番準備後,4月26日終於啟程了,乘坐CA4516航班(15.:55起飛),晚上7點左右,安全到達成都雙流機場。因為團長是成都人,這次也算是順便回了一次家,我們也正好借光在他家宿一晚,另外團長還請我們嘗了一下四川的火鍋,當然這也是我們所以提前一天出發,在成都呆一晚的原因,呵呵。現在還沒開通上海直達拉薩的航班,但只要坐CA4520航班,就可以坐上成都到拉薩的最晚一班航班(下午1:25起飛)。放下行李,我們直接打的到了早已預定的火鍋店,要了兩個鍋底,吃的是干鍋,感覺味道真好,比去年來成都時嘗的感覺好多了,這時才真正體會了成都-天堂食府的美喻。只是晚上在團長的隆隆鼾聲中,我和狂輾轉反側,一直到天亮,所以第二天當我向卡門申請要安眠藥時,狂也馬上要了,大家對視而笑。


4月27日中午,整理了一下後,大家背起了行囊,走出了團長家的那個大院,我的包最小,才40升,(主要我比較懶,一直想少帶東西,買包時感覺那包邊上延伸的地方還多,感覺該還可以,可真正整理行李時,才感覺是小了點,但已經買了,只能將就了,所以建議至少得買個50升左右的包才行),團長的那個要80升。大家的包還算有點專業的,所以大家依次走出來時,引起路人的注目,但這裝束到了拉薩,就感覺很普遍了。在機場接上了由於工作原因晚一天到的葉,隊伍就齊了。飛機正點起飛,經過兩個小時的飛行,終於,我們抵達貢嘎機場,踏上了西藏的土地。走出出口處,看見了藍藍的天,白白的雲,以及不遠處的雪山,我在對自己說:「西藏,我終於來了!」。我們坐上航空公司的班車(35元/人),約1個多小時,就到了拉薩市區(汽車站就在布達拉宮東側),一路看著沿途風景,真美,知道自己接下來幾天,要一直欣賞這樣的美景,真爽。天很好,本以為會拉薩會很涼,但在太陽下,還是感覺到了它的火辣。下了班車,坐上三輪,我們直接到了耳聞已久的吉日賓館。吉日人氣確實不錯,都是背包客,老外也不少,我們定下兩間4人房間,才25元/人,但裡面設施很簡單,一進房間,就感受到了一股似油漆的味道,一開始還以為是藏族賓館所特有的,很是不習慣,特意要的安眠藥一點也不起作用,再加上半夜一女子在外面大聲地和她先生通了好長的電話,還不時爭吵著,所以又是一晚沒睡著。而高原反映也如期在所有女士身上發生了,主要症狀就是頭痛,所以早早地就休息了。而我們男士則還自豪地感覺良好,晚上一直在聯繫接下來遊程的租車事宜。


4月28日早晨起來,頭暈暈的,還微微地痛,很不舒服,知道高原反映也開始起作用了。到了室外吸了外面的空氣,才感覺好點。這時才發現有工人正在室外油漆牆面,才知道為什麼這個味道怎麼這麼重,看來我們不光高原反映,另外也准有油漆中毒的現象。大家一合計,趕緊換地方。為了彌補這第一晚的損失,我們決定奢侈一下,住到了就在布達拉宮西側的紅山賓館(一個三星級的賓館,也才開張不久,選個好點位置的房間還能直接從房間的床上看見布達拉宮。也許賓館餐廳生意不怎麼好,入住第二天就對住店客人與6折的優惠,那天中午吃了一次後,感覺味道還可以,服務也不錯,價格確實還是很便宜的,加上那幾天大家都還有點高原反映,所以在拉薩的那幾天,我們就沒換過餐館。另在找賓館的時候,也發現好多從吉日裡逃出來的,好笑的是居然在尼泊爾遊覽時也碰見同樣在吉日遭遇的驢友,大家一致認為回來後一定要在網上給他們宣傳宣傳,怎麼在旅遊黃金季節還弄什麼油漆工程)。受苦的女士們一安頓下來,就飯都不吃躺下休息了。我們4個男的就在布達拉宮廣場附近閒逛了一圈,也感覺沒力,回了賓館餐廳吃飯,簡單吃了點,也去房間打了個瞌睡。下午3點不到,大家招呼著起來,一起打的直奔色拉寺,正好去欣賞他們的辯經。進門沒多久進聽見嗡翁的人聲,走進一個大院,一看,裡面全是喇嘛,身著紅色的僧服(這也是西藏喇嘛所特有的服飾),或打坐,或站著,一辯一論,很是認真,那擊掌的聲音很想,雖然聽不懂他們在辯論著什麼,但看著他們那認真的樣子,很是佩服,感覺這裡的喇嘛是最好學的。四周是像我們一樣的遊客,舉著大小槍,對著他們取著景,也有靠在牆上欣賞著。色拉寺是一所具有代表性的黃教寺院,全稱為「色拉大乘寺」,是藏傳佛教格魯派六大主寺之一,也是拉薩三大寺中建成最晚的一座寺院。該寺是1419年由宗喀巴的弟子繹欽卻傑·釋迦益西在柳烏宗貴族朗卡桑布的資助下修建的。該寺位於拉薩北郊的色拉烏孜山下。關於寺名來源有兩種說法:一說該寺在奠基興建時下了一場較猛的冰雹,冰雹藏語發音為「色拉」,故該寺建成後取名為「色拉寺」,意為「冰雹寺」;一說該寺興建在一片野薔薇花盛開的地方,故取名「色拉寺」,野薔薇藏語發音也為「色拉」。看了會辯經,我們就四處在寺院裡轉轉。5點不到,走出寺院,打車到了大昭寺(就在吉日賓館附近)。大昭寺前有個大的廣場,圍著大昭寺一圈,就是八角街,都是些賣西藏工藝品的一些商舖,出大昭寺後也轉了圈,也沒發現什麼很有特色的東西,也許現在交通都很方便了,各地的東西大多可以在本地買到了。小敏特意選了一個叫「天籟之音」的類似碗的玩意,沒想到了尼泊爾加德滿都的Tamel區,好多店裡都有,還便宜著呢,後悔死了小敏(希望我的這個隨筆小敏沒看見,否則准要罵我給她宣傳了,哈哈)。所以建議沒有特別購物慾望和帶著任務的,隨意走走看看就可以了。在大昭寺正門前,有很多虔誠的信徒,在對著裡面,磕著長頭, 這樣的景像在西藏一直能看見,有些手上還轉著法輪,口著念著經文,也許這是藏民每天必須做的功課。買票入寺,由於比較晚了,沒有導遊了,所以進入內寺,只是繞著轉了一圈,好在我們也不是虔誠的信徒,就算到此一遊了。來拉薩前也看了些介紹,知道大昭寺始建於唐貞觀21年,寺內主供的釋迦牟尼像是文成公主入蕃帶進的,拉薩之所以有「聖地」之譽,與這座佛像有關。寺廟最初稱「惹薩」,後來惹薩又成為這座城市的名稱,並演化成今天的「拉薩」。大昭寺建成後,經過元、明、清歷朝屢加修改擴建,才形成了今天的規模。出了內寺,繞著外圍,我們邊走邊用手轉動著經輪,據說這樣可以使人心靈與佛祖相通,死後靈魂歸天。一圈後,我們就出了大昭寺。因為和定下的司機約好在賓館見面看車,簽合同,所以就打車回去了。還算比較順,通過小敏朋友的介紹,我們定下了兩倆車(豐田4500),在30號開始,去那木錯和珠峰,再送到樟木口岸,估計5天的行程,價格是一輛7000元,雖是黃金季節了,但這個價格還是感覺是貴了點,這幾天我們也談了幾輛,最便宜的才3、4千左右,但為了安全,我們還是定下了。我坐的那個領頭的司機叫柳勇,成都人,一個很爽朗的漢子,妻子據他說是個軍醫,好像還是個中尉,路上不時聽著他冒出來的黃色笑話(手機是13908919996),另一輛車的司機叫尼瑪次仁,剛看見這個名字時,就想到了中國登山隊那個「尼瑪校長」,他開車的技術很不錯,一直領在前面。


4月29日,頭還是有點疼,但吃了止疼藥,效果很好,但還是一晚沒能好好睡著(據說這也是高原反映的一種,我是第二天日晚上才完全恢復正常)。很早就起來,到團長房間想看從布達拉宮一側的日出,但由於上空有很多雲,最後沒看出什麼效果來。等大家懶懶散散到大堂集中的時候,已經快10點。漫步走到布達拉宮,沿著階梯走上去,由於裡面導遊不多,我們又沒請到導遊,好在正巧有一小對遊客先請了,我們就蹭著聽了,否則在裡面看真是什麼都看不明白。布達拉宮始建於公元7世紀,是藏王松贊干布為遠嫁西藏的唐朝文成公主而建(但也有說法是為了迎接尼泊爾公主而建的)。布達拉宮是當今世界上海拔最高、規模最大的宮殿式建築群,海拔3700多米,佔地總面積36萬餘平方米。在布達拉宮的每一座殿堂的四壁和走廊裡,幾乎都可以看到壁畫。布達拉宮分為兩大部分:紅宮和白宮。居中央是紅宮,主要用於供奉佛神和宗教事務,紅宮內安放前世達賴遺體的靈塔,在這些靈塔中,以五世達賴的靈塔最為壯觀;兩旁的是白宮,達賴喇嘛生活起居和政治活動的主要場所就是在這裡。宮內珍藏大量佛像、壁畫、藏經冊印、古玩珠寶,具有很高的學術和藝術價值。是西藏最寶貴的宗教和文化寶庫,這也是我所看見的最金碧輝煌的宮殿,裡面簡直是價值連城。(記住,遊覽布達拉宮可一定要請導遊,否則真是可惜了)。為了慶祝西藏自治區成立40週年,很多地方都在修繕,不能參觀,很是可惜。大約1點,才走出布達拉宮。仍回賓館餐廳吃飯後就打車去哲蚌寺。哲蚌寺與甘丹寺、色拉寺合稱拉薩三大寺。位於位薩西郊5公里更丕烏孜山下,為格魯派最大的寺院。明永樂十四年(1416),宗喀巴弟子絳央卻傑主持修建。建成後他任第一任堪布。由最初的7個弟子,分別形成該寺7個札倉(經學院)。後來發展為格魯派實力最雄厚的寺院。最盛時期寺僧編製為7700人, 擁有141個莊園與540餘個牧場。該寺是歷世達賴喇嘛的母寺。我們到時,那參觀的遊客不多,而寺院確實很大,也只是大概參觀了一下,喇嘛們比較羞澀,不大願意和我們交流,到是些年輕的小喇嘛對我們的到來很好奇,很願意和我們合影留念(我還特意讓他們留了地址和姓名,把幾張照片寄了過去,希望他們能收到)。在雪頓節前一天,即藏歷六月三十日,哲蚌寺都會舉行一年一度的雪頓節曬佛儀式,而我們只看到了在山坡上那搭起的曬佛用的鐵架子,足已可以想像那天的壯觀場面。


4月30日清晨,本已經約好司機5點正式出發,但由於卡門和小敏感覺不好,而今天計劃要上5000米左右的高度,所以大家緊急在團長房間商量。由於除了狂,大家都有點不是很舒服,所以一度甚至計劃取消原計劃,或去林芝等海拔低點的地方,或者考慮人員分開來行走,但總感覺去那木錯和珠峰是我們很多人的夢想,既然來了,如果身體可以堅持,就不該放棄。為了安全,卡門和小敏留下來到醫院看一下,再好好休息,其餘人正常出發,但改變原來打算在折西半島住一晚的計劃,當天就返回拉薩。7點左右,我們出發了。到當雄一段路很好,都是柏油馬路。快到當雄,路邊有一指示牌,轉彎走就是去那木錯了,這路在修,據說明年去時路就該修好了,那時到那木錯就更方便了。在坑坑窪窪中緩慢行走,11點鐘左右,終於開到了湖邊。納木錯意為天湖、靈湖或神湖,是藏傳佛教的著名聖地,信徒們尊其為四大威猛湖之一,傳為密宗本尊勝樂金剛的道場,這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鹹水湖,海拔4718米。走下車子,外面風很大,有點冷,但天很好,在太陽下,裡面穿著抓絨衣,外面套著衝鋒衣,感覺還可以。聽藍月亮(我們在出發前就聯繫上了,他比我們早一天到那)說晚上有零下十多度,在湖邊的住宿條件很差,慶幸改變計劃,沒在那住一晚,否則估計受不了。以前曾經看到過那木錯的照片,一直被那藍藍的湖色所吸引,但這次,我們只看到了湖面結有大概十多公分的冰,湖中央還歇停著幾隻鳥,遠遠的是白白的雪山,也算我們運氣不好吧,後來聽人說在5月2日冰就化了。雖然缺少了點色彩,但風景還是很不錯的,大家都很興奮,狂和葉、小麗還策劃著在湖邊雪堆上拍著武打片,我還有幸做了會臨時攝影。由於擔心著家裡的病號,所以呆了一個多小時後,我們就匆匆趕回拉薩,路上還興致地計劃到了珠峰再拍續集。回到拉薩,由於葉在路上沒關好車窗,有點受涼,身體有點發燙,而卡門還是感覺不好,讓我們很是擔心,傍晚時候,急著把他們送醫院。掛了點水,吸了點氧,楞是活蹦亂跳地回來了,看來西藏醫院對付高原反映還是很有一套的。我沒陪著他們去醫院,本約了藍月亮他們一支隊伍和我們一起聚餐的,現在發生了這些事情,只好做罷。回房間叫了份湯圓,讓餐廳直接送我房間,吃完就躺下睡了,這次終於睡得很香,直到12點左右葉和狂陸續回來把我叫醒。和他們又說了會話後又迷糊上了。


5月1日,由於昨晚發生的事,團長擔心去不了珠峰了,所以在醫院時就發短消息給柳司機,讓他第二天晚些時候來。而狂是後半夜未睡著,據他說他一直在考慮下面該如何走,因為他很想去珠峰,所以天一亮,他就跟我說打算脫團,自己搭車走。考慮到我們畢竟是一起出來的,是一個團隊,最好大家還是在一起,於是我趕緊和各個房間的隊友聯繫。但一看,大家都恢復得不錯,所以還是決定不改變計劃。我馬上聯繫柳師傅,讓他趕緊來,雖讓他埋怨了幾句,但這也是計劃不如現實情況變得快的事情,相信他也是能理解的。我們趕緊吃了早餐,整理好行李,10點不到,正式向珠峰挺進了。出了拉薩,都是土路,沒什麼好路,但沿路的風景還是很不錯的,因為我帶的記憶棒比較多(出來前把所有認識的朋友中有記憶棒的都給我收集來了),所以一路在車上不停得抓拍著,雖然回來後看看效果不是很好,但這也是我旅途中的一個記錄。下午,我們來到了日喀則,在旦增賓館放下了行李,這是個有點藏族特色的旅館,還是比較乾淨的。休息一下後,我們來到扎什倫布寺,由於時間也晚了,再加上我們也不是信徒,這幾天也看了幾個寺院了,感覺從建築上也區別不大,所以就只在門口看看裡面,留了些影,也就沒到裡面去了。扎什倫布寺的藏語意為「吉祥須彌山」,是西藏佛教格魯派在後藏地區的最大寺院,是班禪大師的住錫地,這也是全國著名的六大黃教寺院之一。寺院始建於明正統十二年。那天正好是柳師傅的40壽辰,我們特意讓旅館的餐廳定了一個蛋糕,也算是為他做壽了。吃完晚飯,大家坐著喝茶聊天,並提前為Jane明天將和我們的分手而道別(她由於是後來加入的,沒計劃去尼泊爾,再考慮身體不是怎麼適應5000多的高度,所以她放棄珠峰,計劃從日喀則和我們分手,搭車去山南走走)。漸漸地我們還設想著到了尼泊爾,該如何悠閒地享受生活,還設計著在賭場該如何集體賭一把。呵呵。


5月2日,一晚睡得很好,大家都沒早起來,又是到了快10點才出發。一天都在路上,只是中午在一個小鎮上停下來,吃了頓飯。下午4點多,我們趕到了新定日,在一個外面看看還可以的旅店住下了。這個破旅館邊上沒有其他建築,感覺荒荒的,晚上還停了會電,不過我們興致不錯,還點著蠟燭打了會牌,臨睡前來到室外,第一次看到了那麼清晰的、那麼多的、那麼亮的星星,而且感覺離我們很近,大家都很激動。摸黑回到房間,也不管是否髒,鑽進睡袋倒頭就睡下了。


5月3日,為了能看到珠峰的日出,早上4點多,天還沒亮,我們吃了早餐,就出發了。因為我們都有尼泊爾的簽證(我們是直接在上海辦的,手續很簡單,帶好護照和照片,隔天就可以取了),所以不用辦邊防證。在一個通往珠峰的卡口,沒怎麼檢查就順利地過了。在山路上盤旋了約一個半小時,我們開到了一個山峰,這時正好天快亮了,太陽也快露臉了,天空中一絲雲彩都沒有,連開車的柳師傅也直說我們運氣好,他也是第一次這麼清楚看日出。我們趕緊下車,舉著手中的相機不停地抓拍著,想記錄下那每一個美麗的瞬間。世界最高峰就在我們眼前了,這也是我們一路最大的夢想。雖然眼前的珠峰沒有想像中那種高聳的感覺,有著照這高度自己也能攀登上去的妄想,但就如山尖處飄著的一點薄雲(由於山頂處風很大,而上面長年積雪,我們看到的雲,其實是飄起的雪)有如少女披著的薄紗,帶著點神秘的感覺。太陽徐徐從東方升起,把珠峰一側照得紅紅的,周圍的山峰也在陽光下顯得很有層次感。我和狂、葉、卡門、小麗爬上了邊上一個小山峰,對著珠峰,我們不禁頂禮膜拜,又擁抱在一起合著影。下山繼續行車約一個半小時,就到了珠峰自然保護區的入口處。由於現在為了保護環境,所有社會車輛都不能進入景區(除了專業隊伍的車輛),而要換當地的環保車。坐上所謂的環保車,其實就是很普通的麵包車,哪是原來想像中如九寨溝那樣的真正環保車。算一下到珠峰的經濟帳,真是很貴,首先按輪子算進山費用(100元一個車輪),然後是門票(65元/人)、環保車票(80元/人),最後是從絨布寺到大本營換坐的馬車(30元/人)。顛簸了一個多小時,來到了絨布寺,從外面看,很簡陋,我們沒進去,而珠峰離我們又進了一步。大家留了影,就趕緊換坐上馬車,在彎彎的山路上慢慢的走著。馬伕穿著破舊的冬裝,有些還套著明顯是一些登山隊員留下來的舊的專業登山服裝,耳朵和脖子裡都掛著一些飾品,估計很久不洗澡,身上散發著刺鼻的味道。因為一直在爬坡,馬走得很慢,後來狂和葉、小麗都耐不住性子,下車自己走在了後面(當然還有其他的意味,想來大家都能猜到)。而我老實地坐在車上,大約走了一個多小時,終於到達了珠峰大本營。感覺他們還在後面趕上來,所以我和小敏就再往營地那兒走走。在珠峰山腳下的大本營處,散落著許多大大小小的帳篷,因為是中午,而今天天又很好,估計很多人都去登山了,所以營地裡人不多。但也看見一些老外在曬著太陽,喝著茶,很悠閒。與一個帳篷坐著的一對好像是夫妻的老外聊了幾句,知道他們來自玻利維亞的,已經在這裡呆了快半個月了。營地中央有幾個大帳篷,外面還插著中國國旗,那就是今年重新測量珠峰的考察隊伍,聽一個隊員說,他們計劃18日登頂(後來因為天氣原因,在20日登上珠峰山頂)。在新立的測量紀念碑前留了個影(具體數字只填了88##.##米,空缺部分等數字出來後再填上),很是自豪,但後來知道有對上海的夫妻,他們還跟著測量隊伍爬到了6千多米的高度,要不是測量隊堅決要他們回撤,他們可能還想再爬上點,所以自己很可惜自己沒能也爬上點高度。不知不覺,在大本營呆了快兩個小時了,這時才發現其他團友過來,估計他們沒像我那樣走得比較遠,想來這時已經往回走了,而這時天也開始有點變了,開始起風了,空中也多了許多雲,小敏也好像有點不舒服,所以我趕緊招呼著小敏往回走。在下馬車的地方,有個郵局,可以寄明信片,我抓緊時間寫了4封,3封給公司同事,1封給自己(也算為自己慶賀吧)(本以為那明信片會在我到家前到的,誰知道一直到二十多號才到,還以為都掉空中了呢)。考慮到坐馬車會很慢,團友估計已經在下面等急了,我找了兩輛摩托車,讓當地人直接把我們開下去。十多分鐘就到了絨布寺,本想繼續坐那摩托車(但這也是屬於偷開,當地人說景區管理人員不允許他們這麼做生意,發現了要罰款的),但正巧看見團長在候車的地方站著,所以我們就付了錢下車。和團友碰上後,才知道,到現在還沒一兩環保車來接人,早等的人估計等了有4個小時了,已經開始有人出現了高原反映現象,要知道這可是在5千多米的高度。手機沒信號,正巧那有個小店裡有門有線電話,葉已經把電話分別打到了國家旅遊局假日辦和西藏旅遊局假日辦,向他們投訴,讓他們盡快解決這個問題,否則會出事的。這時終於來了一輛環保車,而山上估計有四、五十人,哪全坐得下啊,大家最後還是讓女同胞先坐。風越刮越大,大家集在一起,都在申討景區管理人員簡直只要錢,不把旅客的性命當回事的做法。本來大家既然只能付錢坐他的環保車,就該保證隨到隨走,而現在他只有早上發上來的車,但都回去了,幾個小時沒見車子上來接下去,萬一有點什麼事,不是要出人命的嗎?大家都說回去了一定要向有關部門投訴。這時,有一輛專業隊的越野車上來,送了一批人,團長就上去和那司機私下商量,看能否送我們下去,而這時葉也有點反映了,在吸氧。談好200元的價格,讓我們不要對管理處的人員多說什麼(他也怕多事)後,司機就開車送我們四位男士下走了。開了約一半多路程,才見幾輛環抱車陸續往上開了,估計是投訴電話起的作用。到了景區入口,只見好多女將圍著一個估計領導的人在理論著,我們那幾個女士見我們安全下來了,才稍微歇了歇口。那領導也無奈地把我們多付的這個車錢(200元)先還給了我們,考慮到時間也不早了,並且也有人有點不舒服,所以我們就急著上車,開始趕路了。由於不走原來來的路,有條岔道可以直接到老定日,時間上可以節約很多,可那路簡直不叫路,只能看見些車輪走過的痕跡,這一路,也許就像是達喀爾拉力賽了,當然這也體現了豐田4500的厲害了,可惜師傅不敢讓我也坐到駕駛座上爽一把。太陽很辣,路上灰塵很大,不怎麼敢開車窗,為了節約汽油,又不大開空調,在車裡真是受罪,2個多小時的顛簸終於到了老定日。據師傅前兩天告訴我們,在老定日也可以很容易看珠峰,所以原來計劃在這裡再停留一晚。可是這時卡門身上很不舒服,而老定日沒有什麼醫療設備,所以很著急的團長決定不停留,直接往下走,到聶拉木去住。於是又是一路遠征,但這一路風景非常不錯,因為基本在5千多米的高原行走,很是荒涼,而遠處,總可以看見平地而起的雪山,要不是趕路,真想多下車多拍點景色。晚上9點多,才在夜色中趕到了聶拉木。在小鎮的一個餐館裡填飽肚子後,在聶拉木賓館開了房間(好像才二、三十一張床位),便倒頭就睡了。


5月4日,天一亮,就起床了。簡單梳洗後,就站在院子裡,吸收著新鮮空氣,對面山上雪還沒有化,雲蕩漾在山的周圍。9點左右,大家整理好行李,坐上車,開始往樟木口岸去了。這一路,從5千多米的高原,一直下到一、二千米的高度,從植被上很明顯到看到,從上面寸草不生,到下面綠葉茂盛,山間的小溪漂流聲也隱約聽得見,彷彿回到了江浙地帶了。很快,一個多小時就來到了邊境小鎮——樟木。這是個依山而建的小鎮,一條柏油馬路貫穿著整個小鎮。房子感覺比較新,不是想像中的破舊,因為這裡與尼泊爾的邊貿生意不錯,路邊停著很多從尼過來的貨車,那些貨車很顯眼,車身都塗著鮮艷的色彩。如果有時間,在這裡住一晚,想來一定別有一番感受。在中國海關的大門處,我們和兩位司機師傅合了一個影,說了再見後,就背起行囊,來到海關處,辦理通關手續。過了關,我們擠上一輛吉普車,直接把我們送到邊界(一般10元/人,這個錢千萬不要省)。約十來分鐘,就到了邊界的友誼橋,橋一端是中國,一端就連著尼泊爾。在這,我找了一個浙江人開的店裡換了些尼幣(1:8.62),一般看攻略上介紹,兌換人民幣一般在樟木換比較合算,當然在加德滿都及博卡拉兌換的地方也很多,但就比較低,後來我們在加德滿都也換了些,基本是1:8.2。邊防站驗過護照後,我們走過了友誼橋,踏上了尼泊爾的土地。過橋沒幾步,有間小屋,在這裡辦理入境手續。早就聽說這裡的簽證官員很黑,欺負中國不太懂英文,要討錢的。果然,其中一個對著我們直說「Two hundred!」,只裝不懂,不理他,我們自己填好了入境單,交給了他,這時他也沒辦法,只好在護照上蓋了章,放我們通行,並把我們填的入境單隨手仍在一個筐子裡,看都沒看,看來隨便填填就可以了。按每人500尼幣的價格談好了兩輛出租車送我們到加德滿都Tamel區,由於我們車上只有三個人,司機非得2000尼幣才肯開,也巧,有個廣東做生意的人也剛過關,也到加德滿都去,那就讓他一起走了。那人在尼泊爾做生意多年,也算對尼泊爾有點瞭解了,一路都是他在滔滔不絕地聊,那時是中午,有點懶懶地不想說話,而車上只有狂偶爾對著幾句。尼泊爾國內一直政局動盪,反政府武裝(毛黨)不時和政府軍有著衝突,所以一路,包括以後的遊覽途中不時有軍人攔車檢查,但一般對我們國外的旅遊客人還是很友好的,不用下車,稍微看一下就放行了,而對當地人一般都要依次搜身才能放行。我們坐的那破車,開了約4個多小時,半路還拋錨了近一個小時,才到了加德滿都Tamel區。早到的葉和小麗找了家不錯的賓館(才15美金一間房間),我們安頓了下來,洗了個澡,很舒服,心想:相對西藏艱苦之旅,意想中的尼泊爾享受旅行要開始了。晚上就在賓館的餐廳用餐,要了西餐(以後的幾天也都是吃西餐),看那價格,一換成人民幣,7個人才一共兩三百塊錢,真是好便宜啊,所以以後幾天總有著大款的感覺。


5月5日,尼泊爾和中國有2小時15分鐘的時差,我們在當地時間8點多才起床(想想北京時間已經十點多了)。團長聯繫了一家當地旅行社,包了一輛麵包車,到了杜巴廣場Durbar Square、帕斯帕提寺PashupatiNath Temple(有觀賞火葬)、博達哈大佛塔Boundhanath等幾個景點轉了一圈,因為葉和團長的英文都很好,旅行社偷懶,就叫了一個英文導遊,害我們只會簡單點英語的只能自我欣賞了。這些地方都保留著尼泊爾古老的建築,也列入世界文化遺產項目,很是精美,只是感覺沒如國內那麼重視保護。


5月6日一大早,我們坐上旅行社的車,開往了旅遊勝地——博卡拉。出加德滿都不遠,有個白浪漂流,據說很不錯,在大家的鼓動下,我也換好衣服,連導遊也被誘惑地一起加入了。在掌舵的小伙子用英語說了一大堆注意事項,以及如何如何聽口令操作木槳,聽得大家暈乎暈乎的,好在最後只用上了兩句口令:「forward」和「stop」。一個小男孩駕駛著一小木舟,走在前面,以防萬一,我們8個人在那留著長髮的小伙子的指令下出發了。那水流時而平靜,時而洶湧,在波浪中大家齊心奮戰,化解了一個又一個險境,不知不覺,大家有驚無險,漂流了3個多小時才到了目的地。上了岸,天開始下起了雨,要了瓶啤酒,大家暢快地喝著,直說過癮。休息一下,我們坐上了車,繼續開往博卡拉。雨越下越大,車子開得很快,不太習慣尼泊爾司機的開車習慣,感覺真是太膽大了,但也許是他們的車技好吧。下午5點左右到了博卡拉,導遊把我們安頓在LakeSide附近,這是一個別墅式的賓館,還不錯。洗了個澡,雨也停了,LakeSide街道邊上大多是些餐館和工藝品店,我們隨意找了家環境不錯的餐館,吃著西餐,空氣很新鮮,過著這樣的日子真是舒服。只是到了晚上10點左右,路上就很冷清,感覺白天老外很多,怎麼晚上就很少見了,這裡的氣氛和德滿都Tamel區就沒法比了。


5月7日,導遊帶著我們徒步Treaking(博卡拉也是極限運動的天堂,這裡既有我們坐的漂流,也有滑翔,也有徒步等,在LakeSide的馬路邊有許多這樣的旅行社,他可以幫你設計你想要的運動。徒步可以根據時間,安排1到幾天的路程,我們時間不多,就選擇了徒步一天)。先開車送到桑冉庫特Sarangkot半山腰,然後就可以徒步了,在導遊的帶領下,一直登上了山頂。可惜天空中全是雲,否則就可以看到遠處的喜馬拉雅,所以這時給我們的感覺很是一般,從山頂往下看,整個佩瓦湖Phewa Lake全部收入眼簾,相比杭州的西湖,這就很普通了。想來如果沒有遠處的雪山,那這湖就一定沒那麼出名了。在上面一個餐館簡單用了點餐,就慢慢往下走。一路,導遊不停哼著同一首尼泊爾民族歌曲,大家漸漸喜歡上了那旋律,跟著一起哼著(回去之前,還特意買了一盤CD,要400尼幣,比國內貴多了,也許在尼泊爾還沒有盜版的概念)。天很熱,大家說說笑笑,又走了約4個多小時才從一條小道下到了湖邊。洗了個澡,大家一起到湖中一家據說是五星級的酒店(Fish hotal)走走。酒店建在湖中一個島上,離岸邊距離不遠,到酒店需通過一隻木筏擺渡,服務生用繩子牽著木筏行走。我們在酒店餐廳的湖邊要了杯咖啡,懶懶地坐著,這個角度看佩瓦湖感覺是最好的,靜靜的湖面,遠處山巒疊嶂,只是看不到雪山,感覺像在西湖邊了。離開酒店,下了點小雨,而這時遠處出現了彩虹,更讓人興奮的是,隱約中看見了金色的雪山,太美了。


5月8日,早晨很早就起來了,來到陽台,向北面遠眺,看見朦朧的雪山的輪廓,有一座好似曾經看到過照片的魚尾峰,急問賓館服務員,確認確實是它,只是可惜太淡了,我的相機不能把它記錄下來。這天大家自由活動,我和狂租了兩輛摩托車,車還比較新,租車的地方很多,手續都很簡單,就看了一下我們的護照,押金都不要,就讓我們把車開走了,一天的租金才250尼幣/一輛,尼泊爾人真是很淳樸。其實尼泊爾人還是很窮的,收入都不高,也沒什麼吃的,基本是伴咖喱的東西,而且還是習慣手抓飯吃。開著摩托車,我們在博卡拉市區和LakeSide附近閒逛著,中午停下來,找家飯店吃了頓西餐;下午找了家湖邊小店,喝著飲料。一天就這麼悠閒地過去了。聽說葉和小麗去滑翔了,可惜沒看見他們的英姿。


5月9日,半夜被隔壁住宅裡的那隻狗吵醒,不知什麼原因,一直叫了一個多小時,真想起來扔過磚頭給它。再說那狗也怪,每天早上都可以看見它呆在屋頂上。快天亮的時候才又迷糊上了一會。10點左右,我們就坐車返回加德滿都。回到原來住的賓館後,團長幾個就到那旅行社定回程的機票(位子已經在去博卡拉的時候先確認好了),經過討價還價,終於取到了機票,機票價格是318美金,折算下來還是比在國內買便宜了許多。根據攻略上介紹,加德滿都有只對外國遊客開放的賭場,裡面可以免費吃東西。我們晚上就集體找了家不錯的賭場,換了3200尼幣的籌碼(那裡籌碼是按照印度幣折算的,而且必須換了籌碼,才能在裡面享受免費的食品,那裡是自助餐,東西還比較多)。想想既然來了,不賭點,也太沒面子了,就在裡面轉了一圈,本想就簡單賭點比大小的,但裡面只有21點、5張牌和數字轉盤、老虎機,最後大家都一起圍在一張桌子上,賭21點。漸漸地,入了點門,也來了點興趣,就收不了手了。我手氣差,很快就輸了大半,後來把剩下的換了硬幣,去玩老虎機了,但也沒多久,就輸光了去享受「大餐」了。除了團長沒賭之外,其他最後也都輸了回賓館。回來想想,這頓大餐是我們在尼泊爾享用的最貴的一頓了,哪是什麼免費的啊:)


5月10日早,想再到斯瓦楊布納特寺Swayambunath(又稱猴廟)和塔萊珠女神廟Taleju Temple看看,除了小敏想去,團長幾個還睡著懶覺,而狂則在網吧忙著點公務了。於是和小敏包了一輛出租車,讓他帶我們去這兩個地方,砍價下來才500尼幣。中午返回賓館,約了狂一起到外面吃了點東西,下午就在Tamel區裡閒逛著,選購著紀念品(老實說,在尼泊爾也沒什麼可買的,這裡有很多賣披巾的店,但都是印度運過來的,而且質量在專業的狂的眼裡,簡直很一般。但畢竟自己出來旅行了,總得帶點什麼回去)。由於定的是晚上11點45分的航班(直飛上海的一個星期只有週二和週六有航班,航班號是RA411國際航班,機場離開Tamel區很近),所以晚上大家找了一家不錯的西餐館,慢慢地品嚐了在尼泊爾的最後一頓飯後,在10點左右才打車到了機場,換了登記牌,托運了行李,辦理好了出境手續。尼泊爾安檢很嚴,對每個人隨身攜帶的物品都檢查得很細,所以最好還是全部托運來得方便。整個候機大廳就只有這一個航班的旅客,基本都是中國的旅客,所以感覺是國內機場了。閒著沒事,我們拿出紙牌,照賭場一樣,還玩了會21點。飛機准點起飛,北京時間早上6點半左右,安全抵達了上海浦東機場,我又回家了!


半個月的旅行,想想,收穫很多,但也總有留下點遺憾的,夢想著有機會再到西藏看看。


(大昭寺)


(哲蚌寺的喇嘛)

所屬類別: 西藏旅行遊記
2005-01-18 21:16:03  By: 西藏旅遊  返回頂部 返回頂部
Sponsored Links
    
美景旅遊網-CCT中國康輝國際旅行社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專門為台灣/香港/澳門等世界各地華人、外國人(外籍遊客)提供特色西藏、青海、
尼泊爾、四川等地度假觀光旅行服務,為您量身定制個性旅行計劃(獨立成團、小
包團、自由行、團體旅遊、散客拼團,另提供各類朝聖、徒步登山探險等特種旅遊)

外籍遊客進藏旅行須知:辦理台灣遊客入藏批准函.旅行證件.外國人去西藏旅行手續
中國國家旅遊局指定辦理入境遊的國際旅行社 牌照號:L-SC-GJ00030『 查驗』
西藏旅遊咨詢預訂服務: (86-28)- 86082622   86082122  給我們寫信咨詢和預訂
特別聲明:
A:關於美景旅遊網獨立原創文章圖片等內容
1、美景旅遊網原創文章、圖片版權由我們全部保留;
2、美景旅遊網原創文章、圖片任何網站及媒體均可以免費使用,如轉載我們的文章或圖片,
請註明來自美景旅遊網 並鏈接到 www.mjjq.com,商業用途請先聯繫我們;
3、免責:我們在我們能知悉的範圍內努力保證所有采寫文章的真實性和正確性,但不對真實性和正確性做任何保證。本站采寫文章圖片如果和事實有所出入,美景旅遊網不承擔連帶責任;

B:關於美景旅遊網採用非原創文章圖片等內容
1、頁面的文章、圖片等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2、免責:由於採集的圖片、文章內容來源於互聯網,內容頁面標注的作者、出處和原版權者一致性無法確認,如果您是文章、圖片等資料的版權所有人,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加上版權信息,如果您反對我們的使用,本著對版權人尊重的原則,我們會立即刪除有版權問題的文章或圖片內容。
3、本頁面發表、轉載的文章及圖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西藏旅遊
Tibet Travel
西藏旅遊目的地 new
西藏聖地之旅-魅力珠峰+天湖納木措之旅九日遊
走進神秘西藏
熱門信息
最新發佈
相關鏈接
文檔索引
-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免責聲明- 隱私權政策- 商業合作- 廣告托播- 網站導航- 友情鏈接- 加入收藏-
©2002-2007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M-Travel
Tel:86-28-86080300 - 86082022 - 86082622  Fax:86-28-86082122
版權所有: 美景旅遊網·西藏旅遊 保留所有權利 .ICP備0500198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