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遊搜索

瑪吉阿米的一角


當川藏路上有人提起 : 拉薩八角街的瑪吉阿米,我沒有仔細去聽,甚至心理有些排斥,不想去觸摸那份與自己內心沒有任何關聯的感動與情結。也在淡淡萌生商家有炒作之嫌的念頭。也許正因為這種不在乎態度,漠視它的傳說與名氣,就當我坐在瑪吉阿米的那個角落裡時,故事便是開始,也是結局,把瑪吉阿米這四個字烙在了記憶裡。使我產生了一絲敬意。

《天下無賊》片尾,情景是在餐廳坐角落裡吞食的劉若英,一個不幸的消息在這個餐廳降臨,永遠的把她的靈魂孤獨的丟棄在了餐廳的那個角落裡。她的淚水沒有一瀉而下,靜靜的面無表情。。。隨之大粒的淚珠便從臉頰慢慢的清晰的滑落。。。。。。這一幕,也正巧是瑪吉阿米那個角落裡的我。

這是第三次來瑪吉阿米,在八廓街逛街,一個朋友要去大昭寺,我選在了三樓陽台可以看見街的座位,等人從大昭寺回來找我。把手機調到靜音,請服務員幫忙拿留言本來翻閱,三本從頭到尾寫的滿滿的留言本。

閒翻留言本裡的文字很清澈,留言的人都能放得開情懷,沒有像在自己生活的城市裡迴避的被人看作是肉麻的話。

我一扭頭,看見那位去大昭寺的朋友正向瑪吉阿米這個方向走來,我心裡在想,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莫非給我發信息,我沒有看到?我拿出手機,才20多分鐘,怎麼這麼多條未讀信息,還有未接來電。
打開信息的內容,覺得很奇怪,有警察給老高打電話,說Joanne去世了。問是哪個老梁?警察是在Joanne的手機電話本裡,打電話詢問遇難者情況。

還有條信息:「昨天Joanne,在日喀則車禍去世了」。看到這條信息,我的頭皮瞬時間麻了。

這時那位去大昭寺的,已經在我桌旁坐下。原來大昭寺不開門,今天休息。我沒回答什麼。

建議我,撥Joanne的電話,驗證一下。

我心裡不知道在想什麼,也許是急切的,也許根本沒有節奏,Joanne的電話通了,在嘟~嘟~嘟~~四五聲後,有人接電話了。這嘟~嘟~嘟~聲,比平日都很漫長,也很茫然,參雜了很多希望,幻想,期待,與即將到來的驗證。

一位中年男人接的電話,聽到他的聲音那一瞬間,我已經暗暗告訴自己,出事了。看來是真的。死了。

我問:「咦?怎麼是你接電話?你是誰?」

回答:「日喀則交警大隊」。

我問:「。。。。。。。。」(我忘記了問了什麼)
回答:「昨晚車禍,2死3傷。我們暫時無法和她香港的家人聯繫上。」



回憶:

第一次見到JoanneLeung,是三年前在麗江古城的石板路上.她戴著很特別的太陽鏡,笑容在四方街的陽光下顯得
很燦爛。三年前她約我去西藏,如果那時候我答應了,是不是那時就可以一起回來?
第二次見到JoanneLeung,也是三年前,在廣州,她在專賣店門口焦急等待我,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間,轉化為欣慰的
笑容。那一餐的紐西蘭牛排套餐已經變為我如今的情結。
第三次見到她JoanneLeung......

最後一次見她,是中秋的當天中午在拉薩的德吉北路的豐谷園.

最後一次收到她的信息,她在結尾第一次寫了:好友Joanne。她從來沒有書面上用過「好友」這個詞。一直是大
家心裡有,默認的,無需顯露在字面上。

最後一次給她發信息,是在大昭寺附近的攀多咖啡,那時是晚10點多,實際那時她已經。。。

最後一次撥她的手機號碼,是那一天中午在八廓街的瑪吉阿米的三樓的角落。電話通了,交警隊的一位中年男子接

的電話,告訴我,昨晚八點多,發生車禍,她飛出車外,已經死了。

我放下電話,坐在角落裡,那一刻木吶,人越來越空,被掏空了,什麼感覺都沒有。擺在我面前,桌上的那碗酸奶,那本瑪吉阿米的留言本,在視線中凝固。平靜半分鐘後,哭了。。。
那一刻,我沒有在面前的留言本上寫任何,甚至都沒有拿起筆。

她在成都去接我,我一眼看她,怎麼割大號雙眼皮了,她本來是小雙眼皮。

在丹巴時,

我們倆關燈後睡不著,便說起在成都吃早餐,小吃店的包子籠就在門口,我想吃肥腸粉,她們點包子,大概那個女

人是老闆,單手穩穩的按住蒸籠的蓋子,一本正經的威嚴的尋問:我們幾個包子,又問剛進來的兩個男人,他們幾

個包子?然後,那雙緊握鐵蓋的手終於開始動了,表情嚴肅的而手臂一揮掀開蓋子,啊!!?了一聲,怎麼空了?

一個包子都沒有了。這時也滑稽的笑了。用廣州話說,剛才賣包子的人很串,連包子賣光了都不知道。普通話就是,沒掀開蓋子前,擺一幅很「牛」的姿態與氣勢。結果空空如也的包子把老闆自己都嚇一跳。

我們邊笑邊走出這間店,在前方50米處,進了另一間店吃早餐。我去拿蔥花餅時,聽見Joanne和一個男人說:「對不起,我還以為你是老闆,誤會讓你盛粥」。

我轉身拿回蔥花餅放在桌子上,看見Joanne和別人都在裝粥的容器前盛粥,我看到了剛才和Joanne說話的那個男的,剛盛完一碗粥,另一手正把勺子放進粥桶。我分析是,Joanne剛說把他誤會成老闆了,他也就閒著幫我們盛粥,怎麼好意思讓人家端粥呢,我伸手過去,握住碗的一端,和他說:「不好意思讓你拿,給我吧。」

這人的笑容有些怪,Joanne馬上阻攔說:「xieenrong快還給人家,這是人家的粥。」這人卻不好意思了,他手推著這碗粥非要給我。我堅決不能拿,在推讓了三四次後。這個人,就帶著勉強笑容的端著這碗坎坷的粥,回到了自己的桌前。


笑得我肚子痛,她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我還記得她用手指蘸眼角的那珠笑淚。她說,要是我和那人在推讓那碗粥時,把碗打碎了,這個故事就完美了。



在然烏湖時,傍晚在2樓的木板走廊上,她跑回房間,一下子就彎腰的俯在床角,捂著肚子臉通紅,笑得說不出話。我隨後跑進來,笑得肚子痛,靠在電視的牆腳,沒有力氣站起來。我用我的手機,幫她給手機充了300元錢,那張充值卡我記得結尾是88,在她去世後,我才發現,這張卡還在我的包裡。這300元錢,直到她生命的盡頭還有餘額。

在魯朗時,在藏民家,這是第一次喝藏族自家釀藏白酒,酒入口很淡,沒有絲毫挑釁的口感,就像礦泉水含4%酒精,白塑料桶裡的酒被我們喝掉了一大截,酒的後勁來了。我們都暈了,她醉了,在我懷裡大哭,哭得有些悲慘而投入,並嘴裡反覆不停的念著一句話「其實人生好苦的啊」起碼重複了20遍。這是她此生最後一次醉。

不會去想,這時候的女人什麼是失態,什麼是酒品,什麼酒德。就像一朵花,綻放在荒涼的地方,嘹亮的歌聲只有在曠野才能聽到。她哭累了,搖搖晃晃的要去洗手間,她站起來那一瞬間,我一把拉住她腰上的帶子,不知道當時我為什麼會哭著說:「不要離開我。」幾下掙脫後,別人幫她拿下腰包,她走了,我手裡還握著腰包的帶,人已不再。這一畝,好深刻。醉過知酒濃,愛過知情重。

在八一時,夜晚逛街她買了一張《刀狼》,我記得那一幕,她手中那張CD的透明塑料包裝紙,在路燈下反光的那一瞬間很有質感。也許想等到回家時才聽。。。



我晃晃悠悠的扶著木樓梯下了樓,桌上的那碗藏式酸奶,也只能在檯面上吹吹風。

瑪吉阿米,一個天空閃電與地面銜接的角落,把我永遠的丟棄在那個角落裡。。。

所屬類別: 西藏旅行遊記
2005-01-18 21:16:03  By: 西藏旅遊  返回頂部 返回頂部
Sponsored Links
    
美景旅遊網-CCT中國康輝國際旅行社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專門為台灣/香港/澳門等世界各地華人、外國人(外籍遊客)提供特色西藏、青海、
尼泊爾、四川等地度假觀光旅行服務,為您量身定制個性旅行計劃(獨立成團、小
包團、自由行、團體旅遊、散客拼團,另提供各類朝聖、徒步登山探險等特種旅遊)

外籍遊客進藏旅行須知:辦理台灣遊客入藏批准函.旅行證件.外國人去西藏旅行手續
中國國家旅遊局指定辦理入境遊的國際旅行社 牌照號:L-SC-GJ00030『 查驗』
西藏旅遊咨詢預訂服務: (86-28)- 86082622   86082122  給我們寫信咨詢和預訂
特別聲明:
A:關於美景旅遊網獨立原創文章圖片等內容
1、美景旅遊網原創文章、圖片版權由我們全部保留;
2、美景旅遊網原創文章、圖片任何網站及媒體均可以免費使用,如轉載我們的文章或圖片,
請註明來自美景旅遊網 並鏈接到 www.mjjq.com,商業用途請先聯繫我們;
3、免責:我們在我們能知悉的範圍內努力保證所有采寫文章的真實性和正確性,但不對真實性和正確性做任何保證。本站采寫文章圖片如果和事實有所出入,美景旅遊網不承擔連帶責任;

B:關於美景旅遊網採用非原創文章圖片等內容
1、頁面的文章、圖片等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2、免責:由於採集的圖片、文章內容來源於互聯網,內容頁面標注的作者、出處和原版權者一致性無法確認,如果您是文章、圖片等資料的版權所有人,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加上版權信息,如果您反對我們的使用,本著對版權人尊重的原則,我們會立即刪除有版權問題的文章或圖片內容。
3、本頁面發表、轉載的文章及圖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西藏旅遊
Tibet Travel
西藏旅遊目的地 new
西藏聖地之旅-魅力珠峰+天湖納木措之旅九日遊
走進神秘西藏
熱門信息
最新發佈
相關鏈接
文檔索引
-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免責聲明- 隱私權政策- 商業合作- 廣告托播- 網站導航- 友情鏈接- 加入收藏-
©2002-2007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M-Travel
Tel:86-28-86080300 - 86082022 - 86082622  Fax:86-28-86082122
版權所有: 美景旅遊網·西藏旅遊 保留所有權利 .ICP備0500198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