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遊搜索

西藏拉薩-那木措-珠峰大本營-樟木遊記


2003年9月12日,在計劃了兩年的西藏之旅但是因為種種原因不能成行之後,終於實現了這一心目當中長久的神聖的願望。
幸好菜青蟲也請到了假期,一同前往,晚上7:00開車直奔機場,經過收費站後,我看著飛駛而過的高速公路,心中已經印出了千百次夢想的西藏風景。忽然,我驚叫道:怎麼才幾天沒有走這條公路,就這麼快的又建起了一幢這麼高的樓?唉!長得還挺像招商銀行的。正疑惑著,隨著車越駛越近,我們一起高叫:糟糕!走錯了,走回來了。鬱悶的趕緊掉頭,正是出師不利,也預示著我們的壞運氣的開始。
到了機場,換完登機牌,時間正好差不多了,可是,喇叭中傳來極不情願的聲音,完了,飛機要晚點,要多在機場逗留一個小時。我無聊的坐在座位上,掏出剛買的英語自助遊小冊子有口無心的亂翻著。等待的時間總是最長的,一次次的站起,一次次的坐下,我想我的舉動把所有等待的乘客都搞得沒有情緒,也許是為我的「真誠」所感動,終於沒有繼續晚點下去,登上飛機,發現自己又餓了,也許是剛才踱來踱去消耗的體力太大的緣故。
飛機在13號凌晨安全的抵達成都雙流機場,拿行李的時候自己被自己的鞋帶拌了一腳,正是倒霉!拿到自己的行李一看,又把我的背包防雨罩給弄丟了,一下子被搞得心情很是不爽。還沒有到達西藏就出現了種種不如願的事情。
趕緊到預定好的緊靠機場的機場招待所住下,似乎剛剛合上眼皮,天就濛濛亮了。幸好,飛拉薩的飛機沒有晚點,坐在飛機上,心中莫名的興奮起來。快到拉薩的時候,大家都在往窗外看,我也偷偷瞟了一眼,竟然看見了一座座的雪山,不由分說,掏出相機,一陣猛拍,畢竟是平生第一次看見雪山。
9:30飛機準時到達拉薩機場,剛出了舷艙,一下子被西藏那特有的藍刺的眼睛一陣陣的發麻。天呀!世界上竟有這麼藍的天!白雲也是低低的飄在藍的一望無際的天空,彷彿伸手就可以觸摸到。
在拉薩機場等行李是一種需要耐心的活動,利用這一漫長的時光,我對著海拔3700米高的機場好是一陣拍攝。
取走自己的行李已經是一個小時後的事情了,權衡了一下打車和做機場大巴,決定還是做機場大巴安全一點。挑了一個相當靠前的位置準備好好欣賞一下沿途的風光,美美的回味著抵達西藏的種種新鮮感。
頭腦中還沒有勾勒出一種即將旅遊的感覺,車就在剛開出不遠後拋錨了,唉!背運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幸好,此時我已經習慣了,既然上天這樣安排了肯定自有他的道理,隨遇而安吧!
半個小時後,我們換乘了另外一輛車得以繼續向拉薩出發。隨著拉薩河漸漸的在車後面遠去,拉薩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下午2:00,我終於看到了我夢想已久的布達拉宮,紅紅的宮牆映襯在藍天白雲下,威嚴、壯觀、雄偉,眼淚在我的眼中涵蓄著,我以為是我激動的,後來才發現這是高原反應的一種情況,心中暗暗的慚愧了半天。
下午,我們住到了亞賓館,看看來了一個星期的斑斑,她瘦了,嘴唇很是乾裂,不過,我們的精神一下子就好了起來。初到高原,我不敢亂動,稍微休息了一下,就拿起抓絨衣打算慢慢的拉薩城內四處走一走。
斑斑興奮的給我介紹這裡介紹那裡,給我講她這一個星期以來的旅遊線路以及各種各樣的奇聞軼事,聽得我是心裡癢癢的。
因為沒有吃午飯,下午5:00左右,約好同行的菜青蟲、冰點,殺向肥姐便餐,一個位於八郎學對面的四川小餐館。
到了這裡,不得不插播一個關於肥姐便餐的廣告了。肥姐便餐門面不大,生意挺好,尤其是晚上,大桌小桌擠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這裡的涼拌牛肉,味道我簡直沒有辦法形容,因為我的舌頭剛剛觸到牛肉,我就知道這是一塊我這一輩子吃到過的最好的牛肉,細細的、嫩嫩的,沒有一點點雜質的感覺,混雜著辣椒、犛牛肉的特有香味,舌頭所到之處,均留下了種種異香,吃一口都要令我歎半天的氣,太美了!時間竟有如此的美味,哪怕天界的所謂玉液瓊漿也無法與之比擬,就是吃完飯立刻讓我回深圳我都覺得不虛此行了。風捲殘雲的吃完一大盤牛肉,我決定只要我在拉薩一天我就要在這裡吃飯,而且必吃這裡的涼拌牛肉。豪氣的吃了一桌菜後,一結帳發現出奇的便宜,更加堅定了我把這裡作為食堂的決心。
出得店門,美美的打著飽嗝,心中開始漸漸的覺得拉薩的好起來。

9月14日,晴朗,藍天白雲,重複著美麗的西藏童話世界。
可能是因為高原反應,睡到很晚才起了床,看看窗外一盆盆擺得整整齊齊的鮮花,心中終於打消了一個疑惑:我確實到了西藏了,不禁流落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吃完中飯,決定去羅布林卡,翻過鐵柵欄,發現大門已經上鎖了,看來要不買票進羅布林卡是不可能了。只好搬來大石塊墊著坐,決定鬱悶一會兒然後回去。羅布林卡的圍牆外,長著幾棵很是奇形怪狀的大樹,盤根交錯,很是別有一番味道。正在欣賞的藍天下的自然傑作。忽然不知從什麼地方來了幾個小孩,短暫交流後,竟然願意帶我們翻牆進羅布林卡,我們不禁喜出望外,當然,免費的條件是我們把身上所帶的鉛筆全給了他們,最後還不夠,因為發鉛筆的時候,一霎那又鬼魅般的多出了十多個小孩。我們一行人沿著牆根,做賊心虛的貼著走,我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也許是西藏的空氣太純淨的緣故。
不過,令我們意外的是,在北門根本就沒有售票的人,我們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很是愉快地跟這幫小孩子告別了。看來,壞運氣也不是一直跟著我的。
3點的時候,我們在羅布林卡的戲台看了一出很是精彩的藏戲。一個老太太轉著轉經筒,很是習慣的擺了一個POSE,於是在我的相機裡面留下了三張難忘的回憶,老太太似乎還不過癮,看著我盈盈的笑著,笑的就像西藏的家家戶戶的窗台上的花兒一樣,於是我給了她一元錢,她才繼續給我看她漸漸遠去的背影,於是我目送著她,想像著她那如花的笑容。結果,這一天我拍了許多的花的照片,晚上睡覺的時候也都是一些花花草草的片斷。
5點鐘逛出羅布林卡,覺得時間還早,就準備步行到布達拉宮,上了藥王山,在最經典的位置很是拍了幾張,然後坐到路中間的白色的塔下面,看著匆匆走過的信徒,看著他們的轉經筒,看著他們磕長頭,看著他們那獨特的藏式小辮。
陽光漸漸金黃,趁著這種黃黃的感覺,我們一路閒步到步行街,在靠近大昭寺的一頭,斑斑又被粘在了小攤上,我只好站在一邊不斷的跟那些要跟我推銷藏刀的攤主說我不需要。不知道是不是高原反應的緣故,斑斑離開的時候,光付了錢東西也不要就走了,回到亞賓館後很是懊悔了半天,發誓以後要買更便宜的好補回差價。我偷偷的發笑。
晚飯又在肥姐便餐解決,涼拌牛肉還是那樣的好吃,受不了這種美味的誘惑,我還是忍不住叫了啤酒,我覺得不來一點酒實在對不起這種人間的極品美味,在美酒的調教下,我又一次從舌尖到舌根完全享受了那種暢快淋漓的感覺。此後去了尼泊爾,看著異常便宜的西式牛扒,我還是心中想著肥姐便餐的涼拌牛肉。
吃完晚飯,已經華燈初上,九點了,穿上抓絨外套,漫步在拉薩的街頭。高原的月亮特別的亮,特別的美,偶爾飄過的一兩絲雲彩,更加增加了一種神秘的色彩。
在斑斑的建議下,去雪域餐廳吃最正宗的西藏犛牛酸奶。當蜂蜜滑進酸奶的時候,一股股的濃香撲面而來,一不小心,口水都留了下來,不過,大部分原因還是因為酸的,濃濃厚厚的,酸中帶甜,難怪這兩天總覺得舌頭不太好使,經常說錯話,實在是因為舌頭的功能已經只能來得及感受種種美妙的感覺了。
帶著心滿意足,夢到了滿窗的鮮花,我留著口水沉沉入睡。

9月15日,晴朗。
為了實現在西藏不買任何票進寺廟的願望,下了狠心,起了一個大早(平時夜貓子當慣了),跟著第一批藏民在8點的時候混進了大昭寺。
為了更像虔誠的信徒,在進大昭寺的時候,每人買了一根哈達,簡單的培訓了一下拿哈達的手法,笨重的相機都沒有敢帶,揣了一個小小的傻瓜相機,穿了灰灰的抓絨衣,低著頭跟著信徒的隊伍一步一步挪動著腳步。
我們忍受著巨大的酥油茶味道,前面搭著陌生的人的肩,後面被陌生的藏民搭著,一個小殿一個小殿的參拜著,儘管有一些無聊,慢慢的我還是被他們的虔誠所感染,俗話說,既來之則安之,我們也都學著他們的種種行動、態度,見山拜山,見佛拜佛,該佈施的時候佈施,該磕頭的時候磕頭,經歷了漫長的兩個小時,終於參拜完最後的佛爺之後,如願以償的登上了大昭寺的金頂,看著大昭寺廣場上磕頭的信徒,心中感慨了許久。
出了大昭寺,來到瑪吉阿米,生意很是清談,因為時間還早,決定打車去尼泊爾領事館辦理簽證,好話說了半天,從Namaste說到You are very handsome,年輕英俊的簽證官依然沒有讓我們當天拿到簽證,既然如此,還是等到從那木措回來再說吧!
旅遊的日子總是過得飛快,不像在辦公室,看著人進人出,半天指針還是趴在那兒紋絲不動,時間飛快的指向了下午2點,在青年路口看完一個人妖的表演,很是羨慕了一陣他的身材,坐上去色拉寺的班車。
步行到色拉寺的門口,頭都不敢抬,迅速往左側的小路拐去,沿著牆角,很是費力了翻過一個小山坡,來到了色拉寺的後門。不過,這一段山路真的沒有白走。小路旁的巨石上刻著一些六字真言,常常的經幡從山間一直掛到山腳,晃眼的白塔在藍天的襯托下分外突出,一種莫名的崇拜心理佔據著我們的靈魂。
進了色拉寺的後門,東逛西逛,然後準時在3點的時候等待辯經的喇嘛出現,當第一個喇嘛的身影出現在門口的時候,我第一次被這片紅紅的色彩打動了,看著他們慷慨激揚,口吐飛沫的樣子,我深深為他們的人生態度折服,每天都是如此的投入,每次都是如此的笑看人生,笑看世道。漸漸的,紅色蔓延我的視線,蔓延的無邊無際,彷彿一直延展到極樂世界。
從色拉寺回來,在返回拉薩的中巴車上,一個年輕的婦女陪著她的年邁的腿腳不靈便的母親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忽然,她從脖子上拿出一串滿是綠松石和西藏天珠的項鏈問我們怎麼樣?我們出於禮貌,儘管一點也不懂,誇獎了半天。她問我們要不要?在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以後,以90元成交。我們彼此之間都不能聽懂對方的語言,幸好,一個藏民幫我們做翻譯,在半懂不懂之間我們完成了交易。她很是費力的從脖子上解著,最後還是借助我的瑞士軍刀才得以完成,她很小心的幫我們包好,告訴我們她有5個小孩,在她小的時候是父母給她的,現在實在太窮了,才賣這串珠子,這幾年因為母親腿不好,陪著母親轉山轉湖缺錢用……我們一時無語,想不要了,又害怕是騙子,久久不能平靜,下車的時候,我把她的年邁的母親攙扶了下來,又多塞給了她們一些東西,然後看著她們艱難的步履滿滿的消失在拉薩的街頭,我們一時都不知道如何去表達這樣的一種心情,多疑、虛偽、狡詐、善良、真誠一遍遍從腦海閃過。至今,每當我們一拿出這串項鏈,濃濃的混雜著酥油茶和奶茶的味道就真實的充滿了整個空間。我的眼中始終浮現著她們相互攙扶著艱難的轉過一座座山,趟過一條條河的影子。
那個晚上,我沒有睡好,輾轉難眠,僅僅睡了很短的時間就發現天際翻出了魚肚白。

9月16日 晴朗,令人不禁想起了老狼的新專輯
早晨7點跟新約的伴一起包車去那木措,因為是實在受到太多的那木措的美好景色的誘惑,決定在那木措住一天。
8:00準時從拉薩出發,沿著拉薩河,看著兩邊的白楊漸漸湮沒在車的後窗,初秋的黃色已經慢慢的爬上了樹梢頭。快到羊八井的時候,一隊軍車整齊的行使在路的右側,一輛一輛的裝甲車讓我拍了一個痛快。
過了羊八井,大家都覺得坐的屁股有一些不舒服,決定乘機唱歌吧!下了車,依然是一望無際的草原景色,成群的羊群點綴其間,一個憨厚的藏族小伙跟我們搭著訕。我們給他提了一支煙,小伙子很高興,興奮的表演起拿手的絕活。只見他從地上撿了一個小石塊,放在牧羊鞭的一頭,把牧羊鞭揮舞的呼呼直響,然後手臂掄圓了一揮,石塊準確地打中了40米開外的一頭羊,看得我們目瞪口呆,於是把同行的夥伴一個一個得叫來,一次一次的叫小伙表演著,直到把50米範圍以內的羊都打得遠遠的才作罷。
快到念青唐古拉山坳的時候,車在一個藏民的帳篷門口停了下來,一名年輕的婦女正在擠犛牛奶,我們好奇的看著。她熱情的讓我們拍照片,然後歡喜地把我們邀請到她家做客,從一個黑乎乎的筐裡拿出一個硬邦邦的饅頭給我吃,因為是第一次零距離的接觸藏民,我害怕種種忌諱,決定不管怎麼樣都要吃,二話沒說,我悶頭吃這個難以下嚥的饅頭。結果同行的斑斑、大石都很有禮貌的拒絕了,我使命的噎著乾巴巴的饅頭,仇恨的掃視了他們一眼,就這麼把我出賣了?好歹也陪我吃一個呀!也許是把藏民想像的太淳樸,臨走的時候,她跟我們一次次的要錢,我差點沒有把吃進去的饅頭全給吐出來,最後,就差兜裡的膠卷沒有給他們了,並且,低於1元的人民幣還不收,看來越是靠近景區越是比較的難纏。
車停在念青唐古拉山坳的時候,已經有一些人在拍照了,山坳口拉滿了巨大的經幡,迎著風在藍天下分外的惹眼。遠處的那木措在陽光下神奇的變幻著種種的顏色,由遠即近,帶給你海一般的感受。周圍的雪山連綿不絕,怎麼看都看不厭。
為了早一點能夠住到比較好的帳篷,稍事停留後趕緊往那木措趕去。
下午1:00到達扎西半島,一推開車門,一種久違的新鮮味道就撲面而來,抬眼望去,一隻隻大大的烏鴉盤旋在山腰,以往只在照片上看到的一幕一幕清晰地呈現在眼前,讓人不敢相信這種真實性。
看看時間還早,決定跟夥伴們一起轉山。
斑斑走到那木錯湖邊,忽然神態不對,悲傷的痛哭起來,不管我怎麼安慰,似乎她都聽不進去。很長時間,我都沒有找到什麼特別的辦法,她依然一句話都不說,讓你摸不著頭腦。我心頭一動:那木措,一個可以讓你看到來生的地方!?莫非……?我握住她的手,一把拿過她的手鐲,一隻刻有六字真言經過五台山開光的手鐲,遠遠的扔到了那木措的湖中。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斑斑竟然慢慢的緩過神來。事後問她,她竟然說她當時什麼都沒有想,就是莫名其妙的心情很壓抑的感覺,至於痛哭的事情是完全不由自己控制的,只是覺得那木措實在是似曾相識的。我打趣道:也許上輩子你就是藏民的,在那木措邊長大。說完後,我不禁打了一個寒噤,難道人真的有前世來生,也許我們下一次來西藏,就應當去拉姆錯,一個可以讓你看到前世來生的地方。
有了這麼一出,本來打算到湖邊拍幾張照片就返回帳篷的,看來注定是要多一些事情的。於是決定轉扎西半島,算了算,理論上轉扎西半島需要1~1.5個小時,閒逛的走法估計4、5個小時肯定可以全部走完。現在離天黑還有5個小時,二話不說,走!
今年因為是羊年,羊年轉那木措可以事半功倍,所以我們去的當天有一個村莊整個村的人正好也來這裡轉湖。跟著這些純樸的藏民後面,看到了一張張滿是風塵的臉,黑黑的皮膚下充滿著一臉的虔誠。他們拖家帶口,很多人背著小孩,攙著老人,一路上念著經文迎著陽光行走在黑暗與光明之間。
其間很多人在湖邊舉起一捧聖湖的水,洗臉洗頭洗心靈。我們也好奇的走過去,兩個小伙子看見斑斑,舀出一桶水直接就要倒向斑斑的頭頂,說時遲那時快,斑斑一聲尖叫,才阻止了兩位好客的藏族小伙,不過,實在坳不過他們的熱情,還是用水洗了一下臉。據斑斑說,水冷的刺骨,倒是很能夠照亮心膛。
可能是我沒有斑斑虔誠的緣故,或者是我把她的手鐲扔掉的緣故,漸漸的,我的頭開始疼痛,這種感覺一直持續到深夜,在轉島的途中,我一次次把帽子扣得越來越緊,希望能夠借此來減緩一下頭痛欲裂的感覺。
一路上我們不斷幫轉山的藏民拍照片,他們好奇的圍著斑斑的數碼相機看著,當看到自己的照片的時候,很時興奮,再有沒有拍攝前的羞澀,一而再三的要求一拍再拍。我也掏出我的相機偶爾拍上幾張,結果,一會兒就輪到我鬱悶了,看我給他們拍完,他們非要讓我給他們看LCD上的照片,我只好不斷地解釋我的是傳統的膠片相機,不能立刻看到結果的,但是大多數情況下他們還是堅持一定要看,因為他們根本就聽不懂我說的漢語,這一點也加重我的頭痛狀態。慘呀!
不過,當我開始換膠卷的時候,我開始得意了,因為換下來的膠卷很是漂亮,紅紅綠綠的,於是藏民們立刻要求斑斑也換膠卷,我看到斑斑的無奈的眼神望向我,我就乾脆假裝什麼都沒有看見,讓她也感受一下語言不同的障礙吧!
在扎西半島的轉山途中,有一些山洞,我們很是好奇的察看了一個,結果大出我們所料,竟然有一個苦修的僧人,為了不打擾他,我們躡手躡腳扔了幾毛錢就趕緊出來了。
在這與藏民近距離的接觸中,我們覺得自己的心靈也變得異常的純淨。他們中有的小孩流鼻血了,我們立刻幫小孩清理、消毒、包紮,這一舉動更加拉進了我們的距離。最近在分別的時候,已經是依依不捨了。看著他們遠去的腳印,我們在最後一抹暮色下帶著興奮的心情回到了帳篷。
晚上沒有吃的下飯,半夜的時候覺得快要窒息了,雖然沒有一絲夢到前世來生的幻覺,但我還是慢慢進入了夢鄉。

9月17日 大雪轉晴
一覺醒來,已是第二日早上8點,摸摸頭,沒有反應了,對自己很是佩服,一邊誇著自己一邊趕緊爬起來。
當推開帳篷門的時候,寒風夾雜著飛雪往帳篷裡面直轉,外面已是銀裝素裹,漫天的鵝毛大雪使得世界一片銀白,同去的冰點興奮的手舞足蹈,尖叫道:我是人生第一次看到了雪,而且還是在海拔4700米的高度。
返回拉薩的時候,到了山坳口,我們的包車的司機,益西讓我們下來慢慢的拍照片,當然不能錯過這一體貼人的行為呢。我們瘋狂的亂拍一氣,直到電池都耗盡。後來才發現,原來益西的車壞了,所以在後來的回程途中,一會兒就讓我們下來拍照片,他正好可以保養一下他的車。
唯一的好處就是我們在大風凜冽白雪紛飛之中看到了幾隻野驢,並且有一些檢驗的Gore-tex衝鋒衣的種種好處。
回到拉薩已是下午,天已經不知不覺當中晴了。經過這一折騰,對拉薩的影響莫名其妙的好了起來,一下子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決定在接下來的兩天繼續住在拉薩,感受一下爛在拉薩的種種不可言喻的美妙。
我們從東逛到西,再從西逛到東。很是心情舒暢的呆了兩天。

9月19日 晴
在繼續在拉薩呆下去的話,我想我們這輩子就不要走了。儘管欲走還留,儘管還有一些留戀,我們還是沿著羊卓雍措-拉孜-日喀則-定日-珠峰大本營-樟木的線路前進。
這一路因為是老路,所以耗時比較長,而且到珠峰大本營不好包車,只能在拉薩包車相對比較合理。一路上風景非常得漂亮,不再是想像中的那種單調的一望無際。羊湖的翡翠般的色彩,溫潤可人,跟那木措相比,就像一個含苞待放的少女,蘊含著種種情竇初開的少女情懷,細細彎彎的環繞在你的身邊,輕輕的在你的耳邊訴說著風情萬種。
中午我們在浪卡子吃飯,可是這時候的裸鯉竟然賣到殘忍的100多元一斤,還是死的,並且個頭很小,我們一直後悔沒有在羊湖飯莊好好的吃一次裸鯉,遺憾的車都開始漏油了。為了修車多耽擱了一個多小時。
經過帕納莊園的時候,再一次感受了莊園的富庶,難怪英國人要跑到這麼遠侵略這麼一個地方。這裡以前都是有錢的西藏奴隸主居住所在,現今依然能夠感覺到一絲這樣的氣息。看著宗山堡壘的雄姿,紅河谷的故事一遍遍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黃昏的時候,我們到達了日喀則,功略上的岡堅果園招待所正在裝修沒有辦法住,旦曾賓館的價格早已經不是背包客熟悉的行情了。於是拐了一個小彎,在旦曾賓館的旁邊住在了清真招待所。30元的雙人間,還是套間,並且沙發和電視讓我們第一次來西藏後感受到了現代文明的一點信息。
給出一個具體信息:
日喀則清真招待所:0892-8833888
拉薩亞賓館的電話:0891-6364078

9月20日 晴
一路上驅車趕往珠峰大本營,我感冒的厲害,心中不免有一些害怕。這段路不是很好走,路程當中還經歷了兩次大雪,在冷熱之間,我們於下午5點左右到達珠峰大本營。被冷冷的空氣一激,堵得很死的鼻腔終於開通了一點,我也開始興奮起來,到處在5200米的高度留下種種回憶。
人群當中忽然一陣騷動,有人興奮的高喊了一嗓子:我們的犛牛回來了!整個營地立刻浮現出熱情洋溢的感覺。果然,十幾頭犛牛馱著大大小小的東西從山上飛奔而下,終於看到了傳說中的夏爾巴人。他們很是輕鬆的邀請我們明天跟他們去爬山,說明天要送東西上7000多米的營地,幫一隊國外登山隊修路,我們問了一下時間,他們說7、8天,我很是嚥了一口唾沫,覺得喉頭有一些癢,考慮再三,還是作罷!畢竟現在還沒有電梯上。
晚上,大本營的遊客逐漸增多,我竟然很是興奮的跑到其他的帳篷拿起藏民的胡琴,邊彈邊唱:滄海一生笑,滔滔兩岸潮。於是乎,豬頭了一晚。
夜間下起了鵝毛大雪。
心中想看到珠峰的願望變得越來越渺小。

9月21日 陰
果然沒有看到珠峰,帶著遺憾,儘管一次次的回頭遙看珠峰的方向,她依然神秘的不肯路出迷人的身段。我們相約過兩年自己爬珠峰,最好倒時有了索道或者電梯,我心中暗暗的想著。
下到山腳下的時候,我突然開始想念西藏起來,因為我們馬上就要去下一個目的地:尼泊爾了。
似乎還有種種的情緒沒有表達,怎麼就這麼快要離開了呢?雖然有了種種的遺憾,但是遺憾的後面不又是下一次出行的希望嗎?
西藏,我想是我一生決定要去十次的地方之一。

2005-04-17 23:11:33  By: 西藏旅遊  返回頂部 返回頂部
美景旅遊網-CCT中國康輝國際旅行社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專門為台灣/香港/澳門等世界各地華人、外國人(外籍遊客)提供特色西藏、青海、
尼泊爾、四川等地度假觀光旅行服務,為您量身定制個性旅行計劃(獨立成團、小
包團、自由行、團體旅遊、散客拼團,另提供各類朝聖、徒步登山探險等特種旅遊)

外籍遊客進藏旅行須知:辦理台灣遊客入藏批准函.旅行證件.外國人去西藏旅行手續
中國國家旅遊局指定辦理入境遊的國際旅行社 牌照號:L-SC-GJ00030『 查驗』
西藏旅遊咨詢預訂服務: (86-28)- 86082622   86082122  給我們寫信咨詢和預訂
Sponsored Links
    
特別聲明:
A:關於美景旅遊網獨立原創文章圖片等內容
1、美景旅遊網原創文章、圖片版權由我們全部保留;
2、美景旅遊網原創文章、圖片任何網站及媒體均可以免費使用,如轉載我們的文章或圖片,
請註明來自美景旅遊網 並鏈接到 www.mjjq.com,商業用途請先聯繫我們;
3、免責:我們在我們能知悉的範圍內努力保證所有采寫文章的真實性和正確性,但不對真實性和正確性做任何保證。本站采寫文章圖片如果和事實有所出入,美景旅遊網不承擔連帶責任;

B:關於美景旅遊網採用非原創文章圖片等內容
1、頁面的文章、圖片等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2、免責:由於採集的圖片、文章內容來源於互聯網,內容頁面標注的作者、出處和原版權者一致性無法確認,如果您是文章、圖片等資料的版權所有人,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加上版權信息,如果您反對我們的使用,本著對版權人尊重的原則,我們會立即刪除有版權問題的文章或圖片內容。
3、本頁面發表、轉載的文章及圖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免責聲明- 隱私權政策- 商業合作- 廣告托播- 網站導航- 友情鏈接- 加入收藏-
©2002-2007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M-Travel
Tel:86-28-86080300 - 86082022 - 86082622  Fax:86-28-86082122
版權所有: 美景旅遊網·西藏旅遊 保留所有權利 .ICP備0500198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