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遊搜索

青海西藏行程日記


8月7日 晴
從6號就沒去上班,一邊收拾東西,一邊休息。今早卻沒能睡懶覺,不知為什麼心裡有點發虛,也許是一個人的原因。至今前途未卜,周圍的人只是覺得我決心已定不好執意阻攔而已,而自己確實也不能確定未來的十幾天內會有什麼情況發生。總覺得去西藏已經策劃了許久,如果這次不去的話,也許今後再也去不了了(時間和心境是不可分的),必須給自己一個交代,這也可能是這次一意孤行的直接驅動力吧。
11時左右,王魯霞來電話,告之其先前已去西藏的朋友(男)反應強烈,另一男生已打四天吊瓶。
13時左右,北京王秋來電話,她本想與之同去的四川朋友們又推遲了行程,請我在西寧等待她(可能還有3男生),這倒是個不錯的消息,時間允許,還可有伴,樂乎哉!
下午3時左右,東西全部裝好,吃的好像有點多,不管了,肚子要緊,相反心情好了許多,就當這是一次休息的好時機,究竟怎樣隨它去吧。
臨走,帶上了爸爸送的玉佛,一向不太信這些的我好像多少有些緊張,乞求平安吧!

8月8日 星期四 晴轉陰
從青島到西寧火車大約要39個小時,途徑山東、江蘇、河南、陝西、甘肅、青海6個省,其中有不少歷史文化名城。這是我第一次坐這麼長時間的火車,而且是一個人,好像沒有太多激動,只是覺得出來以後,才知道自己眼界的狹小,今後如果有可能,真應該到這些古城遊覽一遍,帶著兒子。
一路上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早7時車過開封,過了鄭州到洛陽段,即可看到黃土高坡常見的窯洞。還有由黃土形成的山,很高,筆直,很有些激動。這裡的農作物以高粱和油葵為主,油葵就像山東的油菜。
下午5點,收到了王秋發回的短消息,她徹底地放棄了西藏之行,並給了我電話,讓我聯繫其他3個男孩,誰知電話卻少了一位。我想,這又是今年春天的我,一切設想的很好,卻始終沒有勇氣邁出那一步。我也不再想聯繫其他人了,就一個人吧。想像著未來十幾天裡,很有可能就我一人獨行,不知是苦是樂。

8月9日 星期五 晴
一覺醒來已到蘭州,早上6點多了,天還黑黑的,又睡去。
昨天瀝瀝下了一天的雨,今天已早進入西寧市區時卻已是艷陽高照,真是個好兆頭。
下了火車,買好明天下午到格爾木的車票,就走出了火車站,想找個旅行社去青海湖和塔爾寺。大小的旅行社都是早去晚回,不捨得就這樣放棄青海湖美麗的日出日落,於是決定包車。火車站邊上有兩家,最後選擇了桑塔納2000,全程350元,包門票,司機小馬,回族人。在我們剛剛開出去不遠,就被打電話告之,一男士欲同行,只不過不去塔爾寺。有一個人分攤費用,我當然高興,於是調頭。又出發後沒多久,還有一對老夫婦加入,於是我的費用從350元降到200元。
一路上幾個人還不錯,在塔爾寺他們三人等了一個多小時。請了個導遊,卻因時間倉促只聽了幾個大殿的講解。其實回頭想來,這是西寧最大一個遺憾,與後面的拉雞山、倒淌河、日月山相比,塔爾寺才是真正值得遊玩的地方。它位於青藏高原東北部湟水流域的宗喀蓮花山谷中,是藏傳佛教四大中心之一,格魯派宗師宗喀巴大師的誕生地,也是格魯派(黃教)六大寺院之一,已有620多年的歷史。堆繡(包括已經失傳的立體堆繡)、壁畫(畫在布上,可幾百年不調色)、酥油花是這個格魯派最出名的寺院的三大特色,其間的雕像、神佛和貼以1.5噸和35公斤黃金的大小金瓦殿都很值得一看。(塔爾寺海拔3500多米,佔地600畝,建築面積45萬平方米,主體建築37座,殿堂、僧捨9300餘間,鼎盛時期僧侶3600餘名。)
拉雞山是個海拔3820米的山峰而已,還沒有被開發,因原來去青海湖的路正在修理,所以現在所有的線路都改走拉雞山。上山時,覺出心臟好像跳得不夠用的了,歇了好一會兒才恢復過來,這是有高山反應了。
去日月山的路上有很多牧區,白色的綿羊、黑色的犛牛點綴於綠色的草原之上,伴著連綿的高峰,實為一美景,令人神情開闊,幾盡所有的煩惱憂愁也會在這種景色面前消失的一無所有。別忘了,路上一定要品嚐一下牧民自己做的犛牛酸奶,這是在西寧嘗不到的。
日月山讓人比較失望,這個傳說中的神山看起來只不過一左一右兩座低矮的小山峰而已,一條公路從中間穿過,人為修建的文成公主的雕像矗立在其間。與這裡開闊的自然景色相比,我很不喜歡它的人為特色。但這只是開始,倒淌河是最讓我掃興的了,在一條不足50公分寬的小河邊,立了一塊石頭,上書「倒淌河」,然後周圍修建了若干非常不相稱的欄杆,使得這個飲譽世界的景點大大折扣。
從倒淌河到青海湖的路就比較好走了。一路上見到了最負盛名的青海湖畔金黃油菜花盛開的景色。遠處海天一色,朵朵白雲懸掛在天邊,青海湖波瀾不驚,靜靜地等待著太陽一點點地掩去它的面容。這裡日落很晚,晚上8點鐘,陽光還像內地的4、5點,但從8點開始,到日落的9點半左右,太陽每分鐘都有不同的變化。暮色中的青海湖籠罩在晚霞之中,一個個白色的帳房在橘紅色的映襯下顯得生動有趣,身邊緩駛而過的是剛到湖邊想一試身手的騎馬的遊客。一幅美麗的湖邊晚景。
夜晚,與同來的幾位客人一起聚在藏人的帳房內,有藏族少女敬獻哈達,獻歌獻舞。來自各地的客人聚在一起,開懷暢飲。藏族人好客,端起盤子唱起祝酒歌,向遠方的客人敬酒。我也斗膽嘗了一下青稞酒,比山東的白酒柔綿一些,度數也不小,48度。藏民敬酒一敬三個,要麼不喝,要麼一干而淨,所以也一口氣喝了三杯,大約一兩多吧。開始還未感覺什麼,一會兒就開始上頭發暈了,到後來就堅持不住,先回帳房睡了(已是夜裡11點)。為了節省和安全起見,我和那兩位老夫婦同包了一個帳包。由於喝了酒的原因,加上高原反應,始終處於一種半清醒半迷糊的狀態,似睡非睡,不是很好受。躺下不久,就聽見雨滴敲打帳房清脆的聲音(青海湖好像夜夜都有雨),雨停的時候,就彷彿清楚地聽到天籟的陣陣呼喚聲。夜深人靜之時,在美麗的青海湖畔,又不免讓人感慨一番,現在真是孤家寡人也!不停地告誡自己不能再多想了,休息是第一位的,前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難受之際,居然有了放棄這次計劃的念頭,真想現在就飛回秦皇島。昏昏沉沉,就這樣睡去。

8月10日 星期六 晴
早晨醒來,還有點小雨滴,身體狀況明顯好多了。七點多了,天還未亮,天邊的陰雲還在堆積,湖邊的帳篷沒有任何的動靜,看來今早的日出是看不成了。一個人在湖邊遊走,卻有回歸最原始狀態的感覺。
吃過早飯,,一車人又上路了。也許是疲憊的原因,車裡靜悄悄的,沒有了來時的熱鬧(同車的福建男孩昨晚喝酒不少,早晨起床很晚,居然找不到自己的眼鏡了)。打開手機,看到三條短信,有點想家了。
路上下起了大霧,車子在盤山路上左轉右轉,像喝了酒的醉漢。一路上一直在昏睡,有些暈車。
回到西寧市,買了兩盒紅景天,希望能有所幫助。然後就坐上了小公共,想到東關清真大寺一看,順便嘗了一下西寧的炒麵皮。
在火車站等車的時候,心情不是很好,到今天一個人在外面已經快四天了,去格爾木不怕,就是擔心去拉薩的路上能否找到合適的伴。昨晚在與西寧那些司機師傅聊天時,他們都很驚異為何我獨自一人出來,並建議我一定要找個伴。在候車室坐了許久,想到明天的種種不確定總是有些擔慮,先前曾有的豪情壯志好像一去不在。

8月11日 星期日 晴
火車到格爾木是9:26,一覺醒來已是7點半,洗漱完畢後站在窗前,即被眼前的美景驚住了:我終於見到戈壁灘了!四周群山懷抱中的沙地一望無際,其間就像電視中所見一樣,點綴著一簇簇綠草。可那簇簇綠草太小了,就像夜空中地星星一樣渺小。接下去就是沙山,一座連一座,山與山之間是小河,混黃的河水很細很細。今天天氣不錯,遠處的藍天、白雲就在山頂上,彷彿一伸手就可以拽下來。山過之後就是無際的沙地,除了桿子就是桿子(這裡沒有通訊信號),鐵路兩旁用石子、草堆起兩條網狀一樣的帶子,想必是用來防沙的,但即使這樣,列車駛過時還是帶來一陣陣飛揚的塵沙。
快到格爾木時,看到了著名的鹽湖,強烈的陽光下面海天一色,耀得人眼睜不開,甚是壯觀。
出火車站後,即到對面青海汽車站買了當日1點發往拉薩的車票。買票時,遇見了從瀋陽來的趙姐一家三口,他們也要走青藏公路進西藏,於是一起同行,還可以相互照應。
青藏公路的路況還算不錯,大部分是柏油路。車是挺新的臥鋪車,條件不錯,也比較乾淨,比想像的要好的多(走青藏公路一定要坐正規的臥鋪車,格爾木火車站外有許多私人的班車,不可取,曾聽說有用了55個小時才到達拉薩的)。
公車是下午1點半從格爾木出發的,兩個半小時後,就到達崑崙山最高峰玉柱峰,有冰雪覆蓋。下午5點左右,通過崑崙山口(海拔4772米),路邊的標誌性石碑已在前不久的地震中毀掉。由於青藏公路正在維修,不是很好走,經常要叉到便道上,揚起的塵土能讓司機看不到前面的路,最窄的地方只能容一個車道,青藏鐵路的修建場景所處可見(這時沒有什麼高原反應,有的壯年男子可能會因耗氧多缺氧而難受)。好的路段,司機的時速可以達到110公里/小時。
一路上是典型的西北風光,人所處的整個空間是開放的、空曠的,在這裡你會體會到什麼是天路。湛藍的天空有白雲映襯,純潔白淨,有的雲彩好像被人為的撕成了均勻的薄片,一絲一縷都清楚可見。一陣風過去,高高的山坡上留下白雲頑皮的身影,車爬到山頂時,好像一伸手就能碰到它。山呢,大部分是由一小簇一小簇的草點綴起來的荒山,石子居多,草的顏色已經發黃,所以看起來不是那麼亮。有的山已經風化,裂開深深的溝壑,斷壁殘垣一般。地也是僅僅覆蓋了一小層薄草,偶爾間由小小溪流過,也都是浸滿了沙土渾濁不堪。一路上,人的嘴和鼻孔會感覺非常乾燥。

8月12日 星期一 晴
本來從格爾木到拉薩只需要22小時,也就是說今天中午或下午就可以抵達拉薩,但是昨晚修路塞車停了五六個小時,今天早晨同行的另一輛車壞了,修車又用了一個小時,所以晚上能到拉薩已經很不錯了。
昨晚休息得非常不好,車顛得人頭疼,也許還有高原反應的原因,睡得一點也不踏實。晚上堵車時司機趴在方向盤上睡著了、車上得人上來下去都聽得一清二楚。天剛濛濛亮時,就覺得頭疼得睡不著了,起來一看才7點。(就在昨晚,五道梁和沱沱河已被我們翻越,還經過了青藏公路的第二高點——海拔5010米的風火山口。)吃了點東西後感覺好了許多,頭也不大疼了。只是後來司機為了趕時間,把車開的飛快,我的頭又顛的疼,昏昏沉沉似睡非睡之際就到了一個小鎮,停車吃飯。這裡的氣溫溫差太大,早起時,玻璃上已經結了冰,人們還穿著棉襖。停車時太陽出來了,陽光又強烈無比,照得人睜不開眼,風卻依然寒冷。下車走了幾圈,感覺舒服了許多,頭也不疼了,也沒有太多的高原反應。司機進屋吃飯去了,車上大部分人都和我一樣,吃了些自帶的東西。瀋陽趙姐一家昨晚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應,尤其是孩子,沒有了剛開始的精神頭,帶來的氧氣袋裡的氧氣已經用完,男主人正忙著找地方充氣。
回想過去的這一晚,真是有生以來許多難得的第一次:第一次經歷如此艱難的睡眠,所謂的床只有40多厘米寬,為了照顧趙姐一家,我又和他們換到了上鋪,也就是我,如果是個胖子,翻身都很困難;第一次經歷如此尷尬的如廁,一路上讓我白天很少喝水,就期盼著天快點黑。我想,這種經歷雖然並不十分痛苦,但也並非是每個人都可以承受的。
出發時,下起了小雪,燦爛的陽光下面,這是高原特有的氣候。
不幸的是,沒過多久就開始堵車,修路的武警不讓任何車輛通行,只有等。(那頓舒服的早餐讓我們付出了六個小時的代價。)放眼望去,青藏公路上,浩浩蕩蕩的車隊從天際一直排到我們跟前,後面還有半條長龍,這恐怕也是青藏線上特有的景觀吧。
車外的景色靜靜的,讓人想起了「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現牛羊」的古句(只是這裡的草好像不夠長)。還是藍天、白雲、高山、草地,加上一大群悠閒著放牧的犛牛、綿羊。草地上靜靜地開著一簇簇小黃花、小白花、小紫花、小藍花,偶爾間有一兩隻小鳥落在草地上。伴隨著咩咩和哞哞的叫聲,看著遠去的牧群,切身體會著在這與世隔絕的小世界裡,靜謐得讓人眷戀著的草原美景,真想就此停留。
這裡還是一點信號都沒有,我已經「消失」一天一夜了,家人也許正在擔心,但沒有辦法。一同出發的兩個車的四個司機,為了消磨時間,打起了撲克,這到是個好辦法。
在堵了六個小時後,車終於在日落前出發了。一個多小時後,到達了青藏線的最高點——唐古拉山口,海拔5231米。兩車的人都下來拍照留念。我好像有些暈車,司機為趕時間,車開得飛快,上鋪的我胃裡翻來覆去,所以一下車就吐了。我想,當時的臉色一定很難看(後來的照片裡看的出確實如此,嘴唇都有些發紫)。
過了唐古拉,就進入了西藏地區。又是一晚的夜行車,但比昨晚要舒服一些。

8月13日 星期二 晴
早上8點,經過1100多公里44個小時的艱難跋涉,我們的臥鋪車終於到了位於拉薩市金珠中路的汽車站。與趙姐一家分手後,獨自在路邊的小店吃了早飯。(好吃!一碗菜稀飯,一個香菇包子,一小碟泡菜,很舒服。可能拉薩人已經適應了四川人帶給他們的這種早餐,因為在西藏的幾天裡,就沒有發現還有其他種類的早餐。)詢問路人後,搭乘2路小公共想到旅館聚集的北京中路先住下來,下車後感覺還有好遠,又背了一個大包,氣好像都不夠用的,又叫了人力車到了吉日旅社。只剩下了標間(在拉薩好像標間特別不受歡迎,往往最後剩下的都是它,而其他類型的房間不僅是價錢便宜,更重要的是可能傳遞很多信息),不甘心,又背著我的大包向東走,問了剛堅、八朗學,最後在八朗學找到了25元/天的床位。只是一張床而已,衛生間和浴室是公用的,衣服也可以免費送去洗,這裡住的基本都是背包族,感覺又回到了學校一樣。
登記房間時,遇到了一個上海人,也是獨自一人來西藏的,於是就兩人一起搭伴了。下午先去了拉薩西郊的哲蚌寺和羅布林卡。哲蚌寺很棒,也許因為人少的原因,我特別喜歡它的靜謐。藍藍的天空下,見到了一些廢棄了的寺院殘址,上面的枯草在微微的秋風中搖曳,還有潺潺的小溪流過。哲蚌寺目前住著千餘名僧人(鼎盛時期有上萬人),小僧人們都非常喜歡和外界的人交流。我們去時,有施主佈施,僧人們正在措欽大殿唸經,但眼睛還禁不住偷偷地瞄向我們這些遊客(其實也難怪,他們看我們就像我們看他們一樣)。在二樓,我們遇到了一個小僧人,他來這裡已經十年了,負責活佛和高僧們的飲食。他靦腆又熱情地請我們喝酥油茶、吃饅頭,當我們提出與他合影時,雖然臉紅了,卻掩飾不住內心的高興,並認真地給我們留下了聯繫地址,真是可愛的僧人。
羅布林卡是達賴的新宮,現在已成為拉薩的人民公園。我們去時,許多藏族人帶著吃的、用的攜全家來這裡度假,每家用帳篷劃出自己的一塊「地盤」,一片怡然自得的滿足。羅布林卡的植物很茂盛,只是覺得這麼一個好的場所沒有管理好,整個一個大樹林子,加上隨意擺攤、賣飲食的,又髒又亂,挺可惜。不過在這裡我看到了藏戲,場面很大,帶著傳統的面具。
回去時,想去郵局取錢,將機票訂上,但是過了五點半就不能聯網,只得明天。(去西藏帶郵局的郵政卡比較方便,拉薩、日喀則、林芝等地都有ATM,但要注意時間。另外,聯通的手機卡在西藏地區是不好用的,帶了也白帶。)
也許是因為今天一直沒有休息的原因,回到旅館就感覺發燒一樣,也不想吃飯,處理完一些事後,就吃了一把藥躺在床上了。可又睡不著,身體又難受,滿屋只剩我孤苦零丁一人,真的好想回家啊,就像在青海湖那晚一樣,就想,明天好了,哪也不去了,立刻買上機票回家。

8月14日 星期三 小雨
昨天可能是過於疲勞了,睡了一覺後感覺身體恢復過來了(拉薩海拔平均3800多米,昨天走在馬路上都覺得憋氣,今天跑步都沒有問題了),於是又好了傷疤忘了疼,開始策划行程了。
昨晚開始下雨,不小,那種非常痛快、淋漓盡致的雨。穿了雨衣到民航局定了機票,解決了後顧之憂(近期是旅遊旺季,機票很難定,八朗學的留言板上曾見到這樣的帖子:14-15日,從拉薩飛往任何地方的機票都可以。還有一點,從拉薩到其他任何城市的機票都不能提前異地出票,必須在拉薩市直接用現金購買)。
遊布達拉宮時,雨已停。雨後初霽,布達拉宮深紅色與白色相交的建築在純淨的藍天的映襯下顯得格外清新。與平時在電視中看到的相比,眼前的布達拉宮好像不像想像中的那麼宏偉,氣勢滂沱,也許因為零距離的原因吧。從西門買票,後山上去,沿著路線一路走下來工22個景點,大概要2-3個小時。金頂的風光不錯,金碧輝煌,視野開闊,既可俯視拉薩市容,又可遠眺拉薩河。吸取了塔爾寺的經驗,我們一直跟在一個小團的導遊後面「揩油」。幸虧如此,否則自己遊覽是體會不到布宮珍貴豐富的內涵的。參觀完布宮後,除了它的建築外,我更感歎於它內涵的博大深邃。許多文物真的是巧奪天工,凝聚了藏族人民的心血和智慧,壁畫、佛像中蘊含的一個個美麗的傳說故事,帶給遊客的是無盡的遐想。我沒有去過故宮,但是我相信布宮是不會遜色於故宮的,作為西藏文化、政治、歷史的濃縮,它當之無愧地被譽為中華民族的瑰寶之一。
大昭寺的建築和人氣好像比布宮遜色一半,但是它卻是藏民前虔誠至尊的地方。在大昭寺門口,地上的石頭已經磨的光光的。一個藏民不知要行多少個「五體投地」才能實現他許下的願望。大昭寺的精華在它的主殿,聽導遊說,西藏轉經的路線有三條,其一是繞大昭寺的主殿轉經,其二是繞大昭寺轉,其三是繞拉薩轉,可見大昭寺在藏民心中的地位所在。在主供佛釋迦牟尼像前,我也虔誠地用藏式拜祭一番。我想起了自己日記中的那句話,如果有一天當我到達布達拉宮和大昭寺時,我一定會虔誠地跪拜的,也許這就是還願吧。
就在前不久,能到西藏,來到布達拉宮面前,還是我的一個夢想,但是今天,當我走在布達拉宮廣場時,卻沒有了那份應有的激動,心情平靜自然,就像對待一位早已熟悉的老朋友。不知這是什麼原因,就像不知道這次自己為什麼一定要出來一樣,也許這只是一個心境問題?當我心情最糟糕、精神最失望的時候,它給了我支撐,給了我寄托,所以在我的精神世界裡,它至高無上,無法替代,是我的一個夢。而今天,當我的心態已經平和時,它也就揭去了神秘的面紗,不再那麼渴望不苛求了?我不知道自己為了尋夢來到西藏,這個夢還能否在我的生命裡存留?今後的我是否還能有生命的寄托和精神的支柱?因為回到了現實中的我已經無所求,無所謂好與壞、生與死了。(補於15日晚)

8月15日 星期四 晴
已經有兩天沒有記日記了,昨天晚上收拾完後已快十二點,恰好同屋的一個女孩剛從阿里回來,又聽她說了半天那邊的消息。躺下後許久未睡著,總還惦記著別忘了記這兩天的一些經歷,心裡有事。
根據昨天中午我們與強巴師傅約好的,今天計劃去納木錯,包車5人,車費1100元,早晨8點出發。所以,7點不到就醒了,與姜蓉一起收拾好行李,放在服務台,到對面的小飯店裡吃了點早飯,等趙姐一家人來後就出發了。
沿著北京東、中、西路,我們又走上了青藏公路。來的時候,因為司機趕時間,二是天色黑,並沒能觀賞到路邊的景色,這回靜下心來才發現,與前面所見相比,這才是真正的草原美景。
從拉薩到當雄的路況不錯,師傅又是有著幾十年架齡的老駕駛員,加上昨天已將返程機票訂好,解決了後顧之憂,所以心情特別好。
沿途經過念青唐古拉山主峰(海拔七千多米),秀麗的景色讓我們不停地駐足拍攝,這是幾天來我的膠卷下的最快的一天。
車從當雄縣左拐進入盤山道(兩旁的山與青藏公路的山又不一樣,好像被瓦匠抹平了似的,筆直、峭利),路況變的困難起來。不久即到埡口,看到了遠處靜靜躺在那裡的納木錯。一片唏噓,真的不愧是天湖啊!湖水淡藍的,若不是湖面上的白雲的存在,真讓人懷疑它是否與天相連。近一些看,湖面呈現出深淺不一的一條條色帶。沒有想到,在西藏這塊粗曠的土地上,還有這一方淨土,我感覺自己一下子喜歡上了它。
我們的師傅是位藏族人,雖然話不多,但心地善良,在到湖邊大本營的途中,他不停的停車讓我們盡情地享受草原美景。真的,我覺得這一次才是真正到了草原,第一次與犛牛、綿羊如此親密接觸,身邊的景色怎麼拍好像也拍不完(雖然吸取上次雲南的教訓,這次出來帶了那台佳能的相機,但還是覺得鏡頭不夠用)。路邊放牧的藏民,特別是小孩們,看到我們停車就呼哧呼哧地跑過來(這可是海拔4800多米的高原啊),頭碰頭地看著我們這些來自外面世界的人。與他們合影時,連一兩歲的孩子都很乖地擺出各種姿勢配合,真的是很純樸的民族(在與外界接觸較多的日喀則、林芝地區,那裡的藏族小孩淳樸的民族本色已經有所消退,變成了近似商業化的條件反射,他們會追著你要東西,直到拿到手,哪怕僅僅是一粒糖)。
到達納木錯大本營時是下午2點多了,我們住在了湖邊簡易的小平房內。吃過飯後,他們四人躺下休息了(包括我在內,也多少有些反應,頭暈)。我拿了把椅子坐在山坡上,一邊曬太陽,一邊欣賞這難得的美景(只是這裡的日光太強烈了,我戴了帽子、墨鏡,穿了外套,爭取不外露一寸皮膚)。剛才從遠處看深藍的靜靜的湖面,在正午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清新的碧綠色。湖水清澈見底,波光粼粼,像塊溫和的玉。向湖邊望去,四周是綿延的群山,群山上面又是一圈的白雲,納木錯像個寶貝一樣,被大自然圈攏其中。這個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鹹水湖要比第一大鹹水湖青海湖美麗許多,它天然未經雕飾,像個純潔文靜的女孩,而青海湖卻感染了太多的人為色彩。
八點多,當我們再次回到湖邊看日落時,整個湖面象鍍了一層金色,周圍的天空象抹了一層紫,已經有老外在湖邊安營紮寨。坐在湖邊的石頭上,面前的景色讓我想起了青島的棧橋。夜色降下來,月亮和星星越來越亮,點綴在深藍的夜空中。周圍巨大的岩石壓下來,黑乎乎的。湖邊的篝火已經點燃,藏民自製的發電設備已經開始供電,納木錯迎來了它歡喜興奮的夜晚。(這個時候是散步的最好時機,據說會看到夜空中的銀河,很浪漫的,可惜沒有伴,幾個人都不太舒服,早早睡下了。)

8月16日 星期五 晴
納木錯在藏族人民心裡是神聖的聖湖之一,路上經過的最高點比唐古拉山口還要高,所以到這裡來的人都會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應。昨天,上海的同伴就倒下了,又是吸氧又是喝葡萄糖。瀋陽一家三口晚上反應開始加重,憋氣頭疼。而我則有些頭暈。湖邊的每個人動作都和木偶一般,小心翼翼的。洗漱的時候,我還沾沾自喜,心想,回去後一定要向他們炫耀一下我在海拔這麼高的地方居然可以行動自如。想不到晚上睡覺時,也許因為燈光不穩定的原因,記了一會兒日記,頭就開始疼,好不容易堅持記完了當天的就趕緊躺下了。這一晚是入藏以來,也可以說是出門以來,睡得最舒服的一晚,雖然條件艱苦一些(五個人一間平房,25元/人,床與床之間連立足的空間也沒有),所以今天早晨起床後連頭疼也消失了。通過這段時間的經歷,大體可以總結出一個結論,在西藏高原反應每個人都會有,程度因人而宜,要消除的話,只有適應,主要的方式是休息、睡覺,補充葡萄糖(最好堅持飲用),不宜輕易吸氧。現在想來,特別感謝青藏公路上四十多小時的鍛煉。
從納木錯返回時已九點多,駛到羊八井溫泉看了一下。溫泉不錯,遠遠就看到熱氣騰騰,不停地翻滾,水溫有70℃,據說雞蛋放到裡面很快就會煮熟。但是還是那個感覺,資源的開發利用不夠,周圍環境亂得很,缺乏管理,沒有充分體現它的價值。
回到八朗學已是四點多了,沒有了25元/張的床,我和姜蓉住了一個標間。洗澡、洗衣,買了些吃的準備明天到日喀則,順路在八角街買了部分帶回去的禮物。與趙姐定下了去日喀則的車,同行的還有廣州的一男生QQ。然後就到北京路上隨便吃了點串串香(串串香也是從四川過來的,街頭上藏族人吃的最多的是油炸過的土豆片,很厚,撒上些辣椒粉,裝在塑料袋裡拎著邊走邊吃,好香啊!)。很想去對面的網吧坐坐,但好像沒有時間了。

8月17日 星期六 陰,小雪
今天的路線是:拉薩-羊卓雍湖-卡諾奇冰川-江孜(白居寺、十萬佛塔)-日喀則。
去羊湖走的是老318國道,從拉薩出發後約1小時,越過雅魯藏布江大橋,就告別了平整的柏油馬路,駛上了盤山道。這是和去納木錯的路又截然不同的景色。車到崗巴拉山口(海拔4852米)時,就看到前面羊湖靜靜地躺在那裡,遠處是銀白的雪山。沿湖邊行駛,藍藍的天,靜靜的湖水,白雲倒映,湖邊是鬱鬱的青草和黃色、紫色等各式的野花。與納木錯相比,羊湖更多些人氣和靈氣,雖恬靜但不孤獨,平和地迎來送往著觀賞的客人。
羊湖也是西藏的三大聖湖之一,中午吃飯的時候,品嚐到了它的特產——湟魚和黃菇,味道好極了。
卡諾奇冰川是從羊湖去往江孜的路上必須經過的。由於近日氣溫較高,冰川下部已經融化了許多。這裡海拔4800多米,到冰川頂部是7000多米,冰川下有不少藏民在兜售所謂的水晶。
在去往江孜的路上,我們有幸看到了藏胞們隆重的收割節儀式。男女身著節日的盛裝,聚集在廣場上,由德高望重的老人為每人倒酥油茶,經過一番儀式後,由男騎手和婦女組成的隊伍出發了,他們要繞田地一圈,然後就開始收割莊稼了。
江孜白居寺內含十萬佛塔,是集塔寺於一體的著名寺院,雕像和壁畫已有600多年的歷史。十萬佛塔據說有108個門,十萬餘尊佛像,十四層。不知為什麼,好像我對西藏的寺廟興趣很大,看到那些栩栩如生的佛像靜靜地坐在殿堂裡,有的色澤已經退卻,泛出了文物特有的光澤,就彷彿感受到了時光的流逝,甚至幻想能回到哪個年代去瞭解當時的人文事故。
宗山城堡位於江孜宗山峰高地險之處,建於一千多年前,遠眺彷彿是歐洲城堡的再現,不太有中國特色,至今還保留著寺廟、經堂、宗教會議廳和抗英炮台。城堡具有不怒而威的天然氣勢,從某種程度上,感覺比布宮還要威嚴。
晚上7點左右,到達了日喀則市,一路上感覺還不錯,特別是公路,這是到西藏後見到的最好的柏油馬路,還不時有村民在維護。道路兩旁的藏房也不同於其他建過的地區,好像要富裕很多。
日喀則市的開放程度好像比拉薩還要高,特別是它的馬路名稱和路邊的商場、店舖、建築等,讓我想起了青島,特別有些地方的大幅標語(感謝山東人民的援助之類,日喀則是山東和青島的援助城市),讓我感受不到這是在西藏。晚上,一個人在賓館周圍的小店裡要了份酸辣粉,然後溜躂著回了賓館,心情不錯。其實有時就像這樣,找個並不熟悉的小城,靜靜地住下,悠閒地逛逛,嘗嘗小吃,瞭解一下小城的風土人情,脫離了平日的煩惱,讓自己的心靈靜一靜,也挺舒服的。

8月18日 星期日 陰,晚有大雨
昨天搭伴和我們一起來日喀則的兩個小伙子今天一早六點就起床了,他們要搭車去珠峰和樟木口岸。(昨晚是出來後第一次和男生同睡一間房,好像有點不適應。)
9點多,司機邊巴將車停到了扎什倫布寺門口。扎什倫布寺在西藏具有重要的地位,它是歷代班禪和一世達賴(扎寺的創始人)的靈塔殿所在,共有五個主要的殿堂,其中有世界上最大的室內佛像。我們還和上次一樣,跟在一些導遊的後面「揩油」,包括正在為看起來好像某些領導模樣的一隊人講解的紅衣僧人。藏傳佛教其實有太多的東西是我們所渴望瞭解的。
從日喀則返回拉薩走的是新318國道,比去時條件好多了,四個小時即回到八朗學。又訂好明天去林芝的車價(2300元),找好住處後在留言板上留了個帖子就去洗澡了,不久就有廣東女孩1人確定,隨後2個吉日的女孩加入,共7人,前後不到半小時就搞定了。
沒有了心事,就去對面川菜館叫了砂鍋素菜滿足一下饞癮。看時間還早(拉薩這裡天黑至少要到九點),又打車去了布宮腳下的藥王山看壁畫和瑪尼堆。的確很龐大,但好像見多了也就不過如此的感覺。回來是步行的,其實拉薩市區不算大,沿著北京路從東到西也就半小時的車程。走到布宮廣場時,順便吃了兩串用現從羊腿上切下的羊肉烤的羊肉串,味道鮮美。

8月19日 星期一 雨雪轉晴
今天包車去林芝。趙姐一家昨天在賓館抓老鼠折騰到下半夜3點多,所以出發時就晚了。
車出拉薩不久就開始下雨,越來越大,大約一個多小時後,雨開始變成雪花打在車窗上,讓我們很是興奮,這畢竟是八月份的夏天啊。特別是同行的香港女孩,第一次見到雪,全然不顧淋濕了衣服,不停地下來拍照。天地籠罩在茫茫風雪之中,藏房、犛牛、綿羊全都被白雪覆蓋。十點左右,車到了米拉山口(海拔白5200多米)時,雪小多了。隨著車前行,眼前的景色漸漸進入了另一個季節:從風雪飄飄的冬季進入了溫和濕潤的夏季。路旁是濃郁的樹林覆蓋的高山,伴隨著雅魯藏布江湍急的河水,真的讓人懷疑是進入了江南(林芝地區因其草木豐盛、雨量充沛而被稱為西藏的江南)。同樣是山、水、牛、羊,風光卻不同於後藏。雲霧在山峰中穿梭,像條白帶一樣纏繞在山尖,如隨人走,江水時而如倩女纖腰,輕巧地穿流而去,時而如粗曠莽漢,一瀉而下,濺起雪白浪花。人在畫中遊走。
到達工布達江縣已是下午1點多,吃過午飯後,車向巴松錯方向駛去。巴松錯又名錯高湖,也是西藏著名湖泊之一,湖面海拔3800多米,像香蕉的形狀。湖中心的島上有措宗寺,建於唐代,供奉著藏傳佛教寧魯派(紅教)創始人蓮花生。到島上去的方法是最原始的、但卻是最環保的:木塊釘起的筏子載著客人,順著兩岸已拉好的鋼絲一點點的前移,將客人送到對岸。我們到達巴松錯的時候剛下過雨,湖面上還升起有一團濕氣,湖中小島在經幡的點綴下靜靜的立在湖面之上,遠處是白雲纏繞的高山,一切都那麼靜謐。
去巴松錯要在不到八一鎮的地方拐彎,由於剛下完雨,路不是很好走,石頭鋪成的路面已經鬆散,有的時候就根本沒有路。這時越野車就顯示出它特有的威力,我們的豐田4500在邊巴師傅的控制下,左拐右拐差不多用了一個小時。回來的路上,山上落下來三塊大石頭,擋在窄窄的路上,把所有車輛截在了兩邊,救急隊用了三次炸藥把石頭炸開後才得以通行。司機師傅說,我們的運氣不錯,如果早來一步就可能被砸著了。
我們去日喀則和林芝的司機都是邊巴師傅,一個挺憨厚、皮膚黝黑的藏族小伙兒,話語不多,但很實在,特別願笑,一路上看到我們興奮的模樣和經常的「大驚小怪」就回頭衝我們直笑,笑起來特別的可愛。知道我們很喜愛他的CD,很高興,在工布達江縣,他還買了兩盤我們能聽得懂的漢語CD,一路上音樂一直伴隨著我們。
由於大石頭堵路的原因,耽誤了一些時間,到達八一鎮時已是晚上9點。八一鎮真是個讓人出乎意料的地方,誰也沒想到它的夜晚能如此熱鬧,路上行人很多,綵燈隨處可見,好像比拉薩還要繁華一些。

8月20日 星期二 陰
今晨醒來7:30,睡不著(司機師傅說九點起床就足夠),起來吃過最愛吃的菜稀飯後,就順著八一鎮的深圳大道溜躂。因為八一鎮是廣東省援建的,所以它的城市建設也很現代。除個別建築外,基本上見不到藏式特點,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到了哪個內地城市。(在西藏的幾個城市裡轉的最多的是郵局,有特色的紀念品不多,倒是帶回來一大堆當地的報紙。)
九點多我們出發了,目的地是世界柏樹園林。不幸的是剛出八一鎮不久車就被警察扣了,原因是前排違章座了兩個人。邊巴下車去通融,未果。我們便攛掇車上的兩個廣東女孩去向交警說情,畢竟八一鎮建設有廣東人的援助,希望交警能枉開一面。誰知這兩人平時嘰嘰喳喳,到關鍵時刻都動不了了。最後還是瀋陽金大哥出面擺平,照最低限度罰了50元,邊巴憋紅了的臉終於放鬆下來。(不知為什麼,這次旅行感覺特不願和南方人搭伴,先後接觸了四個廣東人都挺考慮自己的利益。)
柏林距八一鎮只有10分鐘,擁有世界上年齡最大的巨柏,有2600多年的歷史了。園林面積很小,巨柏卻很多,基本上都在2000年以上。園內空氣清新,幽靜,詩歌休閒的好去處,不足是門票太貴,現在是旺季,從原來的5元漲到了10元。
我們在古生態園沒有停留,直接返回拉薩。路上,昨天皚皚白雪已經基本融化,只有山頂上均勻地點綴著些白雪,層次分明,像老捨《濟南的冬天》裡描述的一樣。白雪與濃郁的綠色形成了鮮明的色彩和季節對比。途中下車拍照,在過一條小溪時,我的一隻腳不幸落水了,所以後來我的腳一直套著塑料袋,照相時也迴避了,成為巍巍同志(瀋陽趙姐的兒子)一路取笑的對象。為了美麗的景色,我不得不付出一定的代價。
拉薩至林芝的路況非常好,沿途村民的生活看起來也比較富裕,他們已經沒有了遊牧的習慣,在青山碧水中用石頭建起了自己的房子,每家屋頂都有經幡飄揚。在水草肥沃的草原上,還有個別的牧民紮起帳篷放逐牛羊,但數量比後藏的少多了,他們的生活看起來也相對悠閒、輕鬆的多。
回到拉薩市先洗了澡,接著就急匆匆地去逛八角街。九點多,到了大昭寺前面的白日自助藏餐要了羊排和牛肉包子,味道好極!往回走時,在八角街轉迷糊了,11點才回到八朗學。經過大昭寺時,還有若干人在行「五體投地」大禮。
明天就要回去了,與剛來時的不舒服相比,現在的我真的不願意離開拉薩。和麗江相仿,我認為拉薩也是一個值得小住、細細品味的城市,還有許多沒有來得及去感受和觸摸的東西,匆匆而來,匆匆而去,多少還是留下些遺憾,只是不知道今後是否有機會再次入藏了。

8月21日 星期三 晴
應該是下午2:40的飛機,早11點到達民航局準備坐大巴時,才知道拉薩貢嘎機場由於天氣原因現在已滯留了3000餘人,今天飛北京的SZ4111航班要等下午機場方面的消息才能確定是走是停。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心裡有點緊張。這次行程基本都按預先計劃實現了,到最後了卻發生這種事情,據說是貢嘎機場重建後最嚴重的一次,幸虧安排返程計劃時富裕出一天的時間,打算在秦皇島多住一日,現在看來只有等了。
中午回到八朗學不久就得知航班被取消,具體時間等待通知。(呂仲短信:莫急,老天留你在聖地稍住。)憑空多出一天的時間,讓我又可以去沒有去的景點看一看了。吃過午飯,先去八角街買了嚮往了許久的CD,又坐5路車去了色拉寺,還到小昭寺轉了一圈。
色拉寺辯經已結束,有的殿門已關。坐在殿門外的石頭地上,與厚厚的紅色殿門相對,看寺頂飄揚的經幡和夕陽照耀下的金頂,白雲在山後變換不斷,偶爾有鳥兒悄然劃過,有一種天山鳥飛絕的感覺。
小昭寺據說是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共同為來自尼泊爾的赤尊公主所建,供奉著8歲釋迦牟尼金身塑像。不論建築還是人氣,小昭寺與大昭寺相比都相差許多,但它的轉經廊非常乾淨、肅靜,也許因為人少的原因吧。
拉薩市內的景點基本圓滿了。

8月22日 星期四 晴
昨晚又給民航打了兩次電話,得知航班定在今天下午3:40飛。今早不放心,有核實了一遍。十點多,和昨天在民航遇見的北京女孩一起趕到民航大廳,在得到確切答覆後,我們準備坐機場大巴了,誰知這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許多的人在排隊,最後只有我們和今天的SZ4111的旅客可以上車。離開拉薩時,車上的北京乘客禁不住興奮地喊出了「再見了,拉薩!」
等2點多趕到機場時,我們才知道情況有多糟糕。整個侯機廳裡全是人,黑壓壓的,上廁所、打開水,幹什麼都得排隊。買機場建設費時,我差點被擠出來。餐飲部的方便面居然賣到了10塊錢一碗,好黑!
等機的時候,親眼見到飛機降落機場時人們興奮地喊了起來,特別是我們要乘坐的那班飛機在16:40到達時。17:20,飛機終於從貢嘎機場起飛了,帶著些許對拉薩的留戀,更多的還是對回家的期盼。
由於在成都等人,飛機起飛時又晚點了,達到北京機場已經22:45,匆忙中卻誤把機場運送滯留旅客的大巴當成機場大巴了,幸好司機不錯,又把我拉回機場,否則,深更半夜,又在遠離市區的荒郊野外,我肯定會擔心的。就是這樣,當我買了最早回秦皇島的車票,一個人坐在空曠的候車大廳時,心裡還不是滋味。很想家,想兒子,想現在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覺。也許我還並不是一個最適宜獨行的人。

後記
9月1日
從西藏回來已經一個多星期了,這次能這麼快轉換角色,回到現實社會,連我自己都很驚異,也許真的是別無所求了。只是偶爾間靜下來的時候,彷彿還能嗅到身邊濃濃的酥油味道。所以,我現在才明白,雖然這次行程沒有太多的激動和感慨,冥冥中就好像去赴一位老朋友的約會、履行前世已經有了的約定,但是,它在我的心中還是佔有了非常重要的地位。我會不斷的懷念在納木錯邊曬太陽的時光,懷念羊湖的潔身自好,懷念在布達拉宮前行走的那份從容,懷念面對藍天、白雲、高山、金頂、厚厚的紅色寺門和微微的秋風時所感觸的空曠和蒼涼,甚至會夢見留在巴公錯中心的小島。由於時間原因,沒有去成珠峰,是這次西藏之行最大的遺憾。還有阿里,特別是古格王朝,圖片上深藍的天空和夕陽下遺址的橘黃色形成了強烈對比,總感覺它在呼喚著我。也許有一天,我還會再次回到那個夢開始的地方,尋找新的寄托。
其實,隨著中國的對外開放,西藏這個在大多數人看來充滿了原始、野蠻和危險的地方已經得到了充分的發展,雖然還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但是這裡人們的行為和意識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想像。在吸收了大部分現代社會的精華的同時,它還保留著藏民族最淳樸的本色,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這裡是最安全、最文明的社會,這是我對西藏最大的感受。
在青藏線和西藏的各個景點,來自世界各地和國內的遊客佔了很大比例,而讓我另外感觸頗深的是,從遊客的行為本身可以看出人們思想意識存在著的差距。青島繼而山東一直比較保守,不太願意接受新鮮事物,因為自己成績不錯,甚至有點小富即安、小富則滿的自足。來西藏的以老外和廣東、上海等南方地區的遊客為主,卻很少見到來自山東的。特別是廣東人,越是阿里這種苦和險多的地方,越能見到他們的身影。我想,他們在經濟建設方面取得的成績是和他們這種敢於冒險、能夠吃苦的精神分不開的。
此次青藏之行也讓我深深感受到了親人和朋友們對我的關愛之情。一路上,除了沒有信號的地方,每天都能得到大家的問候,或者電話,或者短信,讓我身在異地他鄉始終被濃濃的幸福和牽掛圍繞著,人生一世,能夠如此我已非常滿足。


附:
西藏地區主要景點介紹

布達拉宮
布達拉宮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宮殿,始建於公元7世紀,是藏王松贊干布為迎娶文成公主而建,曾毀於8世紀,公元17世紀由五世達賴用3年時間重建,是歷代達賴喇嘛的住地和政教合一的中心。主體建築分白宮和紅宮,主樓十三層,高117米,由寢宮、佛殿、靈塔殿、僧捨等組成。

大昭寺
大昭寺建於公元7世紀,據說是松贊干布、尼泊爾赤尊公主及文成公主共同興建。寺門朝西,有面向西天佛地之意。主殿共4層,糅合了漢、藏、印度和尼泊爾的建築特色,更實現了佛教的曼陀羅式宇宙觀,以中央的大經堂為中心,象徵宇宙的核心。釋迦牟尼佛殿是全寺的精華所在,供奉著文成公主陪嫁的釋迦牟尼十二歲金身坐像。

哲蚌寺
哲蚌寺是拉薩著名的三大寺之一,也是黃教六大寺院中規模最大的一所,號稱全世界最大的佛寺,坐落於拉薩市西郊約十公里的根培烏孜山坡上,是黃教創始人宗喀巴大師的弟子絳央曲傑在1416年創建的。寺內主要經殿有6個(甘丹頗章、措欽大殿、,密宗院、洛賽林院、郭芒院、德陽院)。每年的「雪頓節」是哲蚌寺最熱鬧的日子,這裡的曬大佛已經成為西藏最大的宗教活動之一。

色拉寺
拉薩三大寺之一,黃教六大寺院之一,位於拉薩市北面的色拉烏孜山下,由宗喀巴的弟子釋迦益西在1419年創建,曾是西藏的「少林寺」。

羅布林卡
羅布林卡(意為寶貝園林)是歷代達賴喇嘛的夏宮,建於18世紀中葉,分為東面的羅布林卡和西面的金色林卡,佔地三十六萬平方米,主要由三座宮殿(格桑頗章、金色頗章、達丹明久頗章)組成。

白居寺
江孜白居寺於1414年由法王熱丹貢桑和一世班禪共同創建,寺塔合一,吉祥多門塔是藏傳佛教塔之一,高42.4米,有14層,108個門,據說殿內雕塑和壁畫佛像有十萬尊之多。

扎什倫布寺
黃教六大寺院之一(在後藏的最大寺廟),由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的弟子一世達賴根敦珠巴1447年創建,後成為歷代班禪的寓居之所,主體建築有措欽大殿(供有世界上最大的室內佛)、五至九世班禪靈塔殿、十世班禪靈塔殿、四世班禪靈塔殿、一世達賴靈塔殿。

未去之地:
拉薩:直貢寺天葬
山南:雍布拉康、桑耶寺
阿里:瑪旁雍措、剛仁波齊峰、古格王國、札達土林
日喀則:珠穆朗瑪峰、薩迦寺、絨布寺
林芝:南迦巴瓦峰、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喇嘛嶺寺、魯朗林海
2005-06-18 19:18:36  By: 西藏旅遊  返回頂部 返回頂部
美景旅遊網-CCT中國康輝國際旅行社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專門為台灣/香港/澳門等世界各地華人、外國人(外籍遊客)提供特色西藏、青海、
尼泊爾、四川等地度假觀光旅行服務,為您量身定制個性旅行計劃(獨立成團、小
包團、自由行、團體旅遊、散客拼團,另提供各類朝聖、徒步登山探險等特種旅遊)

外籍遊客進藏旅行須知:辦理台灣遊客入藏批准函.旅行證件.外國人去西藏旅行手續
中國國家旅遊局指定辦理入境遊的國際旅行社 牌照號:L-SC-GJ00030『 查驗』
西藏旅遊咨詢預訂服務: (86-28)- 86082622   86082122  給我們寫信咨詢和預訂
Sponsored Links
    
特別聲明:
A:關於美景旅遊網獨立原創文章圖片等內容
1、美景旅遊網原創文章、圖片版權由我們全部保留;
2、美景旅遊網原創文章、圖片任何網站及媒體均可以免費使用,如轉載我們的文章或圖片,
請註明來自美景旅遊網 並鏈接到 www.mjjq.com,商業用途請先聯繫我們;
3、免責:我們在我們能知悉的範圍內努力保證所有采寫文章的真實性和正確性,但不對真實性和正確性做任何保證。本站采寫文章圖片如果和事實有所出入,美景旅遊網不承擔連帶責任;

B:關於美景旅遊網採用非原創文章圖片等內容
1、頁面的文章、圖片等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2、免責:由於採集的圖片、文章內容來源於互聯網,內容頁面標注的作者、出處和原版權者一致性無法確認,如果您是文章、圖片等資料的版權所有人,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加上版權信息,如果您反對我們的使用,本著對版權人尊重的原則,我們會立即刪除有版權問題的文章或圖片內容。
3、本頁面發表、轉載的文章及圖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免責聲明- 隱私權政策- 商業合作- 廣告托播- 網站導航- 友情鏈接- 加入收藏-
©2002-2007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M-Travel
Tel:86-28-86080300 - 86082022 - 86082622  Fax:86-28-86082122
版權所有: 美景旅遊網·西藏旅遊 保留所有權利 .ICP備0500198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