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遊搜索

在西藏與活佛同行


從拉薩出發,兩個小時左右便到了澤當。我要去當地人常轉經的山,山上有藏族人傳說的猴子洞,也就是藏人傳說起原的地方。

走到一座尼姑廟,空地上幾頂帳篷吸引了我,意為是旅行者的營地,走近,沒曾想卻是一群僧人,三男,十女,其中一個小和尚今年十二歲,穿一件黃色的僧袍,像極了倍太子攻書的小太監,兩隻眼睛炯炯有神,活潑機靈。

他們圍著一四十來歲,貌不驚人的和尚閒聊著。打了招呼,我席地而坐。他們帶的東西可真不少,一台小屏幕液晶電視,一個太陽能充電器和電瓶,四頂高山帳,一個液化氣瓶,一台雙卡播放機,一台VCD播放機,一箱碟片,一部手機,至於鍋碗瓢盆,被子蓋毯等生活用品更是非常的多。意外的是,他們僅有一輛雙排座五十鈴貨車。一問才知,他們是四處雲遊的僧人。見有當地人上前叩拜,祈福,才知那領頭的居然是一活佛。藏傳佛教裡的活佛我聽說過,這可是千年修得的造化,盡能讓我在此時此地給碰上了。除了活佛,其餘人都是活佛在路上收的徒弟,共十二人,最小的十二歲。

不斷有人前來叩拜,祈福,我徵得活佛的同意,所興就地紮營,並與他們共進晚餐。晚餐吃的是面皮,藏粑(青稞製成)。但用的所有碗具都不乾淨,沒有桌椅,地為凳為桌,吃完也不洗碗,藏族沒有這個習慣,而是用舌頭把碗舔的乾乾淨淨,這就算洗碗了。

兩個男的懂一點點普通話,這對交流不是好事,甚至會有許多的不便。

晚餐過後,閒聊起來。知道他們一行還要去青海湖,五台山,四川的峨眉山,這對我真是個莫大的吸引,當下決定,想方設法要與他們同行。

個子最高大的男和尚叫強巴,車也是他開,懂的普通話也相對最多。我把想法說給他聽了,他問我:「你想做和尚嗎?與活佛同行,所有費用都不必負擔,統一開支,但要守戒律。」我認為這也不愧是個好辦法,先拜活佛為師吧,做個俗家弟子也不錯,而且可以跟著活佛雲遊四海。我問強巴:「你們不回家嗎?」他說:「做了和尚就沒有家,沒有爸爸媽媽了,不回家了,一輩子在外雲遊,你能做到嗎?」我只管點頭應允,隨及拿出我的數碼相機,拜跑在活佛面前,表示一點見面禮,希望活佛能收我為徒,賜福於我。活佛懂一點普通話,他應允了,要守戒律,戒掉煙,酒,女色等,收下了數碼相機,回我一本有漢字翻譯和注音的經書,要我每天念誦,並指定了「依衣,發心」一篇為我最初念誦之經文。

這一行人加上我,總共十四個,除我之外,全著和尚服。第二天的清晨,人馬開動,目的地,桑日的一座寺院。相傳,我們熟知的濟公就曾在這座寺院修行過,而且修行的山洞保存完好,至今還有和尚前來修行悟道,少則數月,多則幾年。他們的細軟實在太多,光是裝車整理就花了大概一個小時左右,所有東西捆綁得當,我隨五個女僧人翻上貨廂,強巴一腳油門,我們出發了。

一路視野開闊,涼風襲人,風塵僕僕,,顛簸了二小時左右,到了那座寺院。遠遠就能看見高聳在山頭上的它。和其他藏式寺院差不多,白牆紅頂,規模不大,桑日鎮就在山腳下的不遠處,一條河從山下緩緩流過,河岸上有農田,也有一片不小的沙漠,對面的山頂上白雪覆蓋,一彎明月還弦在空中。

活佛決定今天就住在這裡,寺院裡的僧人已經為我們打掃乾淨了兩間房屋,看來是專門為拜佛而來的各地僧侶準備的。從車上御下東西也是一件費時費力的工作。又是一個小時,開始生火做飯,她們很熟練,三塊石頭架起一個灶,找來一些柴草,不一會兒,火也生起來了,水也燒開了。中午這頓吃藏粑,所以只用燒一鍋開水就可以了。

將青稞放入碗中,加一些藏式的「白糖」,衝入開水,用手不停的揉,揉成幹幹的一團,就可以吃了。他們揉藏粑之前不洗手,揉好了就吃,我有點犯難,洗了手這樣揉去揉來的也不習慣,好在對將來的衛生條件已經有所準備,所以看上去也是大大方方,一點也不約束,只是技術有限,弄得滿手是「泥」,也沒能揉成一個團。強巴著急了,笑了笑:「來,我幫你」。一句話如五雪轟頂:「還是我自己來吧,謝謝!」最後我乾脆泡著水,用勺子將這一碗「漿糊」給吃下去了。味道嘛不甜不鹹,沒什麼感覺,有些像我們吃的黃豆糊。完了,我不像他們那樣舔,而是倒了一碗水,用勺子刮乾淨,再喝下去。他們對此沒有意議。

下午,我們隨活佛去寺院前的修行地,可惜現在沒有修行者。在一個山洞裡,活佛給大家講著什麼,我聽不懂。洞不大,得跪著或坐著,有一些供奉的佛像,洞壁油黑,畫了一些星星,萬字符什麼的。後又去了寺院裡拜佛,每間房子,只要供有佛像,活佛就帶頭盤腿而坐,開始誦經,大家跟著誦經,聽上去象唱歌,念些什麼,我不懂,有停頓,有節奏,有合成,配合的不錯。我們有佛就拜,有經輪就轉,跟寺裡的和尚,按順時針將這個寺院轉了個偏,並不停的我們講解所立的佛像,大概每個佛像都有一段動人的故事。活佛有時點點頭,有時回頭示意大家叩拜,有時對我們笑笑,做做鬼臉,我發現他童心未泯。

那個小和尚除拜佛誦經之外,就前後左右的跑,拉拉這人的手,牽牽活佛的手,並不停的說著什麼,不時引得眾人一笑。他穿一件黃色僧袍,斜挎著一個布包,很像一個小玩物,活佛的小玩物。

下午的大半時間都閒下來了,活佛將那台小屏幕液晶電視打開了,但是西藏台,講藏語,我聽不懂。

因為房間小,人多,我和強巴就睡到車裡去了。一夜枕著繁星入睡,感覺還不錯。

清晨,一陣忙碌,我們又出發了,我依舊選擇了貨廂,因為這樣視野開闊,但烈日和沙塵是最大的敵人。我們的目的地,桑耶寺。

大概下午,到達桑耶寺,因為他們屬於「遊牧民族的一支」,所以,我們在寺院旁的一片樹林裡紮營了,條件不錯,有草地,有樹林,有水池。又是一陣忙碌,紮營完畢,現在最重要的是生火做飯,今天吃牛肉麵皮湯,還炒了土豆絲,只是感覺面破裡沙子多了些,土豆絲還不錯,一人一大碗,吃得很過隱。但我發現今天用的碗不是上次用的,上面還粘了青稞粉,勺子上也是。飯後,我依舊用水泡碗,喝了下去。

今天就這樣了,休息,活佛放起了VCD,是講述蓮花生大師生平故事的。還是藏語,但看懂了一些情節。

桑耶寺:相傳為蓮花生大師所建,非人力所為,乃鬼神所建。整個寺院建築體顯了「壇城」之意,中心建築為三層,第一層為漢式,第二層為藏式,第三層為印度式。桑耶寺的由來是因為蓮花生大師以佛教戰勝了本地教派「本波」,以此為象徵勝利。寺院以西有一水池,相傳在修建寺院的時候,用盡了木料和黃金,蓮花生大師便從此水池中得到所需的木料和黃金。桑耶寺附近有兩處蓮花生大師修行之地,都需費力耗時才能到達的山頂崖壁。(一處是青樸修行地,一處在那條徒步線路上)

又是一個清晨,用完早餐,我們一行步行到了桑耶寺,因為有了活佛,我也不用買門票了,大家按順時針將寺內轉了通透,依然不停的拜佛誦經,究竟寺內供了些什麼佛我不清楚,因為靠活佛和強巴懂得的一點普通話是說不清楚的,但是蓮花生大師的像,他們會對我說「世紀蓮華」,並讓我叩拜,有時到了一座寺院前,他們會給我講解「這不是人造的,天上的人造的」。我點頭。

直走到筋皮力偈,寺院逛完了,回到樹林裡的營地,休息,用餐。活佛好像講了個笑話,大家笑起來,小和尚笑的在草地上一個經的打滾,活佛還不時用長長的衣袖抽打他一下,好像父親在打不聽話的兒子,青瘦的臉依舊微笑著。大家笑的更開心了,小和尚咯咯咯的笑,不停的滾來滾去。

這是一個有嚴格戒律的群體,雖然大家這時都很開心,但只要活佛一起身,徒弟們立即叩拜在地,五體投地,並有一人跪著給他穿鞋,整理衣袍,然後大家起身,立在活佛一旁,彎腰鞠躬,給他讓出一條道來。活佛是要去出更,大家自然不便目送式跟隨。我只看見他們走出十幾米,將僧袍一撩,蹲下去,不一會兒就站起來,回來了。徒弟們一樣起身,彎腰鞠躬,立於一旁,讓出寬闊的大道,讓活佛回到專用的寶剎上(一塊羊毛毯),活佛拿起官司場中人常用的子彈型不銹鋼保溫茶杯,呷了一口,隨著這個動作發出一聲輕歎,大家又再盤腿而坐,他開起玩笑來,又是一陣笑聲,這一切過程中,唯有大塊頭黑臉的強巴沒有動,依舊坐在原地。

生火做飯,收拾行李等一切雜務都有是女僧們的事,強巴只是偶爾幫幫忙,大半時間都關照著那輛又排座貨車,看看這裡,弄弄那裡。端茶倒水自然也是女僧們的工作,好像她們中也有一定的分工,有兩個專門負責倒茶盛飯,細緻周到,無微不至,有兩位相對漂亮一點的女僧專門負責財務和大件物品,比如擺弄電器,釋放VCD。有一個年長的女僧負責生火,另幾個拾柴做飯。活佛每天的起居好像都可以做,為活佛端上洗臉水,遞牙刷,脫鞋,穿鞋,侍候入睡,誰有空誰上。但這一分工有時也不十分明確,女僧也是女人嘛,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不方便,這時候就由別人待替。

女僧們做事任勞任怨,從不托泥帶水,乾淨利落。除此之外,她們也不忘了誦經,每天早晚的念誦是必做的功課,平時有了空閒,就會拿出經書,念叨起來。強巴更是佛珠不離手,隨時嘴裡都唸唸有詞。小和尚除了早上誦經外,平時很少有念,大半時間都成了大家特別是活佛的逗物,他很懂事,經常幫著大家做事,特別是在用餐的時候,他會忙個不停的給大家端茶倒水,常常搶了女僧們的活計。至於活佛嘛,我很少見他誦經,除了去拜佛的時候。但他出口成章,是領唱,高低有制,停頓有節,將整個樂團帶領的行入流水,精焊無比。

聽強巴說,活佛在青樸修行了三年,所住的山洞也是蓮花生大師修行過的地方,明天我們就去那裡,你還會看到其他正在修行的僧侶。

第二天一早,我們真的出發了,這次不用帶行李,只去人就行了,因為一天就可來回。汽車開動不久,女僧們像往常一樣,開始誦經了,她們是唱誦,聽起來像是唱歌,其實在唸經。剛開始聽來挺有勁,聽多了,煩。

顛簸不多時,到了青樸修行地的山下。遠遠望去,有不少寺廟和房屋。艱難的行程開始了。麗江的虎跳我已有所體驗,二十八到拐就像地域,要人的命,而這一路上山,有過之而無不及。只覺得氣不夠用,兩腿發軟,心肺撕裂,發誓再不會來第二次。

經過了兩座寺院,來到了一個村落,遠遠的一婦女哭腔著奔了過來,拜到在活佛面前,淚流滿面,不停的說著什麼,村裡來了不少人,像似見到了親人,問強巴才知,活佛以前在此修行時,他們都是活佛的徒弟,久別重逢,故地重遊,自然有萬千感慨。活佛穩重的扶起婦女,熱情的給大家打招呼,被婦女迎進了家。說是家,也就是一山洞,外面磊了石頭,可以遮風擋雨而已,裡面真可謂是家塗四壁,除了一張床可以坐,就得坐地上了。婦女足足哭了半個多鐘頭,才收斂起哭腔,問長問短了,這時大家打開了話閘子,活佛問問這人,拉拉那人的手,並給大家祈福,並讓每人都喝了聖水(裝在康師傅綠茶瓶子裡,製作不祥)。吃完婦女奉上的藏粑,休息片刻,由強巴帶頭,我們向山頂的修行地出發。活佛沒去,大概是因為自己已經在此待了三年,讓徒弟們去觀慕觀慕就行了。他就待在婦女的家中,與村裡人聊著。

這一路比起剛才,更是有難無易,有的地方就沒有路,滿山荊棘,連滾帶爬,終於看到了,看到了一個崖壁下,一個和尚盤腿而坐。向他打招呼,他有禮貌的站起身來,與大家說話,並指了指左邊,一間小屋,眾人喜悅的走了過去,這就是一千年前蓮花生大師,以及眾多的高僧活佛,還有我們的活佛修行過的地方,裡面被整理過,供著佛像,點著一排酥油燈,還貼著幾張在別處很容易看到的高僧活佛的照片。大家盤腿而坐,自然是誦經。完畢,每人上前,叩拜,然後在外面與那位修行的和尚聊起來。他周圍放著鍋碗瓢盆等生活用具,有一石磊的灶,幾個鐵皮桶,上面寫著「軍用壓縮乾糧」。他在此修行已經五個月了,不知道悟出了什麼。揮手告別,像是離別一位親密戰友,眾人從另一條路開始下山,路上見到了另幾處修行的山洞,都磊了石頭,上了門鎖,大概沒人。

一路幸苦,回到了村子。活佛與大家拍照留念,山上寺院裡的僧人也聞訊而來,與活佛拍照,然後大家來到一處宅院,一塊巨石橫臥房頂,有一半淹在房下。從他們的說話中,聽到了「世紀蓮華」一詞,知道這裡又是一處與蓮花生大師有關的古跡。院內有一白塔和一石碑,屋內黑暗,一塊巨石橫在房頂。有佛像,有酥油燈,有一老者守候在這裡,見眾人進屋,打了招呼,給大家講解起來。指一指巨石上的凹陷處,另一端的凹陷處,問強巴知道這是蓮花生大師留下的手印和腳印,眾人摸摸,拜拜,以此得到大師的靈氣。

拜完蓮花生大師,活佛單獨在此留影,這是他必做的功課,只要有真跡,他都留影。

下得山來,我們返回營地,接下來是一天的休整。白天,女僧們跳起舞來,正中的藏族舞蹈。隨著歌曲,哈達飛揚,手舞足蹈,看上去她們的動作並不複雜,可以分解成幾個基本的動作,輪翻上陣,就這樣可以舞上一兩個鐘頭。我也學了學,但身體的協調性不好,終也沒舞出個樣子來,倒引得眾人的哄笑。小和尚也不會跳,但也湊了個熱鬧,與我一唱一合,大家的笑聲更多了。

這天,活佛特地準備了白米飯,算是對我這個外地人的關照。味道嘛不敢恭維,飯裡加了酥油,放了鹽和牛肉,吃起來酸酸鹹鹹的。他們吃什麼都要放點酥油和鹽,連喝茶也要放鹽,我稱之為鹹茶,沒有酥油茶味道好。跟著他們的這些天,藏族的飲食我是大大的品嚐到了,連沒煮過的,只是曬乾了的牛肉我也吃了。他們吃風乾牛肉,到不如說是吃牛油,專吃這個,肉多半作為陪料,和其它東西煮著吃。剛開始,我拉肚子,後來也就正常了。

第三天,我們又去了另一處蓮花生大師修行過的地方,位置在桑耶寺附近的那條途步旅遊線路上,在一個山谷裡,同樣座落在山頂。此處有一口泉眼,在活佛看來,這是聖泉,要喝上一口,行灌頂禮。聽強巴說,這口泉取之不盡,用之不偈,從未乾枯過,是蓮花生大師用拐仗敲出來的。

這天我們還去了松林石塔,五座蓮花生大師用神力,在一夜之間變出來的白塔。感覺上沒什麼特別的,不過每座白塔都是用一塊巨石雕琢而成。

終於要離開這個營地了,說實話,我對在這裡的幾天,有點厭倦了,沒人說話,看不完的寺院和修行地,爬不完的山,吃不完的風沙,更難受的是從澤當開始,我就沒洗過澡,全身油膩,指甲縫裡滿是污垢,卻要用這雙手拿東西吃,吃她們做出來的食物。我擔心我會得上膽結石。

活佛說我們要去拉薩附近的雄色寺,山頂上有修行地,我們要在那裡修行十五天,這是出家人必做的功課。那裡還有一位修行已經二十年的僧人。一語驚醒夢中人,我的意力徹底崩潰,決定放棄。

也許十五天以後,我會在拉薩見到活佛,強巴,小和尚,還有女僧們,也許我會和她們同去青海,也許我會剃去頭髮,穿上僧袍。。。

2005-04-17 23:11:33  By: 西藏旅遊  返回頂部 返回頂部
美景旅遊網-CCT中國康輝國際旅行社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專門為台灣/香港/澳門等世界各地華人、外國人(外籍遊客)提供特色西藏、青海、
尼泊爾、四川等地度假觀光旅行服務,為您量身定制個性旅行計劃(獨立成團、小
包團、自由行、團體旅遊、散客拼團,另提供各類朝聖、徒步登山探險等特種旅遊)

外籍遊客進藏旅行須知:辦理台灣遊客入藏批准函.旅行證件.外國人去西藏旅行手續
中國國家旅遊局指定辦理入境遊的國際旅行社 牌照號:L-SC-GJ00030『 查驗』
西藏旅遊咨詢預訂服務: (86-28)- 86082622   86082122  給我們寫信咨詢和預訂
Sponsored Links
    
特別聲明:
A:關於美景旅遊網獨立原創文章圖片等內容
1、美景旅遊網原創文章、圖片版權由我們全部保留;
2、美景旅遊網原創文章、圖片任何網站及媒體均可以免費使用,如轉載我們的文章或圖片,
請註明來自美景旅遊網 並鏈接到 www.mjjq.com,商業用途請先聯繫我們;
3、免責:我們在我們能知悉的範圍內努力保證所有采寫文章的真實性和正確性,但不對真實性和正確性做任何保證。本站采寫文章圖片如果和事實有所出入,美景旅遊網不承擔連帶責任;

B:關於美景旅遊網採用非原創文章圖片等內容
1、頁面的文章、圖片等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2、免責:由於採集的圖片、文章內容來源於互聯網,內容頁面標注的作者、出處和原版權者一致性無法確認,如果您是文章、圖片等資料的版權所有人,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會及時加上版權信息,如果您反對我們的使用,本著對版權人尊重的原則,我們會立即刪除有版權問題的文章或圖片內容。
3、本頁面發表、轉載的文章及圖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免責聲明- 隱私權政策- 商業合作- 廣告托播- 網站導航- 友情鏈接- 加入收藏-
©2002-2007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M-Travel
Tel:86-28-86080300 - 86082022 - 86082622  Fax:86-28-86082122
版權所有: 美景旅遊網·西藏旅遊 保留所有權利 .ICP備05001981號